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这些羊不能说话

未泯末
2018-04-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昌万年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金字塔,他最后用这金字塔打晕张保民。在这部电影里,他无疑是处于金字塔塔尖的人。他对打碎挡风玻璃的张保民轻言宽恕,对向他表示感谢的学生和校长展现慈悲,对背叛他的人实施权利压制,对掌握他罪证的徐文杰实施武力威胁。他喜欢射箭,以此凸显他强烈的掌控欲与身处高位的处决感。

律师徐文杰处于中层,有乖巧的女儿,受人尊敬的社会身份。虽然在工作上违背职业道德,但视女儿为珍宝,也由此成了他的软肋。他是个合格的父亲,却不是个合格的人。最后警方问出:“是否还有其他事情要交代”,重新戴上眼镜的徐文杰像戴上了盔甲,这个盔甲冷冰冰,无良心,轻描淡写的说出了没有。他记得与他非亲非故的张保民拼死拼活救出他的女儿,但在个人面前,他毫不顾忌他人的处境。

底层的张保民一直在做无声反抗,他反抗的方式就是采取暴力。他不会说话,因为年轻的时候和人打架咬断了舌头;在得知儿子走失消息时正因哑巴身份被嘲笑,和工友打架;回到家乡去的羊肉店,这家老板的左眼被张保民戳瞎。

这部电影里,首先感受明显的便是阶级对比。电影开头,张保民的儿子磊子放着羊,这是他们家的生计来源。皮肤晒得黝黑干燥,水瓶里的水是日渐浑浊的井水,他的母亲因肝病双腿浮肿,视力下降,整个人看着憔悴不堪。昌万年衣着精致,在会所里吃着羊肉,羊肉垒得很高很多,剩下的吃不完要真空打包寄给在加拿大读书的儿子,因为孩子吃不惯国外的东西。徐文杰的女儿灵动可爱,出场的时候给爸爸夹了一只大虾,房间被装修成温馨的公主房,睡前,徐文杰还要给她讲故事。

其次便是关于羊的隐喻。昌万年和那位老板对谈时说:“吃素不好,因为羊也吃素。”说这话时,后面的绞肉机正不停往外吐切好的羊肉片,以此明示羊这任人宰割的命运。在这个场景里被宰割的是羊和那位老板,而在整部电影里,被宰割的是张保民们。

张保民和同处于底层的人民都是失声的羔羊。他们努力生活,却会因为上头老板的一句话而失去工作,昌万年收购那位老板的矿产后,要开除现有的矿工,矿工们没有选择,以暴力反抗,最后被暴力压制,彻底失去选择权和话语权。

剧中还有关于奥特曼的隐喻。奥特曼这个形象出现在墙上的贴纸、张保民给儿子买的书包、羊肉店老板儿子的面具、打印店里孩子正在看的电视里。奥特曼这一形象是正义的化身,羊肉店老板儿子一直戴着奥特曼面具试图给迷茫的大人们一个真相。身处其中的徐文杰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动作,他仓皇失措却仍旧不肯说出真相。

关于山洞和无声。磊子应该是被埋在了山洞里,徐文杰看到这个山洞时恐惧一步步加深,这个山洞里面没有光,如深渊一般望不到头。磊子和媛媛的灵魂一起跑出了山洞,当徐文杰抱着媛媛唤着她的名字时,媛媛醒了过来。但是张保民,却没办法叫出孩子的名字。

关于真相。影片最后,昌万年和徐文杰都被抓了进去,却没有交代磊子的死亡。羊肉店老板的儿子在墙上画出了磊子死亡的真相,可这个真相已经没有意义。磊子妈妈抱着那只小羊羔放声大哭,张保民站在山头无声流泪。

张保民不能说话,生理的不能和现实的不能。我们都是失声的一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