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愛情 暂无评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7 12:38:42

这是一部表现青春期的年轻人的影片,摄于1992年。因此,主人公所处的时代正是苏联解体的前后。在这些年轻人身上,既有从他们的父辈那里继承来的传统和习俗,也有他们自己想离经叛道的一面,他们想要面对过去的青年不敢面对的问题。

影片于1992年在俄罗斯上映,获得了观众的好评,主要是人们觉得影片所表现的主人公很真实,编导大胆地处理了年轻人的性爱问题,但影片并不淫秽。

本片的四个主人公有着不同的家庭出身,不同的性格,他们对待男女之爱的态度也各个不同,但他们都处于同一个年龄:17岁的青春期。男主人公萨沙和瓦吉姆是好朋友,他们对异性发生了强烈的兴趣,并有性爱的要求。影片一开始,就表现了这个问题,当片头字幕出现的时候,衬景上是萨沙和瓦吉姆在赴一个晚会的途中,画面外响起了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内容是萨沙详细地询问瓦吉姆和一个姑娘如何从拥抱接吻发展为进一步的关系的详情细节。影片毫不掩饰地表现了青春期的男青年的骚动和对两性之爱的好奇。

萨沙和瓦吉姆去参加的那个青年人的晚会让人看到了当今俄罗斯某些年轻人的生存状态和他们的追求。那个来给瓦吉姆和萨沙开门的名叫库兹娅的姑娘起先高高兴兴地搂着一个正在打牌的漂亮小伙

...
显示全文

这是一部表现青春期的年轻人的影片,摄于1992年。因此,主人公所处的时代正是苏联解体的前后。在这些年轻人身上,既有从他们的父辈那里继承来的传统和习俗,也有他们自己想离经叛道的一面,他们想要面对过去的青年不敢面对的问题。

影片于1992年在俄罗斯上映,获得了观众的好评,主要是人们觉得影片所表现的主人公很真实,编导大胆地处理了年轻人的性爱问题,但影片并不淫秽。

本片的四个主人公有着不同的家庭出身,不同的性格,他们对待男女之爱的态度也各个不同,但他们都处于同一个年龄:17岁的青春期。男主人公萨沙和瓦吉姆是好朋友,他们对异性发生了强烈的兴趣,并有性爱的要求。影片一开始,就表现了这个问题,当片头字幕出现的时候,衬景上是萨沙和瓦吉姆在赴一个晚会的途中,画面外响起了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内容是萨沙详细地询问瓦吉姆和一个姑娘如何从拥抱接吻发展为进一步的关系的详情细节。影片毫不掩饰地表现了青春期的男青年的骚动和对两性之爱的好奇。

萨沙和瓦吉姆去参加的那个青年人的晚会让人看到了当今俄罗斯某些年轻人的生存状态和他们的追求。那个来给瓦吉姆和萨沙开门的名叫库兹娅的姑娘起先高高兴兴地搂着一个正在打牌的漂亮小伙子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说悄悄话,但过不了一小会儿,萨沙看到她坐在浴室的瓷砖地上哭泣,嘴里直骂:“他是个坏蛋!……”看来,这个姑娘比较轻率,容易给自己带来烦恼和痛苦。一个弹着吉他唱着歌的卷发小伙子看起来有些病态,他似乎在冷眼旁观晚会上所有的人,认为他们根本就不懂得爱情。他自己像是经历过什么沧桑,显得有些忧郁。他认为在这个晚会上只有他和他身边的一个胖姑娘,还有萨沙才是“体面的人”。他从盥洗室的抽水马桶的水箱里取出几瓶葡萄酒,和萨沙两个人在厨房里拿着瓶子喝酒,喝到最后,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萨沙由于自己看中的一个漂亮姑娘被瓦吉姆抢先带走,闷闷不乐地喝醉了酒。还有两个健壮的小伙子无忧无虑地哈哈大笑着在走廊里飞跑。瓦吉姆在任何时候都是走运的,他总能讨姑娘们的喜欢,在这个晚会上也不例外。晚会这场戏真实地反映出随着社会形态的变化,当今的俄罗斯青年今非昔比,他们不愿意受严格的道德观念的约束,想放纵自己,尽情地享受“青春的欢乐”,追求物质上的高消费。影片编导准确地把握住了转型时期俄罗斯某些青年人的生活状态。

萨沙和他的好朋友瓦吉姆无论在外表和性格方面,反差都很大。萨沙是一个单纯朴实的小伙子,外表不出众,也没有太大的才能,只是一个大学生。他来自平民百姓,父亲是工薪阶层,收入不富裕,家里只有两间住房,但他的家很温馨,父母都很爱他。萨沙没有刻意地在生活中寻找自我的价值或地位,他渴求对异性的爱。平时显得有些胆怯的他,在追求爱情方面有时却很勇敢。例如,在那次晚会上,当他看到漂亮姑娘玛莉娜在门厅里脱风衣时,他请求瓦吉姆把这个姑娘让给他,别跟他抢,但瓦吉姆不同意,瓦吉姆说,是他先看见她的。他和萨沙像小孩子抢玩具似的还在门旁为抢这个姑娘打闹了一番。后来萨沙认了输,他认为瓦吉姆什么事情总是“第一个”,而他老是“不走运”。由于没有追求到玛莉娜,萨沙喝醉了酒,当他从走廊里爬行到门边,见到玛莎正要离去时,他借酒壮胆,竟敢拽住玛莎的裙角不让她走。他第一次给玛莎打电话,只是出于对异性的兴趣与好奇,想交一个女朋友。所以这部影片与其他表现爱情的影片不同。一般的爱情故事都是从缕缕柔情发展为强烈的两性之爱。这部影片却首先表现了像萨沙这样的年轻人对性爱的渴求,渐渐地这种渴求变成了对一个女人的柔情,最后这种感情上升为一种人与人之间真诚的同情和怜悯。影片先从表现主人公的欲念、行动着手,进而表现了他心灵的变化。

萨沙对玛莎的爱是逐渐深化的,他们之间有过隔阂和误会。玛莎老是注意翻看信箱里的邮件一事,很有悬念,使萨沙和观众都以为玛莎另有情人,却不料她等待的是批准出境的通知书。原来她是犹太人。影片涉及了另一个过去不敢表现的内容:犹太人在苏联的处境问题,他们还是受到了种族歧视。萨沙也下意识地厌恶犹太人,他曾骂过玛莎“犹太女人”。起先,玛莎也并不相信萨沙对她的爱情,她与萨沙的接触一直是有保留的,她不肯轻易地与萨沙发生进一步的关系,她认为她与萨沙之间有一层不可逾越的屏障。

萨沙第一次到玛莎家去作客这场戏包含的内容很丰富。萨沙与玛莎的妈妈的男友在电梯里相遇,这位名叫米哈依尔的男友手持玫瑰花,像是去会情人的样子,表现出他是一个有生活经验的成熟的男人。萨沙带去的不是鲜花,而是没有什么诗情雅意的一硬纸箱大个儿、多汁的梨。对于冬天的莫斯科来说,这种来自南方的梨比鲜花更珍贵,萨沙用这喜人的水果来表达他对玛莎的真诚的爱,是与他的朴实的性格相吻合的。萨沙与米哈依尔一进玛莎家的门,整套房子都断着电,处在黑暗之中,造成了一种神秘的气氛。而且一进屋,首先听到的是玛莎的妈妈在大声嚷嚷,后来,她从里屋出来,与她的母亲对嚷着,她们两个人同时大声地说着话,嚷嚷着,说的什么,谁也听不清,这种处理手法很像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影片中常用的。萨沙主动为玛莎家修保险丝也说明他是一个勤劳的、讲求实际的小伙子。他感觉到这个没有男人的家需要他的帮助,常来这一家做客的米哈依尔就没想到要这么做。玛莎和她妈妈关心的“信箱里的邮件”和令玛莎的妈妈感到惶恐的一再响起的电话铃声为影片制造了悬念。萨沙总觉得她们家有什么秘密,他急于想揭开谜底,这就是他离开玛莎家下楼时擅自违法地开启玛莎家的信箱的动机。影片作者不认为萨沙这样做是对的,只是真实地表现了萨沙急于想了解“玛莎的秘密”的迫切心情。当他知道玛莎是犹太人之后,他曾想与她分手,他也去见了瓦吉姆为他介绍的新女友,但他对这个名叫拉莉莎的姑娘没有感情,甚至他原先很好奇的男女之间的性爱也打动不了他,以至于拉莉莎误以为他生理上有病。后来他独自躲在郊区的别墅里盖屋顶,想以干活来忘记玛莎,但他忘不了。玛莎也忘不了他,终于主动地到郊区别墅去找他了。萨沙对玛莎的爱是在他亲自听到了经常骚扰玛莎一家的匿名恐吓电话之后,越来越增长的。萨沙曾好几次问过玛莎,这个令她们全家惶恐的电话是谁打来的,玛莎始终没有告诉他。萨沙终于在玛莎家亲自听到了恶毒辱骂犹太人的恐吓电话。这时,他对犹太人的蔑视被人性取代了,他要保护这三个孤立无援的三代女性。他狂怒地与打匿名恐吓电话的种族歧视者对骂。他对玛莎的同情与忘我的爱情融合到了一起,玛莎也相信他是真诚地爱她的。在玛莎一家去以色列之前,萨沙曾提出要娶玛莎,但玛莎的外婆说玛莎只能嫁给犹太人。而萨沙带玛莎到家里去见父母时,萨沙的妈妈见了玛莎的长相,也悄悄地问萨沙:“她是俄罗斯人吗?”可见老一辈人还是很关心民族差异这个问题。

萨沙与玛莎彼此相爱,却又不能不分开,这也是旧观念、旧习俗在妨碍他们。他们虽然无力抗拒,但他们做到了他们自己所能做的:无保留地把自己给了对方。在玛莎即将上飞机去以色列之前的几小时,萨沙和玛莎终于在萨沙家郊区的刚封好顶的简陋别墅里发生了性爱,这种性爱是作为萨沙与玛莎之间的一种最亲近的关系来表现的。导演和摄影师在处理这场戏的时候没有使人感到是一场“色情戏”,而是把它作为一种崇高的爱情的升华来表现的。片中省略了“机场送别”这场戏。就在萨沙和玛莎尽情做爱的时候,画面外响起了飞机的引擎声,使人感到他们两人合二而一的时候也就是分离的时候,令人无限惆怅。

萨沙和瓦吉姆这两个好朋友,尽管外形和性格迥然不同,但他们彼此真诚相待。影片的叙事是从表现萨沙与瓦吉姆的对话内容展开的。画面外不时地响起萨沙和瓦吉姆把自己与女友交往的详情细节告诉对方的声音,银幕上就展现了他们所说的内容。影片镜头的转换很流畅,两个青年主人公的叙述使影片透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加以影片的主创人员都是年轻人,所以,这是一部年轻人表现年轻人的影片,而且是以新的艺术手法来表现新的内容,它不同于以往表现年轻人的爱情的影片。

瓦吉姆身材魁梧,仪表堂堂,很讨姑娘们的喜欢,他是一个唐璜式的情人,对待男女之爱有些轻率和放荡,但他还是比较单纯的。影片表现他三次到玛莉娜外婆家去会见玛莉娜的情况饶有趣味。他第一次去时,玛莉娜还没起床,他进门没多久,玛莉娜的外婆就外出了,他立即想与玛莉娜发生性的关系,玛莉娜拒绝了他,理由是:她和瓦吉姆还没有“处熟”。瓦吉姆第二次去时,玛莉娜与他发生了关系。外婆听到里屋的动静,进去一望,玛莉娜已经把瓦吉姆藏在被子里了。但过了一会儿,瓦吉姆光着身子要到盥洗室去,他一出房门,就见到外婆在他前面走,他就躲在外婆身后,亦左亦右地紧跟着她,居然没被外婆发现,就溜进了盥洗室。第三次,他又是光着身子出来,想从冰箱里拿饮料喝,但他一打开冰箱门,外婆就从自己的屋里出来了,他来不及躲,只好用打开的冰箱门挡住自己的下半身。有传统观念的外婆这才知道他和玛莉娜的关系已发展到这个地步,于是马上通知玛莉娜的在国外工作的父母立即回国来安排玛莉娜和瓦吉姆的婚事。影片仅仅用一张玛莉娜全家与新郎新娘的合影照片来表现这两个年轻人的结婚仪式,手法极为简洁,不一般化。瓦吉姆的父母是知识分子,工作很忙,既疏于管教瓦吉姆,也无暇关心他,他们在影片中没有露面。但瓦吉姆也像他父亲那样热爱自己所学的专业,这导致了他与玛莉娜的分歧。玛莉娜嫌他的专业不挣钱,让他改行,他不同意,玛莉娜辱骂他的父母不负担他们的生活费用,瓦吉姆不许玛莉娜骂他父母,与玛莉娜闹翻了,最终被玛莉娜的外婆撵出了家门。瓦吉姆对玛莉娜的感情没有坚实的基础,只是出于对一个漂亮姑娘的爱慕。在他身上兼有轻率和纯朴两个方面,对待爱情他轻率,但他热爱自己的专业,所以他与玛莉娜由于人生追求的不同终于分手。影片表现的当今俄罗斯社会像瓦吉姆这样处于社会形态转型和青春骚动期的年轻人是很真实的。

最后一场戏:都成为单身小伙子的萨沙和瓦吉姆这两个好朋友在玛莎一家走后,来到玛莎家的门前,萨沙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两个人走进这套空荡荡的房子,只见那架电话还在。萨沙倚墙坐在地上,膝头上放着电话机,等待着那个仇视犹太人的人再打来恐吓电话。这时,他的爱情已是真正的人类之爱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愛情的更多影评

推荐愛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