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关于"证据"问题的简单分析

SlovenlyDuke
2018-04-07 16:00:1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徐文杰给昌万年作伪证的动机有二,第一股票持续走低,第二老婆由于某种原因离他而去,由于经济压力以及对女儿的责任他选择帮助昌万年,此处讽刺的是最懂法律的人却因生活所迫而去触犯法律,明显徐文杰清楚自己行为的后果。因为作伪证和帮助藏尸不得不面对良心的拷问,所以徐文杰不想再与昌万年有任何来往,所以拒绝接听昌万年的电话。这个行为的后果是昌万年心心念念找徐文杰要证据,因为他分析律师不接电话是因为心虚,所以他认定律师肯定握有对他不利的证据,证据其实有两个,第一个是徐文杰听的录音带,第二个就是箭头,根据剧情分析昌万年所指证据应该就是箭头,原因有三,第一昌万年收拾装备的时候发现有一支箭没有箭头,所以他怀疑箭头在徐文杰手上,第二昌万年从腿上拔下箭头并埋好后并没有在找徐文杰要证据,而是问徐文杰警察来了,我们该如何应付警察,这说明在他心中关于证据的事情已经解决。第三森林里三人对峙的时候昌问徐证据在哪,徐问昌什么证据,昌答那个证据,徐说他不知道证据在哪,此段对话信息量颇高,首先第一句证据在哪问的是箭头在哪,第二句徐问什么证据,这句话说明徐文杰认为昌万年并不知道他掌握的录音带,这也是他敢不接昌万年电话的原因。第三句那个证据这更加证明他所要的证据是箭头,因为张保民在旁边所以不能明说,因此徐文杰才说他不知道证据在哪,因为此时他女儿的生死掌握在昌万年手上,他没有动机撒谎,此处可见徐文杰心思之深沉。在埋好箭头之后,二人即达成隐瞒张磊案件的共识,最后炸山之后彻底完成毁尸灭迹,由此可以推断出尸体是昌万年胁迫徐文杰处理的,对于处理细节昌万年并不知情,处理的车辆应该是那辆悍马,张保民躺的位置就是张磊曾经躺过的位置。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