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女人更是母亲

Sen
2018-04-07 16:27:1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远离现代社会的孤岛,在男权的压迫下女人只是工具,甚至连工具都不如。被一群人强奸、被小叔子作为性欲的发泄对象,看着自己的丈夫在房内与妓女厮混,面对这些金福南可以坦然的吃着碗里的饭,你会想说:这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为什么要忍受着一切?这个受尽折磨的女人已经麻木,不是她想麻木,是在影片未曾言喻的日子里无数次的出逃被抓、被打后的无奈,这是她委曲求全的障眼法,因为她的身边还有需要她保护的小女儿。她不是没有努力过,而每一次的努力换来的不过都是徒劳罢了,闭塞的环境、周围被扭曲思想后整日唠叨着“有男人就是好”的其他女人,除了金福南自己所有的人都是她的敌人,她的力量太薄弱。她把仅存的希望都寄托远在首尔的朋友身上,可却依旧徒劳。

因此,当唯一的朋友袖手旁观、珍爱的女儿离开人世,金福南没有了精神支柱。所有的希望在一瞬间全部崩塌,这个可以漠视自己如牲畜般活着的女人终于流出了她隐忍已久的泪水,身体里源源不断涌出的愤怒无处宣泄,辛苦的劳作产生的疲惫感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伤痛,只有握紧的镰刀在手起刀落的那一刻才感觉到了释放,骨子里的母性挣脱了奴性的束缚,我想大概除了杀人再也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平息金福南心中的怒火。

...
显示全文

远离现代社会的孤岛,在男权的压迫下女人只是工具,甚至连工具都不如。被一群人强奸、被小叔子作为性欲的发泄对象,看着自己的丈夫在房内与妓女厮混,面对这些金福南可以坦然的吃着碗里的饭,你会想说:这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为什么要忍受着一切?这个受尽折磨的女人已经麻木,不是她想麻木,是在影片未曾言喻的日子里无数次的出逃被抓、被打后的无奈,这是她委曲求全的障眼法,因为她的身边还有需要她保护的小女儿。她不是没有努力过,而每一次的努力换来的不过都是徒劳罢了,闭塞的环境、周围被扭曲思想后整日唠叨着“有男人就是好”的其他女人,除了金福南自己所有的人都是她的敌人,她的力量太薄弱。她把仅存的希望都寄托远在首尔的朋友身上,可却依旧徒劳。

因此,当唯一的朋友袖手旁观、珍爱的女儿离开人世,金福南没有了精神支柱。所有的希望在一瞬间全部崩塌,这个可以漠视自己如牲畜般活着的女人终于流出了她隐忍已久的泪水,身体里源源不断涌出的愤怒无处宣泄,辛苦的劳作产生的疲惫感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伤痛,只有握紧的镰刀在手起刀落的那一刻才感觉到了释放,骨子里的母性挣脱了奴性的束缚,我想大概除了杀人再也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平息金福南心中的怒火。

一次又一次的挥起手中的镰刀,金福南砍断的不只是那些人的脖子,更是一代又一代延续在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庄的愚昧和腐朽。如果说一开始存在于这村庄里几近变态的男尊女卑思想是封建残余的话,那么后来这腐朽思想的根深蒂固便是女人纵容的结果。女人一味的忍让将男权奉为绝对至尊,再将这样的思想延续给下一代,一代又一代将这痛苦循环往复,最后终于在金福南这一代结束。当福南看着站在愚昧顶峰的大姑姑恐惧的诉说着自己作为人妇时受的痛苦,因此将自己的不敢发泄到男人身上的怨气转移到福南的身上,最终由一个受害者变成一个帮凶,这样的女人可恶而可怜。

或许有人会说,如果金福南的女儿不死她会不会永远委曲求全的活下去,最后成为大姑姑那样的人呢。或许会或许不会,人是一种复杂的生物,我们能做的只是在电影中臆测金福南会如何去做,但真正将这样的事放在现实生活中我想我们并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或许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即便金福南没有成为电影中的金福南,但总会有人成为金福南,成为结束这一切的那个人。

因为母性终会战胜奴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的更多影评

推荐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