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爆裂无声》: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陈令孤
2018-04-07 看过

文/陈令孤

《道德经》里有句话:“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是《爆裂无声》片名的含义,也是整部影片的风格。

拍电影其实和卖货一样,既要卖刚需产品,也就是商业类型片,同时也要注重差异化发展,要和别人的货不一样。忻钰坤无疑就是一个好的商人,不,导演。

拿他的处女作《心迷宫》来说:农村题材在当下其实已死,但是如果拍得是农村杀人案的故事,又会有新的吸引力。因为犯罪片是商业片的重要类型,观众享受的是智力和暴力的双重刺激。

但是如果平铺直叙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就显得普通,所以忻钰坤构建了一个多线叙事的迷宫,让观众成为案件的参与者,在观影过程中下完整个棋局,对故事进行自我想象和补充,也就带来了津津乐道的效果。

《爆裂无声》因为有更多的投资,可以在视觉效果和演员阵容上比《心迷宫》做得更壮观。但是因为要走商业院线,就得牺牲一部分叙事的创新,不能让故事太复杂,以照顾更大范围的观众。

所以,影片开始部分的剧情进入,没有《心迷宫》那么让人惊艳,故事线索显得单调,彼此的联系也显得松散。但是随着剧情的发展,当张保民的寻子和昌万年的煤矿争夺产生更多关联的时候,这个故事就有意思了,观众的情绪就被调动起来了。

忻钰坤很好地把握住了电影叙事的留白美学,让每一个场景中人物的行为和对话都保留一个尾巴,绝不说破,带领大家去追寻最后的谜底。比如,昌万年射鹿时的犹豫不决和整理箭盒时的沉思行为,是破解整个故事的关键场景,但是电影只展现了一部分。

光有留白还不行,忻钰坤又设置了一个迷惑大家思路的超现实情节,让男孩从矿洞中走出来,携手女孩一起站在山头,俯视人间的罪恶。这种手法并不是他的创新,其实在台湾导演张作骥的作品中已多次用过,也是张导演个人最鲜明的标签,可惜他因为性侵案进局子里了。

正是这些留白和转移视线的手法,让大家在看完影片后依然不断探讨剧情的真相,营造了巨大的述说空间。电影的影响力就延伸到了观影之后的时空中,甚至久远到未来,这样的片就成了经典。

除此之外,《暴裂无声》的细节做得很好,开片镜头是一个小孩子在堆石头,他为什么要堆石头呢,与后来的情节有什么关系呢?因为他的名字叫张磊,三石成磊。他在给自己做一个标记,这个标记也成为他在人世的最后印记。也可以理解为是一个碑,暗示了他的命运。

电影艺术之伟大也就在这里,因为片长的限制,所用的镜头都要与剧情有关系,不能随便浪费。一个用心的导演,会让每一个镜头产生意义,而观众也在这个解题的过程中参与了影片的创作。于是,电影不只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沟通的媒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