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如何评价电影《妖猫传》对原著的改编?

吾果果
2018-04-07 看过

盛衰岂无凭,长恨有人听

幻术对于陈凯歌,就如同琼浆对于李白。极乐之宴,酣卧酒池之畔,俱怀逸兴壮思飞,笔尖一转,就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扶槛露华浓”的蓬莱之境。

借着幻术这个奇妙的滤镜,陈凯歌恣意汪洋地描绘了他心中的那个瑰丽繁华的大唐,九万里风鹏正举,煌煌兮帝国盛世,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人间极致的想象力,都不足以描摹这个黄金时代。

《妖猫传》通过幻术这个载体,讲了一个极致的故事。黑猫(白龙)极致的爱与仇恨,白乐天极致的真实与纯粹,宫海极致的执着与智慧,帝王极致的爱与杀伐,人们震撼于贵妃极致的美丽,哀叹于这一场极致的毁灭。以幻术为天幕,各方轮流登场,最终成就了一部极致魔幻主义的长篇通讯《长恨歌》。

电影结尾,白乐天完成了最初由探寻真相到领悟幻术真谛后对自身的和解。他说,诗是假的,情却是真的。

诗是假的,情是真的。春秋笔法也是真的。丹龙说:幻术中也有真相,这是电影点题之句。

写尽真实人间,老妪儿童皆能读其诗的唐代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一生中唯一而且最大的幻术,大概就是这首留给后人的《长恨歌》。

大概诗人太过懂得,真作假时假亦真,反之亦然。不如给一层唯美主义的滤镜,留待后人评说吧。

因为学前被长辈要求背过这首长诗,儿时记忆牢固,以至于观影时,诗句竟数度涌上心头。

直到此刻,我都坚定认为,妖猫传改编的是《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但其精神脚本应当是《长恨歌》。

电影里,玄宗李隆基与安禄山击鼓共舞,转瞬就狼烟四起仓皇离庙。“渔阳颦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极乐之宴上,象征帝国繁华盛大的霓裳羽衣曲,正是终止于那一声声披发狰狞敲击出来的鼓声。这句话是《长恨歌》里叙事的转折,也是唐王朝命运的转折。尤其讽刺的是,电影里敲响战鼓的不是别人,正是玄宗自己。对安禄山毫无节制的纵容,几大节度使兵权的集于一身,点燃了他的虎狼贪婪之心。陈凯歌在此处,隐隐为那些背上“红颜祸国”的女子鸣了一回不平。

电影里,杨玉环的死是一场被设计的盛大的阴谋,在这场阴谋里,有策划者,推动者,旁观记录者,以及试图阻止者,各司其职,推动剧情。然而,在《长恨歌》里,写实如白居易,却只有轻悄的一句“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也许诗人觉得,如果不能披露真相,只能记录结果上的真实吧,所有的留白都供后人想象。巧合的是,电影里面,一袭仙鹤红衣的杨贵妃,静美地躺在破败的马嵬驿,身旁,无数马蹄奔向远方的战场,一静一动变成了诗歌的画面。

电影里,两位白鹤少年死里逃生,带走了石棺里已经断气的贵妃。《长恨歌》里,平定叛乱后,“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踟蹰不能去。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不见的原因没有交代,无法交待,或者是无须交待。

电影里,玄宗后半生是活在思念中的,诗人的笔墨却并不留情:“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你那么想她,她却并不想托梦来看你,这其中的故事怕是你自己最知道吧。

“君王掩面救不得”,帝王在保留深情人设的同时,给了大唐将士们认为的最为体面的诚意。

所以,最后的最后,是“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