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一个挂历上藏了两个谎言。

王龙
2018-04-07 15:02:17

高楼线。这是最重要的一条线,分别放在了片头片尾。小男孩磊在信号塔下磊了三层石头,死前灵魂与城市小女孩手牵手到了城市边缘看了看,剧终时父亲面前矿山崩塌,埋葬了所有。 高楼是人的希望。

吃肉线。饭店的集体吃着大锅炖骨头,张保民(哑巴用自己的拳头保护一群瞎子)用骨头刺瞎了屠夫的眼,瞎了眼的人明白了,没瞎的人仍然瞎。昌万年(秦始皇?)听着歌剧涮羊肉,在餐桌上暴力强涮吃素的另一个矿主,往嘴里塞肉,必须吃下去成了共犯,才能一起发财。张保民在矿上受一饭之恩,即共患难。一个逼着吃,一个出于同情。只有不停的吃,人才能活着。

武器线。矿工的铁锨打不过打手的铁棒,铁棒打不过随手抄起的炒锅,随手抄起的钳子胜过了会预谋使麻袋的打手,随手抄起的垃圾桶椅子灭火器又胜过了预谋的一群打手,车上的小零碎解开了捆绑,地上捡起的木棒吓偏了复合弓,箭头又救了自己一命。不管什么处境,都会有武器,只要人不是窝囊货。弱肉强食,没得吃只能拿起武器。

幻想线。小女孩害怕不敢回应小男孩的求救是假,屠夫家的小男孩受惊吓戴着奥特曼面具保护自己,不敢说出真相是真。小男孩解救小女孩是假,保护着更弱小的羊群是真。这里用小女

...
显示全文

高楼线。这是最重要的一条线,分别放在了片头片尾。小男孩磊在信号塔下磊了三层石头,死前灵魂与城市小女孩手牵手到了城市边缘看了看,剧终时父亲面前矿山崩塌,埋葬了所有。 高楼是人的希望。

吃肉线。饭店的集体吃着大锅炖骨头,张保民(哑巴用自己的拳头保护一群瞎子)用骨头刺瞎了屠夫的眼,瞎了眼的人明白了,没瞎的人仍然瞎。昌万年(秦始皇?)听着歌剧涮羊肉,在餐桌上暴力强涮吃素的另一个矿主,往嘴里塞肉,必须吃下去成了共犯,才能一起发财。张保民在矿上受一饭之恩,即共患难。一个逼着吃,一个出于同情。只有不停的吃,人才能活着。

武器线。矿工的铁锨打不过打手的铁棒,铁棒打不过随手抄起的炒锅,随手抄起的钳子胜过了会预谋使麻袋的打手,随手抄起的垃圾桶椅子灭火器又胜过了预谋的一群打手,车上的小零碎解开了捆绑,地上捡起的木棒吓偏了复合弓,箭头又救了自己一命。不管什么处境,都会有武器,只要人不是窝囊货。弱肉强食,没得吃只能拿起武器。

幻想线。小女孩害怕不敢回应小男孩的求救是假,屠夫家的小男孩受惊吓戴着奥特曼面具保护自己,不敢说出真相是真。小男孩解救小女孩是假,保护着更弱小的羊群是真。这里用小女孩不敢回应小男孩求助来控诉律师。这里的幻想是小女孩濒临死亡时的幻想,害怕黑暗但希望有光从黑暗来的心造出来的梦。

刷了第二遍,看清楚张保民在车里割开绳子的是个箭头,这个箭头在山坡上搏斗时插入了昌万年的大腿,箭头上沾着张磊的血,最后沾了昌万年的血,入土,完成了及其不对等的以血还血,生命之与伤口。

箭头来自悍马,证实了栓子在说谎,转移张保民视线;栓子妈妈生病,却多买一份药给翠霞,由栓子送来后提起车的事,正好在张保民从公司回来之后;事实是张保民让昌万年不安,派栓子再来说一次慌。栓子受翠霞托寻孩子,当时案发现场草地上的车轮和血迹都在,他作为目击者,必须被买通。栓子被买通的另一个证据是他喝了口水,说难喝,为了突出他平时喝的是村长给的瓶装水。

另一个目击者是屠夫儿子,他成了另一个失语者,通过画来表达自己,他的沉默是校方完成的。作为不能找到牛的警方,接到报案后最先调查的对象应该是张磊的同学,比如屠夫的儿子;校方接受了捐赠,把屠夫儿子变成了哑巴。张保民拨通校长办公室的电话无人应答,且正好昌万年捐款,不只是为了说明他在当地的影响力。校长办公室的电话是在挂历上找到的,这是本车的挂历,在找到电话号码前翻过了有张磊奥特曼贴图的一页,奥特曼是乡村儿童的共同偶像,也代表了同龄人,张保民都能想到打电话到学校,也在表现警察并没有去做调查。警察调查时问张保民其有没有得罪人,完成了刑事案件到民事案件的过渡。警察在调查律师时得知其女儿被绑架,搜救民警满山坡,因为昌万年有钱。

一个挂历上藏了两个谎言。

第三个知情者是村长,说村长知情者是因为并没有直接证据显示他是目击者,但他和校长是一个角色,要让其他所有村民目击者变成哑巴,负有安抚管理所有村民的义务,拉来的一整车瓶装水不是他一家人能喝的完的,过多的瓶装水表现出他分水的任务,随后的分钱是明白的表达。张保民进村时的偶遇是等待,一如追逃时的偶遇。

村长和柱子的区别就是一车水与一杯水,分量不同,但一样的难喝。为求一口水喝的两个奴隶。

律师作为帮凶,在讲兔子妈妈回来时有气无力,确定了他悲悯心无法回归的基调。随后用多次背影来刻画他的决绝。决绝中的真情流露有两次,第一次是在夜访翠霞出来后的车内,有个停顿释放,注脚是昌万年摘下来假发;第二次是以为自己的女儿死了之后的哭喊,注脚是女儿的回头。片尾他戴起来眼睛,伪装自己,重新做人。律师西装革履,受人之托,只要拿到钱,立刻翻脸不认人,缺少混白道或黑道的基本素养,经历了女儿的绑架后,还是谈成了一笔买卖。律师被调查后吃不下虾,昌万年大口吃肉,这也是中间人和大佬的区别。

屠夫一脸凶像,煞气满满,受骗受伤后被人冷落,终于明白因缘,没有再当中间人。

大混混嚷嚷着,见一次打你一次,随后被追上暴揍。笑死。第一次说谎骗来了张保民,第二次说谎也骗来了张保民,顺便把自己的命送了。作为打手,靠撒谎讨好喜怒无常的主子讨生活,自己的命运说了不算。

求神的丈母娘与自救的女婿。

刷了第三遍,还是有镜头和现实热点注意到。

上面换人后,不给工钱。

大混混从后视镜后看着张保民,一在明一在暗。

张保民被夹在车里时,律师也被检察官和昌万年夹着。

昌万年张保民初见时,昌俯视,张平视。

晚上,昌拉弓瞄准,律师拷贝录音,昌和律师的出击是同步的,律师慢了。

张保民在人群中发寻人启事时,出现了一只笼中的公鸡,人群就是张保民的笼子。

张保民没有接屠夫儿子的奥特曼面具,追逐时却戴了奥特曼头盔,也是伏了后面战斗力爆发的线。

第一次找寻张磊时拍出来漫漫长路,伏了后面追逐时顺利隐藏的线。

律师接短信后的突然掉头有惊无险。

屠夫藏好张保民后,站身起来时背后的乌云。

片头张保民因为被人骂哑巴而暴怒打架,在矿上打架被围攻时表现出了机智;直楞楞进去24楼时本来想退一退,结果一句有病刺激了他。这两个点对应的很工整。

看这部电影很有感触,见了许多妖魔鬼怪,最后以严复的两段话镇楼。

国家初制分 第九

二辅治之群臣也

(丙)为之含垢纳污。且古之国家。府众怨而为之具瞻之的者也。至于新造之邦。其为民之所毒也尤至。向使馋毁谤讥之至。而悉受之以王者之一身。此于国大不利。而居高临下。朽索之驭愈危。自王者有此辅治之群臣也。民之诟责。常有所分。甚且于群情讻耸。不可弹压之时。得牺牲其一二人。以谢国民。而疏其怨气。此诚王者之大利也。且台阁有司。具长贰丞僚。为国家公制。公制之受责过。常便于私人之一身。所以受国不祥。虽为臣下之所苦。而于国君则其势甚便。而大祸有时以祛。此群臣所以扶王业。巩国基者。又其一也。

(丁)为之股肱耳目。夫曰作其股肱耳目。臣子所以利君上。此其最显。而为人人所共见者矣。盖一身之知觉运动。虽有非常之人。至有限也。虽有王者如普鲁士之伏烈大力。察其国者。不能周也。使莫为之耳目者焉。其所居者。将愈益暗。群臣者。人主之耳目也。彼先察焉。而王乃察其所察者。故王之于明。常逸而有余。于知如此。于行亦然。竭一人之所能为。虽穷日之力何足济。即在中古。王所有事者。莫若兵。顾一国疆域之广远。彼不能尽防也。矧夫中古以降。乃至今日之国家。虽程石倚衡为之。不暇给矣。群臣者。又人主之股肱也。王执其中枢。而彼为之奉令而肆应。是无异于一人之身。而傅之以无穷之手足也。故王者之于国事也可以周。呜呼。虽在上古。君立则不可以无臣。而臣之所以事其君者。自其初之事实言之。大抵具如此矣。严复译 社会通诠

21
1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