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山 盲山 8.4分

所謂“輪迴” ——電影《盲山》影評

尼埃普斯
2018-04-07 看过

知曉《盲山》時年紀不過金釵,因此初次對電影的認知只停留在表面,借偶然的機會重溫,雖說現在依然是新學小生卻也明白了不少深意。也就想順理成章地聊聊自己所得,如下所述。

影片主要講述了大學生雪梅被騙拐賣至深山,被逼成為王德貴老婆的故事。雪梅在這期間多次嘗試逃跑卻始終未能逃出大山。乘車被拒、被表弟矇騙、忍辱賣身求財、郵遞員為財甘為幫兇,她在山內山外經歷了各式各樣的人情冷漠。最終即使父親帶著警察前來搭救,也因村民的阻撓無法離開。看著對父親大打出手的王德貴,雪梅終於無法忍受,拿起手中的刀朝他砍下。

電影就此戛然而止,瞬間的黑屏留給我的是比彩色畫面更多的資訊。我的思緒從這裡出發鬥膽揣摩一下導演的深意。

在文化意義層面,黑色是宇宙的底色,代表安寧,亦是一切的歸宿。雪梅的前途也好歸宿也罷,受害者到加害者的身份轉變留給她的也就只剩那片黑色了,令人扼腕。這也讓我想起另外一個詞——“輪迴”。“輪迴”一詞源於印度佛教文化,意指众生在死亡后,灵魂又轮回重新投胎成为另一个人,像车轮一样转动不停,循环不已。除去宗教的解釋后,我們可以簡單理解,“輪迴”不過就是循環,是既定的,是無奈的,是即使有變化也逃不出框架的徒勞。而雪梅的身份轉變也是這樣一種變化,長時間的隱忍在強迫她作出這樣的選擇,一樣無法逃離。這是歸宿又似是輪迴。

細想“輪迴”這種無奈的循環似是貫穿整部電影,甚至從電影中出來蔓延到電影外。雪梅身上有,村民身上有,甚至電影外身為觀眾的我們身上亦有。

《盲山》這部電影中除雪梅外,角色還有許多,王德貴、王德貴的父母、不作為的村主任、背信棄義的表弟、善良的小男孩青山……但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叫鄭小蘭的角色,她在雪梅自殺未遂后被王德貴的母親請來勸慰雪梅。她這樣說:“你看我也是给卖来的,还不是这样了?先把身体保住才是,不然怎么逃?” 。也許是因為同是淪落人,雪梅對她是有依賴的,最後父親前來搭救時,雪梅還帶著她一起走。與雪梅堅決離開的態度不同,鄭小蘭半路時不捨自己的孩子還是選擇了留下。我看到這時,一愣,在感歎母愛偉大的表面之下我有一絲後怕:她留下來,等孩子長大后,她是否也會和王德貴的母親一樣為自己的孩子花七千塊買一個“老婆”。她會不會用自己人生被毀的方式毀掉另一個女孩子的人生,等到那時她會不會用勸慰雪梅的話再來寬慰自己的“兒媳婦”。不敢再想了,這難道不是人的命運回環往復?這難道不是一個既定的難以逃脫的“輪迴”嗎?

這讓我想起了另一篇文章《蕭蕭》。文章開頭蕭蕭嫁給小九歲的丈夫,以童養媳的身份在小丈夫家裡生活,文章結尾蕭蕭的儿子阿牛迎娶童养媳,整个生命再次循环,成為一個“輪迴”。萧萧的命运带有极大的偶然性与幸运,她一生都为外在的力量所摆布,从来没有自觉地主宰过自己命运。她的快乐里头,潜伏着无知与麻木。人性的力量固然是天然的,但却也都带着蒙昧的面目。這真的就是快樂嗎?而這樣蒙昧的“輪迴”也許在另一個次元的大山裡就要發生了。

我難受,為雪梅迫不得已的身份轉變而陷入輪迴難受,為電影世界里即將陷入殘忍輪迴的女學生難受,也為即使快樂卻無知地陷入輪迴的蕭蕭難受。我也憤怒,為山內山外冷眼旁觀的“盲人”所作所為憤怒,為即使自己早已感同身受但仍會選擇加害的鄭小蘭憤怒,為糊糊塗塗隨便消費人生的蕭蕭憤怒。可我發現,難受、憤怒之後,我什麼也做不了。我,其實也在這個“輪迴”里……

這似乎是一個莫比烏斯環,你我皆是在這環上爬行的螻蟻,以為自己一直在前行其實也不過是在一個曲面中繞圈。影片最後的“黑”是我們的無能為力,是我們的束手無策,是我們的無可奈何。李楊簡單直白地將這其中多種迫不得已用黑色表達,我想說我感受到了且引為同調。

《七宗罪》里被摩根·弗里曼相信了后一半的那句“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值得为它奋斗” ,愿所有人跳出這無盡的“輪迴”,不回環往復,不重蹈覆轍,不糊塗且依舊堅信,那前半句也就可以姑且相信會實現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盲山的更多影评

推荐盲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