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高悬的达摩克斯之剑,小资产阶级的盛世挽歌

肆拾尔
2018-04-07 13:57:22

就我为数不多的观影量和浅薄的知识而言,太过专业的评论是我写不出的。只从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个隐喻着手,聊表心意。 影片前半部分充满了牧羊、杀羊、吃羊的各种镜头,进而串联起三个阶层,即以昌万年为代表的吃羊人,以张保民为代表的牧羊人以及以徐文杰为核心的屠户。昌万年和张保民的身份是显而易见的,二者与羊是直接相关的。而至于屠户,似乎另有其人。如果说屠户代表的是真实的职业,则非安琥的独眼屠户莫属;又或者屠户代表的是吃羊人的从属者,死去的大金又当仁不让。然依愚之见,独眼屠户和大金其实分别代表了屠户阶层的两个侧面,二者合一,则徐文杰无疑。

处于金字塔顶和底的昌万年与张保民,二者的人物动机相对简单单一(当然,这并不是说人物形象的单薄,而是为了凸显屠户的软弱性故意为之)。所谓屁股决定脑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顶层手握大量资源,与另两个阶层形成绝对的力量对比。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人物行为的核心动机必然为——不择手段巩固现有地位,最大限度攫取潜在利益。而代表塔底的张保民,除了一群任人宰割的羊,自由得一无所有。因而人类原始的冲动和品格自然成为其行事的主要驱力。底层生存一旦受到威胁,其对于上层的僭越也便顺理成章。 相较另外两方势力,屠户的悲哀在于,看似执掌生杀,实则一无所有。手中的屠刀让他对特权阶级产生无尽幻想,殊不知,屠刀为术,特权为道。求可任择其一,道却自古有之。谄媚虽可得一时之安逸,却不能永葆无虞。屠刀虽可杀羊,但挥刀的方向却由不得自己。特权阶级猜忌之心既起,生死便交之与天,一如大金之殒命,一如文杰之丧女。 教育和努力让原本的牧羊娃西装革履,戴起斯文的眼镜,让他对上等人的生活心向往之,亦对底层种种熟视无睹。眼镜没能让他看得更真切,反而赋予他抛弃良知的借口。 刀刃相对的那一刻,他选择返璞归真。特权阶级的翻云覆雨,此刻终于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撕掉了斯文和故作的淡定,他终于看见自己孱弱的胳臂和黝黑的皮肤,看见了自己驯化后羔羊般的灵魂。他手无寸铁,虚弱无比,等待着来自底层,原始而暴力的拯救,等待着牧羊人的箭镞给予食羊者并不致命的一击。 食羊者的膝盖中箭,留给全片荒谬而理所当然的结局。 误会消除,食羊者掩埋箭镞,牧羊人重归屠户。 审讯室。面对威严的法律,脱去西装的徐文杰似有动摇,他似乎又能看清自己久违的良心。然而,他带着眼镜,他还握有屠刀。 沉默良久,他重拾斯文,扶了扶银制镜框: 〃没有〃,他说,平静而坚定。

7
6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