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写给失去舌头的人

sailingfan
2018-04-07 21:51:04

不负期望的好看!

在这个降温+冷雨+大风的史上最不宜出门清明节,最适合干啥?当然是刷片啊!尤其是这种冷到透骨硬到咯牙的片。

三年前《心迷宫》的大获成功,让导演忻钰坤终于有了资金和足够的从容,拍出他内心真正的处女作,于是才有了这部《暴裂无声》,果断早早列入期待名单的电影。

怀着满心的期待,顶着大风出门,在连我在内一共只有6名观众的情况下,忍受了聊天、打电话、脱鞋脚放在别人椅背、不开静音刷微信、玩游戏(在我的强烈提醒下最终把声音关了)……种种影院不文明行为,坚持到了影片结束。

结果?真TM不负期望的好看啊!

相比于《心迷宫》受到诸多条件所限,全靠精巧的故事结构打动观众,这一次,导演野心明显更大了。

它不再满足于猎奇式的“乡村怪谈”,而是要越过这些错综复杂的故事往下挖去,挖到故事的核心,挖到人心里,把原本应该隐藏在黑暗里的东西,挖给你看。

就像电影里几次出现的山洞,黑暗、幽深,埋藏了无数秘密,却让人忍不住向内凝望。

* * *

故事发生在西北。

不是你熟悉的那个朋友圈摄影大赛里色彩斑斓的“大美西北”,而是它的另一种样子。

山上的草木在寒风里枯萎,远远望去只剩一片荒芜的黄,牧羊少年带着他的羊群,追逐隐藏在山谷里的小溪;村庄淹没于泥土的颜色里,尘土飞扬的城市中,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密密麻麻的,好像一个拥挤的工地。

这里是冬天的内蒙。

电影的主角张保民,是个没了舌头的哑巴。他的第一次出场,是在工作的矿井下,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和工友打架:从黑暗的角落里无声无息地出现,兜头就是一拳。

这一拳,打出了电影贯穿始终的那种“无声的愤怒”。(电影英文名《Wrath of Silence》,直译就是“无声的愤怒”)

这一拳,也打出了这个人物。

他不说话,但是他似乎总是在打架。和一起工作的矿工打,和逼迫他签字的村民打,和偶遇又结下梁子的小混混们打。尽管他打起来姿势难看、工具奇葩,但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子生猛倔劲儿,你总是很难把他干趴下。

第一场架没干完,有人告诉他,他儿子丢了。于是他坐上长途车,回家,找儿子。这是电影的第一条线。

赞一下宋洋的演技,全片没有一句台词,但动作眼神全是戏啊!

还有两个人物,两条线。

一是某矿业老板昌万年,典型的壮汉,奉行力量至上的猎食者。他有两个很蒙古的爱好,一是涮羊肉,还有一个我不说,你自己看。

像我们想象的一样,他不干净,诺大的产业里自然有着各种各样的把柄。

另一个是个律师徐文杰,在高档写字楼里工作,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儿。他和昌老板自然有些瓜葛,这样那样的不可告人。

这三个人物设定其实很有意思,身份、特征、工作、爱好,还有名字,怎么品都有味儿。

电影的剪辑也很有意思。不是像《心迷宫》那样打乱了时间线最后还原成一个圆,而是从不同的人物开始,多视角并进的彼此交错。

开始时你会一直琢磨,这三个人物的命运要怎样才能交织在一起?看到中间,你隐隐就能猜到一点儿,然后在后面的某个时刻突然顿悟。那些小细节和怀疑,埋得依然相当精彩,所以我不剧透。

同样精彩的还有片中的几场动作戏,无论摄影、剪辑、节奏、气氛的把控,都运用的相当自如。不花哨不炫酷,甚至有些场景还相当接地气的土,但却能紧抓住情绪,带来真切地痛感。

就像开场没几分钟的那场羊肉店的戏。沸腾的火锅,吃剩的羊骨,桌子上被按住的人,挣扎的反击。镜头迅速切换,从洒落的献血到众人的恐慌,最终停在受伤的脸上,成功换来了我旁边两个姑娘的惊呼。(此处提醒:儿童还是不建议观看本片了)

到了后面,你的情绪逐渐被男主顽强的生命力和生猛的战斗力撩起来,跟着他愤怒,跟着他一言不发的一路打过去,会隐约有一种反叛的快感,就是那种小人物突然爆发逆袭大Boss的感受。

但是,如果你把这当成电影的走向,那大概就着了导演的道儿。

最让人绝望的,不是从一开始就陷入完全的黑暗与冰冷,而是先给予希望的火光,再用现实一点一点把它浇熄。

是你突然发现,无论愤怒、抗争、善良、忍让、愚昧或者虔诚,到最后都没有什么不同。哪怕用尽全力,哪怕鲜血淋漓,都抵不过一句轻飘飘的“没了”。

真相在无声的爆炸中消匿。

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没有人能看到。

* * *

这部电影里用到的符号和隐喻太多,这里我只想说一个,张保民的舌头。

张保民是个哑巴,但不是天生的哑巴。关于这一点,他媳妇是这么说的,“年轻时和别人打架,咬断了舌头,之后就不爱说话了。”

他不说话,因为他没有舌头。

可是他为什么打架?电影里他打了很多架,但你仔细观察,没有一次是他真的想打架。他被欺负、被误会、被攻击、儿子被失踪…… 他从来都是被动的那一个。

所以,你可以说他是被沉默。

这已经明显到不像是一个隐喻了,以至于你随手翻几条新闻,都会觉得似曾相识:

研究生突然跳楼自杀,一边是大量实证,一边是论坛删帖;

二十年前的性侵案,直到现在才有人鼓足勇气实名举报;

期待了很久的《中邪》“莫名其妙”的被撤了档;

北影节上,《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突然就不见了踪影;

……

因为没有舌头,那些本该发出的声音,不会有人听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