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 烈火如歌 6.1分

幻化镇+九重幻境的分析(严重剧透)

Nina
2018-04-07 14:24: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烈火如歌》第三贴,分析最后两集,严重剧透)

没想到最后两集,有点烧脑。刚开始觉得bug有点多,好些地方都不太明白。后来自己又分析了一下,很多细节都处理得很好。良心剧组。另外,如歌的发饰细节可以作为这世和前世的线索。

其一,神奇的烧饼如歌因为看到玉自寒派人找到的雪记印章烧饼,闯进一个缥缈派幻化的镇子。从始到终,这种烧饼一直存在于幻化的镇子中、九重幻境中。可以说,这印章烧饼就是联系这些境界的线索。或者,这是如歌心念银雪的证据,这能引导他们两人相遇。另一方面,我一直觉得这个物件是为了让如歌在进入百年前记忆后仍保留一些今世的记忆。类似于让她在梦中知梦,用今世记忆唤醒九重幻境中的银雪(本文后面有详细的分析)。

其二,为什么如歌进入幻化镇就被告知掌门仙逝如歌进入幻化镇,缥缈派弟子带她住在和雪记烧饼铺十分相似的房中(这应该是银雪师傅故意安排的),这样让如歌触景生情,心境或梦境的磁场更容易与银雪的幻境重叠。另外,小弟子还特意提醒如歌,这间房子有主人

...
显示全文

(《烈火如歌》第三贴,分析最后两集,严重剧透)

没想到最后两集,有点烧脑。刚开始觉得bug有点多,好些地方都不太明白。后来自己又分析了一下,很多细节都处理得很好。良心剧组。另外,如歌的发饰细节可以作为这世和前世的线索。

其一,神奇的烧饼如歌因为看到玉自寒派人找到的雪记印章烧饼,闯进一个缥缈派幻化的镇子。从始到终,这种烧饼一直存在于幻化的镇子中、九重幻境中。可以说,这印章烧饼就是联系这些境界的线索。或者,这是如歌心念银雪的证据,这能引导他们两人相遇。另一方面,我一直觉得这个物件是为了让如歌在进入百年前记忆后仍保留一些今世的记忆。类似于让她在梦中知梦,用今世记忆唤醒九重幻境中的银雪(本文后面有详细的分析)。

其二,为什么如歌进入幻化镇就被告知掌门仙逝如歌进入幻化镇,缥缈派弟子带她住在和雪记烧饼铺十分相似的房中(这应该是银雪师傅故意安排的),这样让如歌触景生情,心境或梦境的磁场更容易与银雪的幻境重叠。另外,小弟子还特意提醒如歌,这间房子有主人(这应该是暗示如歌去想,房子的主人是谁呢?)。如果真的是需要一种磁场,才能让两人相遇,那么就解释了为何她在幻化镇住了三日才遇到银雪。我一直纳闷,明明缥缈派弟子知道掌门在山洞中还没醒过来,为什么告诉如歌掌门已经仙逝?看来,这全是为了给如歌制造一种心境。都说外界是心境的反映,也许银雪师傅明白,需要一种和银雪幻境相似的心境,才能创造梦境与九重幻境的重叠,或者说才能进入银雪的九重幻境。银雪在幻境中对这世的如歌是很遗憾的,相当于是心灰意冷,自己竭尽全力却还是让如歌深入险境,还是没能和如歌相守。这从仔仔的演技中可以看出。那夜银雪背着采药的背篓,神情黯然地走回自己家,没有任何期待,没有任何希望。虽然如歌进入幻化镇就从缥缈派弟子口中听到银雪死了,但是她一直还在思念着银雪,回忆过去他们在一起的美好(这心境和心灰意冷还是有差距的)。小弟子特意来提醒她,屋里有米有菜,让她自己做饭吃。估计也是看到她太伤心了,心境不对,希望她不要一直沉浸在过去。如歌在幻化镇呆三天正要走,由于下雨,被劝再留一日(估计银雪师傅发现这几天都没能让如歌产生相应的心境和情绪,于是就通过下雨来烘托气氛和磁场)。正是这雨夜,让她突然有了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这样,雨夜这晚就促成了她和银雪的相遇。

其三,缥缈派的弟子们如歌进入幻化镇的第一夜有些奇怪,突然出现了一些缥缈派的弟子。不都说缥缈派只有男的吗,这次看还真的有大师妹、二师妹、小师妹、小小师妹嘛……那么,他们在幻化镇干什么呢?不会真的只是弹琴喝酒吧。突然想到银雪在暗河宫为了帮暗夜罗召回暗夜冥的记忆时,说得神神叨叨地,什么需要一个磁场,一个容器……也许缥缈派真的有这样的法术。那么,那夜出现的缥缈派弟子们是否是银雪师傅为了让他俩相遇,叫来帮忙的呢。不然,幻境中的弟子们聊天的场景和情节出现得很突兀。也许缥缈派弟子在幻化镇小聚也是司空平常的事,但是从整条剧情来看,没必要专门用一些篇幅来演吧。联系后面的剧情,银雪说只有她进入幻化镇第一夜为真,也就是缥缈派弟子小聚这一夜是真的。可能缥缈派弟子到幻化镇后就开始准备,以形成一个所谓的磁场,帮助如歌进入银雪的九重幻境。如果如歌思念银雪,银雪也思念如歌,且心境相符,那么他俩就能在银雪的九重幻境中重逢。相逢也需要缘分,不是立马就奏效。看来,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形成了一个合适的磁场。

其四,入九重幻境的技术问题一种方法是飘渺众弟子等如歌睡着后用飘渺术帮助她直接进入银雪的九重幻境;另一种方法,让如歌做与银雪幻境磁场相近的梦,梦境和幻境重叠,他们就能相遇。不过,不管是直接进入九重幻境还是用相似梦境与幻境重叠,如歌和银雪相遇时都应该是在九重幻境中了。如果雨夜那夜仅仅是如歌的梦境,说不通。如歌并不知道银雪不去找他的原因,她自然也造不出银雪说的那些话。所以,他们是在幻境中相遇。有人可能疑问,银雪也可以进入如歌的梦境啊。其实,52集也交待了,如歌说她在银雪走后,从未梦到过银雪。这说明,银雪本身被困在九重幻境中,根本不可能进入如歌的梦中。加上银雪本人还在飘渺山洞中,他师傅护着,所以他本人不可能来幻化镇找如歌。所以,他们相遇肯定是在银雪的九重幻境中。

其五,幻化镇VS九重幻境从52集如歌和银雪的对话中得知,如歌刚入幻化镇的第一晚才是真的,其他都是百年之前他们的共同记忆。但是,在51集中,缥缈派弟子说“才住三日就要走吗?”也就是说,和银雪相遇之前,她已经在幻化镇住了三日。她决定离开的那天雨很大,到晚上还一直在下雨。晚上她醒了一次,吹灭蜡烛,然后“醒来”听到脚步声。这应该是如歌入梦或者是进入了银雪的九重幻境。有人认为百年前追杀的场景才是九重幻境,我有不同的看法,觉得从雨夜相遇那时就应该在幻境中了。银雪的记忆里,不仅深爱着百年前的如歌,同时他也深爱着这世的如歌。其实,前世和今世的确是一个人。就像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你不能说昨天的你不是你,今天的你才是你。昨天和今天的你都是你。可以说,银雪“死后”,他对如歌前世和今世的记忆开始重叠了。对于前世如歌,他的执念颇深:一生挚爱因他而死。对今世如歌,他也有遗憾和执念:没能保如歌一世平安,写了婚书却没能和她一生相守。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两人开门见面时,银雪记得这是百年之后的如歌。根据剧中银雪的扮相,他背着草药背篓,应该是去采药回来(这本应该是百年前的记忆,那时他就是采草药养着如歌)。他放下背篓,开始感到异样,如歌开门瞬间,他们泪目、相拥。也许是如歌那句“你还活着”让银雪能记起这是百年后的如歌。当如歌问他为何不去找她,银雪说听说如歌和玉自寒隐居山林,怕再打扰他们,再加上自己觉得自己的出现没能让如歌一世平安,心中很是伤感。之前觉得这是疑点,既然银雪身体还在飘渺峰呢,怎么会知道如歌和玉自寒归隐了?其实可以这样推测。银雪之前和玉自寒共商剿灭暗河宫时,双方都坦言时日不多了。估计是玉自寒道出等暗河宫覆灭后,他就退隐山林。或者说银雪知道这一战凶多吉少,怕自己以后不能再照顾如歌了,就把她托付给了玉自寒。之前在如歌用烈火心法救银雪的那一夜,如歌曾说过,待她大仇得报,和银雪归隐;而且,在暗河宫时,如歌也对银雪说了,不管他是否把她当作百年前的挚爱,大战之后,她便归隐。这样联系起来,很容易解释了为什么银雪会说“听说你和玉自寒双双归隐山林……”。这也说明了他们相遇时所在的已经不是幻化镇了,应该是在银雪的幻境中。

如此一来,银雪和如歌的洞房之夜是银雪的九重幻境。如歌没来之前,银雪应该是日日采药,失魂落魄地回到他和如歌曾经住过的“雪记烧饼铺”(剧情也交待了,这间屋子和以前他们俩住的太像了),但是在银雪的脑中,如歌不会在这里,她应该是和玉自寒归隐山林了。所以,在他的幻境中,就是这样(这让我想到,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梦中出现的很多场景是自己潜意识的反映。也就是说,我们自己是自己梦境的制造者)。上文也提到了:对今世如歌,他的执念和遗憾是没能保如歌一世平安,写了婚书却没能和她最终在一起;对于前世如歌,他的执念颇深,一生挚爱因他而死。如歌和银雪相遇后,银雪说他不敢去找如歌,百年之前因他而死,百年之后却让她深入险境,如歌的一句“我不怕”化解了银雪对今世如歌的其中一个执念——没能保如歌一世平安。后来的洞房化解了银雪的第二个执念——没能和如歌在一起。这相当于是化解了银雪对今世如歌的执念和遗憾。

洞房第二天,如歌就进入了百年前的记忆,这当然也是在银雪的九重幻境中。她终于记起了百年之前的事。最后用“我还活着”唤醒了幻境中的银雪。银雪醒来后,看到他师傅,还以为是师傅救了他。不料他师傅说是山下的女子救了他,他这才反应过来,是歌儿救了他。这一剧情也间接证明了他和如歌在雨夜相遇、洞房不是现实中的事情,而是在他的幻境中。他在醒来之前,一直都在缥缈派的山洞中。

@@简单地梳理一下:

第一天如歌进入幻化镇(第一夜后缥缈派弟子为帮助如歌进入银雪的九重幻境做准备)

→ 过了三天(下雨),雨夜如歌进入银雪的九重幻境,如歌和银雪相遇化解百年之后的执念和遗憾

→ 洞房后第二天如歌“醒来”,仍在银雪九重幻境中,看到百年之前的记忆,唤醒银雪,化解银雪百年之前的执念。

另外,洞房后第二天醒来的如歌从屋子里面出来,又遇到了缥缈派的那位小弟子。他们之间的对话很奇怪。从如歌的发型、发饰,以及她吃烧饼的姿势都说明了她回到了百年之前。这个小弟子带着烧饼在门口似乎就在等她。如歌问银雪哪儿去了,小弟子说公子在此处就是采草药为生。这里有疑点,小弟子明明在如歌入幻化镇时说掌门已仙逝,但是在这里竟然说公子采药去了。同一个人,前后话语矛盾。如歌问他为什么要幻化这个镇子时,他竟然说不知道,而且神情慌张,推脱说要去卖烧饼就走了。如歌看着烧饼上面印着的红衣美女毫无反应。我觉得这个小弟子应该相当于是个哨兵或者检测器的角色,而印章烧饼就是一种隐含的联系。这个物件让如歌保留一些今世的记忆,不会完全掉入百年前的记忆中。因为后面需要她这世的记忆来唤醒银雪,不然就像我们在做梦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做梦一样。印章烧饼的作用也许在于此,让如歌在合适的时机梦中知梦。如果没有这个烧饼,可能如歌在进入银雪百年记忆后真的会忘记自己今世的记忆,看着自己在银雪怀里死去,没有任何办法。我们在做梦的时候也有类似的体验,当时并不知道在做梦,没有醒着的逻辑思维,完全跟着梦中剧情的喜怒哀乐走。如果能在梦中知道自己在做梦,那么既能有醒着的逻辑思维,又知道这仅仅是梦而已。这样就不会被梦境左右。也就是说,在梦境中的自己是清醒的。如此一来,印章烧饼也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另外,如歌的记忆也发生了重叠。如果她只有百年前的记忆,不可能问为什么幻化这个镇子(这是今世的她刚入幻化镇时小弟子告诉她的)。至于小弟子为什么那么着急走,应该是去告诉银雪师傅吧,或者是要赶紧离开,免得银雪回来就露陷了。银雪采药回来时是受着伤的,显然刚打斗过,还负伤了。回到家后,银雪和如歌的对话中发现,如歌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被追杀。这一剧情的安排,也说明了这世如歌成功进入了银雪九重幻境的百年前记忆中。

其六,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人。剧中的黑衣人追到银雪家时声称,他们是因为银雪背叛暗河宫而追杀他,银雪说“既然能离开缥缈派,就能抛下暗河宫”;等到如歌从屋子跑出来帮银雪时,银雪又质问黑衣人怎能这样对待他们的救命恩人,可见这帮黑衣人又成了追杀他的名门正派了。这一剧情说明了,那些黑衣人就是银雪心魔的体现。他本身是个比较复杂的人,拜师飘渺,叛出飘渺入暗河宫,现在又背叛暗河宫。学了两派的武功,一正一邪。为了如歌,银雪吸了寒咒、强行破冰、强行修暗河心法续命和暗夜罗一战。他体内的缥缈派功夫和暗河心法相克。在暗河宫中,战枫看出来后就提醒他,再这样下去会经脉尽爆。可见银雪也一直饱受煎熬。所以,他在幻境中也是身体虚弱。一方面他知道自己结仇无数背叛暗河宫一直被追杀,一方面也清楚那些他当时放过的名门正派要连如歌一起杀。这就是他的心魔。当时如歌倒在他怀中,叮嘱他不要入魔。他说唯有入魔才能杀光那些人,可是如歌不让他那样做,反而让他行善、救人。他虽然答应了如歌不再滥杀无辜,还重修缥缈派,但是,在他心中始终不能释怀。他心中那股蠢蠢欲动的魔障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就会跳出来折磨他。还记得暗夜罗告诉他,如歌和玉自寒苟合的时候,他差一点就入魔了,眼睛都发红了。还是百年记忆中的如歌让他平静了下来“不要入魔,不要入魔……”。看来很多感受都是自己化现的,特别是在梦境或幻境中。如果一直放不下,内心肯定备受煎熬。这种类似的表现手法在本剧中有诸多体现,只是在最后这两集中特别明显特别集中。让人印象深刻。


另外说一下,对于52集中,如歌进入百年之前的记忆,为何有时是第一视角(只有一个如歌),有时是第三视角(出现两个如歌)?其中,这在做梦的时候挺常见。只是我们自己常意识不到而已。有时在梦里是自己在经历一些事情,有时却是在看着自己经历一些事情。不过,也许导演这样处理是为了突出,这世如歌在有些场景中有不一样的情绪和想法,或者为了表现今世和前世记忆的重叠和分离,为了最后如歌能发自内心地喊出“我还活着”,助银雪走出九重幻境做铺垫。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烈火如歌的更多剧评

推荐烈火如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