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狂国度 异狂国度 9.1分

从奥修邪教到黄易和金庸

Enjolras
2018-04-07 14:38:54

看到这个标题,你可能会觉得我已经精神分裂到了中西合璧雅俗共赏的境界,但脑洞这玩意管不住,你且听我慢慢说。

耗费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看完了网飞这部6集纪录片《异狂国度》。影片讲述的是赫赫有名的奥修邪教在美国的发展与败走的故事。事实上奥修教虽然被美国官方定义为邪教,且在不少国家都遭到禁止,但如今在世界范围内,依然还有很多人信奉奥修的教义,并在持续进行着相关的修行活动。这使得《异狂国度》这部纪录片除却本身功能性的意义之外,也多了一层现实意义。

奥修理论的书籍依然在全世界传播

《异狂国度》无疑是一部优秀的纪录片,全片信息量极大,但却没有一句废话,甚至没有一句旁白,全部都是通过采访的录像和当年的相关新闻素材来进行推进和呈现。虽然片中通过一定程度的剪辑,让奥修教一方和美国政府一方在片中形成了一种“对话”甚至

...
显示全文

看到这个标题,你可能会觉得我已经精神分裂到了中西合璧雅俗共赏的境界,但脑洞这玩意管不住,你且听我慢慢说。

耗费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看完了网飞这部6集纪录片《异狂国度》。影片讲述的是赫赫有名的奥修邪教在美国的发展与败走的故事。事实上奥修教虽然被美国官方定义为邪教,且在不少国家都遭到禁止,但如今在世界范围内,依然还有很多人信奉奥修的教义,并在持续进行着相关的修行活动。这使得《异狂国度》这部纪录片除却本身功能性的意义之外,也多了一层现实意义。

奥修理论的书籍依然在全世界传播

《异狂国度》无疑是一部优秀的纪录片,全片信息量极大,但却没有一句废话,甚至没有一句旁白,全部都是通过采访的录像和当年的相关新闻素材来进行推进和呈现。虽然片中通过一定程度的剪辑,让奥修教一方和美国政府一方在片中形成了一种“对话”甚至“争辩”的态势,但却完全没有失去客观的视角,让每一方在片中都有着充分的篇幅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我想这是作为一部纪录片最为珍贵的一点。

影片从奥修教在印度的崛起,到进入美国后的拓荒,到和村民之间的对峙,后来升级成和政府之间的拉锯战,到内部矛盾滋生,最终分崩离析,可以说是相对全面地讲述了奥修教的兴衰尤其是它在美国创建城市这一壮举的始末,从内容上来说是相当殷实了。若要说不足的地方,可能就在于对奥修其人的思想和教义的阐述和剖析太少,当然,这个课题本身也是相对主观的,也并不是本片的重点,影片完成了纪实任务就已经非常可贵了。

观影之后,我被奥修教传奇的故事所深深吸引,但也产生了一些疑问,主要集中在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我们避之不及但往往又忍不住探究的——邪教

奥修与众教徒

邪教到底该怎么定义?与宗教之间的界限在哪?

奥修,也就是他的追随者和教徒所称呼的薄伽凡·室利·拉杰尼希,虽然不是“薄伽凡”这个字眼所代表的“世尊”“赐福者”等带有圣人色彩的存在,但无疑是一个拥有不凡智慧的人。他曾经是全印度的辩论冠军,更加是一位哲学教授,这也为他之后学说体系的建立和传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奥修所开创的教派也无疑是有魅力的,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尤其是高级知识分子成为他的拥趸。

从策略上,我欣赏奥修在传教的过程中没有老生常谈地把自己包装成XX转世XX神子之类的庸俗形象,他的理论不接触任何超自然的幻想,而是从来不曾脱离“人”的重心。他将难以捉摸的东方神秘主义与现代人文主义相结合,使自己的理论呈现出了强大的说服力,这是他尤其聪明的地方,而他觑准人类追求自由和享乐之本性的策略,更使其理论诱惑性倍增,再加上其结合印度教仪式和现代心理疗法所创的“动态冥修”,使他的追随者即使在思想上没有完全臣服的情况下也有一个可行同时也“有效”的手段来从肉体上感受他的理论,奥修的成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奥修其人

不过,如果只有以上所述,奥修教不过是奉行某一种新的灵修模式的团体罢了,但奥修教之所以让美国人避如蛇蝎人人喊打,主要是因为它与世俗社会之间所产生的“道德隔离”和其所展现出的惊人的活力

这里所说的“道德隔离”,是指在行为上不违法不伤害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前提下,所奉行的道德观与普世道德观相异的情况。对于奥修教来说,主要是指其让大张旗鼓的开放性行为。奥修在自己的理论中,将人类天生的性欲与道德的束缚力对立起来,推崇开放的性行为,即不以道德和婚姻约束个人选择性交的对象,而以获得性快感为最高目的。这无疑是对普世道德观的一种挑战和反叛,但也使得奥修的教义具有更强大的诱惑性。

仅仅在一个团体内部存在的你情我愿的开放性行为,从法律上来讲并无危害,但必然无法逃脱被大众视为异类的命运。这种原始兽性形态的“自由”,虽然有其欢愉,但也会让人感受到秩序崩坏的恐惧。然而,若仅仅是一群喜欢乱交的人,美国政府还不至于将其当做邪教看待,更加让人戒备的,是奥修教令人惊叹的活力。

奥修与席拉

谈到这一点,就不得不谈到席拉这个人,如果奥修是《异狂国度》的男主角,那席拉则更加是这部纪录片的女主角,且所占篇幅更大。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席拉是奥修教有实无名的女王,从一开始她就不曾表现出对所谓“灵修”和“觉醒”有多大的热情,支撑她跟随奥修的是她对奥修的个人崇拜以及她本人巨大的野心和过人的热情。

你很难想象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女子,带领着奥修的门徒,在美国俄勒冈州的荒漠之中,开天辟地,移山填湖,建设出以一座属于奥修教自己的乌托邦之城。这样气壮山河的胸怀,这样万众一心的执行力,席拉的领导力毫无疑问是顶尖的。当“拉杰尼希市”开始与周边的村民产生摩擦,甚至与美国政府展开对峙之时,依然是席拉毫不犹豫地站在风口浪尖,始终强势地面对任何挑战,利用她硬朗又不失多变的手段,将美国联邦的各路势力都拒之门外,甚至将奥修教徒武装训练到人数与战斗力远胜全体州警的程度,赞她一句巾帼枭雄,绝对当之无愧。

席拉回驳美国媒体的质问

而席拉其人,则正是奥修教的一个缩影——当一群具有高度统一信仰的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其创造力与执行力是非常惊人的,不得不说这也是奥修教的魅力之一。想当年我军在绝境之下创造四渡赤水、巧渡金沙等战略奇迹,是不是因为共产主义的伟大?是不是这个道理?

国民党怕了,美国政府也怕了,于是邪(gong)教(fei)的帽子牢牢地扣在了奥修教的头上,但在我看来,无论是令人反感的集体性乱交,还是顽强旺盛的生命力,都不足以让奥修教成为众矢之的。事实上我们可以从片中看到,当奥修教与当地居民发生冲突之始,整个美国媒体都是处于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状态而已。奥修教真正惹怒美国政府的一步棋,其实在于使用手段触碰了政治的蛋糕。

如果说利用美国法律所规定“150人就可以申请创建一座城市”的条款来圈地拓荒还只是牛刀小试,那么利用人多势众来操纵小镇选举结果的做法无疑是已经触及了美国政府的敏感神经,而大肆收容流浪人口来企图再度操作选举结果,则绝对是美国政府忍无可忍的做法了。

席拉所代表的奥修教与美国政府矛盾日益激化

这里涉及到两个概念,一个是宗教自由,一个是政教分离。宗教自由自然不必多说,毕竟我朝明面上也是这么说的,但政教分离的概念,则模糊暧昧了许多。这两者对于美国社会来说,像是硬币的两面,一方面美国宪法保护宗教自由的权利,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又对这种将手伸向政治领域的宗教充满戒心。

值得注意是,其实任何宗教壮大之后都会成为一股强大的社会力量。有人就有利益相关,也就必然有了它的政治诉求,这样一来,宗教自由的结果也就必然会产生对政治的影响,你敢说经营千年的基督教对区区两百多岁的美国的政治毫无影响力吗?“政教分离”与“宗教自由”本身就是一对充满矛盾的双生子,也使得美国的法律环境呈现出了更多的漏洞——正是籍此,奥修教才得以名正言顺地在美国落地生根,换了在我朝,开个会恐怕就已经被一锅端了,还用跟你解释?然而美国政府最终都没能以打击邪教的名义将奥修赶走,而是动用了移民法的相关条款。

奥修最终只能以移民法相关条例被驱逐

当然,探讨美国民主自由思想之下的司法环境并不是我们在此准备深入探讨的话题,我想回到一开始的问题:该如何定义邪教?

从片中我们都知道了自负的席拉在后期无法忍受自己即将面对的失败,于是铤而走险,一手谋划了美国史上最大的投毒案,而奥修在与席拉反目后,也一反讳莫如深的常态,开始在各大媒体高调地谴责席拉,结果却只是徒然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了美国政府,最终被赶走。

一个问题:如果奥修教没有犯下最终毒害生灵的罪行,仅仅是性开放的社会团体的话,算是一个邪教吗?现代文明下的我们,很多人也并不认可基督教的“以经解经”以及佛教的清规戒律,但依然能够与他们和谐共处,为什么就不能包容一个为当地的城市建设与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的新宗教呢?

奥修和信徒

有时候,历史决定了话语权。无论是基督教,佛教还是伊斯兰教,在漫长的历史中都经过了无数政权的变更与相互倾碾,如今“世界三大宗教”的地位,不是靠传教传出来的,而是靠真金白银和真刀真枪“拼”出来的。千年的巨人岂容新生的小矮子在面前耀武扬威?

奥修教的故事让我想起来武侠小说家黄易先生笔下的“魔门”,这是在黄易武侠中一直贯穿历史存在的一个群体,在常人眼中自然是邪门歪道,但黄易构建“魔门”的背后,却隐含了对不同社会文化的思考。所谓“魔门”并不是具体某个门派,而是自西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被奉为正统的儒家所打压的诸子百家与社会边缘阶层由明转暗后结合而成的联盟

在魔门的“两派六道”中,有代表从事服务性行业女性的阴癸派,有代表“士农工商”中居末席的商人团体的天莲宗,有代表已经式微的原始道教的真传道,有代表游侠刺客团体的补天阁,也有代表从事服务性行业的男性的灭情道......这些门派在主流社会的强大压力之下,千百年来只能潜行缩首,挣扎求存,形成了专讲六亲不认、不折手段的行事风格,在道德准则上更是比奥修教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易小说《边荒传说》中对“魔门”的起源和发展多有着墨

但在黄易小说中,魔门也从来不乏雄才大略之士:五胡之乱时,有墨夷明辅佐石赵政权的汉族大将冉敏夺取帝位;隋唐之交,又有石之轩化身为裴矩,合纵连横,将强大的草原帝国突厥一分为二。正如奥修教开山建城,操纵选举,管理市政一样,其实当魔门千辛万苦之下终于能走上政治舞台的时候,他们的表现不比任何人差

黄易生前最后一部作品《盛唐三部曲》中,武则天正是来自阴癸派。众所周知,武则天从政之后,最大的变革就是打击自东汉以来一直掌控政治话语权的门阀势力,大力发展科举,使得庶族寒门的人才也能够入仕拜官,一展自己的政治抱负。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武则天的做法自然有自己的政治视角,但在黄易的小说中,这无疑是出身魔门的武则天,对于社会主流和传统的一种挑战,最终历史也证明正是武则天“兴科举、开言路”的政策,为后来的“开元盛世”奠定了基础。

在中国的武侠小说家中,黄易无论是故事的构建能力还是人物的塑造能力、尤其是文笔,都远不及金古梁温四人,但我却喜欢黄易的作品,正是因为其小说中这种更为开放和多元的历史观。黄易将历史视角与故事视角相结合的能力,丝毫不逊于金庸,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越了金庸。

金庸小说《鹿鼎记》中的天地会

比如对于社会团体政治诉求的表现,黄易作品中就刻画得尤为明显和现实,尤其在《大唐双龙传》中,隋末唐初群雄逐鹿的年代,每一个帮派,每一支义军的背后,都有其所代表的不同地域社会群体的政治诉求,使得小说可读性倍增。相反,在金庸的小说中,对于社会团体的政治诉求的表达就较为薄弱和潦草。

我们所熟悉的,政治立场最为明确的天地会,其实就是台湾政权的分支而已,实则是先政治后江湖,而诸如慕容复之流,虽然天天嘴里嚷嚷着复国,但其实只能算是个幻想投机主义者,毫无政治根基。真正拥有政治诉求的江湖力量,如意图先一统江湖然后称王称霸的左冷禅,又或者抗元义军的首领明教,则在金庸小说的刻画全都让位于江湖情仇,语焉不详。

更加让人费解的是,如丐帮这样遍布大江南北又饱受世俗社会压榨的社会团体,竟然丝毫没有体现出政治上的诉求,反而还有闲心思在温饱都没有解决的时候去帮助政府抗击外敌,保国安民;而像灵鹫宫这样势力庞大到足以号令群雄甚至能与少林一争长短的门派,竟然能在与西夏国联姻后还依然安分守己,只能是虚竹实在是太天性纯良了。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的灵鹫宫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就多次以宗教之名起兵,无论是东汉末年张角的“太平道”,或者东晋孙恩的“五斗米道”,还有我们熟悉的韩山童的“白莲教”,又或洪秀全的“拜上帝教”,他们都是民间政治团体的驱壳,也无一例外地被当局政府以邪教之名打压,即使他们几乎不存在前面我们所说“道德隔离”的问题。

所以我们看到,无论是奥修教,还是中国古代的诸多教派,虽然都有着诱人的魅力和极强的活力,也都可称之为当时主流社会的异端,但真正让他们被定义为邪教的原因,其实是他们最终暴露出了自己强烈的政治诉求,而遭到政府不遗余力的打击。

马克思说“宗教是现实苦难的一种表现,亦是对现实苦难的一种反抗。宗教是被压迫的生灵的叹息,是无心世界的灵魂,是无意识国家的心灵,是人民的鸦片。”如果说《异狂国度》在纪实层面之外还有其他的创作意图的话,那必然不是片面地对于邪教的批判,或对于美国司法体制的追问,而是对于伴随着人类文明行走至今的宗教的剖析。在现代文明的笼罩之下,奥修教就像是一个精致并精彩的实验样本,让我们可以回溯亦可以展望人类文明的过去与未来。

104
3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2)

查看更多回应(22)

异狂国度的更多剧评

推荐异狂国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