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7.0分

执念,是一出悲剧

军无忌
2018-04-07 12:16:1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为了拍摄《妖猫传》,陈凯歌足足等待了六年,直到位于襄阳的那座占地5500余亩的唐城影视基地建成,才对外宣布开机。这份坚持,不禁让我想到了在拍摄《刺客聂隐娘》时,为了能让片尾呈现出足够多的诗意而苦等一阵风、一片云、一只飞鸟与一声蝉鸣的侯孝贤。既然导演表现出了这样的诚意,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在第一时间走进电影院,感受一下这部传说中如万花筒般绚丽无比的影片呢? 《妖猫传》讲的虽然是大唐的故事,但作者却是一名日本人。他原名米山峰夫,笔名梦枕貘。之所以取这个奇怪的笔名,用作者本人的说话,是希望自己能写出梦一般的故事。 在日本的传说中,梦貘为一种吞噬噩梦的神兽,《火影忍者》中,亦正亦邪的志村团藏的召唤兽,便是可以利用风遁来吞噬对方攻击的梦貘。由于日本文化源出中国,很多人(包括我在内)想当然地以为,像梦貘这样的上古神兽,最早出处应为《山海经》。事实上,翻遍《山海经》,并不能找到有关梦貘的记载。但在白居易的《貘屏赞》里,却有如下一段文字: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南方山谷中……按山海经,此兽食铁与铜,不食他物。如此说来,是我们的《山海经》在时间之河中有所遗失了吗?还是白居易也犯了想当然的毛病?

...
显示全文

为了拍摄《妖猫传》,陈凯歌足足等待了六年,直到位于襄阳的那座占地5500余亩的唐城影视基地建成,才对外宣布开机。这份坚持,不禁让我想到了在拍摄《刺客聂隐娘》时,为了能让片尾呈现出足够多的诗意而苦等一阵风、一片云、一只飞鸟与一声蝉鸣的侯孝贤。既然导演表现出了这样的诚意,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在第一时间走进电影院,感受一下这部传说中如万花筒般绚丽无比的影片呢? 《妖猫传》讲的虽然是大唐的故事,但作者却是一名日本人。他原名米山峰夫,笔名梦枕貘。之所以取这个奇怪的笔名,用作者本人的说话,是希望自己能写出梦一般的故事。 在日本的传说中,梦貘为一种吞噬噩梦的神兽,《火影忍者》中,亦正亦邪的志村团藏的召唤兽,便是可以利用风遁来吞噬对方攻击的梦貘。由于日本文化源出中国,很多人(包括我在内)想当然地以为,像梦貘这样的上古神兽,最早出处应为《山海经》。事实上,翻遍《山海经》,并不能找到有关梦貘的记载。但在白居易的《貘屏赞》里,却有如下一段文字: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南方山谷中……按山海经,此兽食铁与铜,不食他物。如此说来,是我们的《山海经》在时间之河中有所遗失了吗?还是白居易也犯了想当然的毛病? 虽然梦貘的出处成了一桩悬而未决的罗生门,但我们名动朝野、妇孺皆知的大诗人白居易却无疑成了《妖猫传》中恪尽职守、事必躬亲的好导游。 《妖猫传》的故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晚年的唐玄宗身患怪疾,太医院束手无策,只得从倭国请来空海法师。空海刚刚赶到皇宫,玄宗便突然暴毙。更奇怪的是,龙榻旁边居然出现了一小撮猫毛。与此同时,会说话的黑猫在长安城里不时闪现,它只食鱼眼、神出鬼没、善于附身、性情残暴。为了从迷乱的幻象中找出潜藏的真相,远道而来的空海法师和刚被革职的白居易组成一队,穿梭在了长安城的大街小巷。随着调查的深入,被岁月尘封的往事一件件得以揭开。原来,一切都要从白居易最为向往的开元盛世说起,一切都与他正在奋笔疾书的《长恨歌》有关……整个故事以惊悚悬疑开头,在绚丽梦幻中展开,又在扼腕叹息中收尾。由于导演想表达的内容与影片所呈现的元素着实相距甚远,甚至有些脱节,所以才会让人觉得本片在剧情上漏洞颇多,脑洞的走向有一种网络文学的即视感吧。 然而,要评价《妖猫传》这样的古装奇观大片,美术永远是绕不开的话题,甚至可以说是重中之重。相比《满城尽带黄金甲》中明显是明清时代风格的皇宫,《刺客聂隐娘》中满满日本平安时代风情的宫殿,《妖猫传》中的唐宫无疑是比较符合时代特征的。在CG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能够让人看到原汁原味的实景实拍,无疑是业界的一股清流。当人声鼎沸的街市、庄严肃穆的古刹、富丽堂皇的花萼相辉楼朝我们扑面而来时,你是否有过片刻的时光倒流的感觉呢?于我本人而言,是有的。至于饰演杨贵妃的混血演员与有胡人血统的杨贵妃本人有几分相似,那就不得而知了。中国画虽然是历史悠久的国粹,但相比山水、建筑与花鸟,人物的描摹从来就不是它的强项。即便对照着壁画,也推断不出真人的模样吧。世人总是信誓旦旦地想从古代的人物画中复原出画中人的样貌,事实上,能复原的只有其服饰、发饰和妆容而已,而《妖猫传》中的人物服饰、发饰和妆容相比中日混搭的《夜宴》要考究很多,这便足以看出制作方的态度和导演陈凯歌的审美了。是的,作为第五代导演中的佼佼者,作为一名资深的学院派,浸淫在西方戏剧中的陈凯歌无疑对于美有一种极致的追求。正因为有了这种追求,才有了《妖猫传》近乎满分的画面。 然而,陈凯歌毕竟有着他的执念。那是一种奇幻大片的画面必须唯美到极致,乃至不能有一颗尘埃出现的执念,也是一种凡是美人必须衣袂飘飘、倾国倾城、人见人爱以至于引发战争的执念。是一种电影应该更重视感觉更重视哲学而不是故事本身的执念,更是一种战争的缘起、邪恶的萌生必须从微如芥子般的事件中衍生的执念。要不然,怎么会有《无极》中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呢?要不然,怎么会有《妖猫传》中一句同病相怜的话引发的血案呢?说到底,白龙化身黑猫四处报复不正是白龙本身对于爱与恨的执念吗?按理说,一面之缘,一话之恩,本不该产生如此浓重的爱,更不该引发如此浓烈的恨,但在陈凯歌的执念下,白龙做到了。再转念一想,白龙的爱和恨真的不可理解呢?不!很容易理解。因为每个人的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或者有过一些执念吧。 所以说,陈凯歌在一开始便想好了结局,他要说的便是白龙的执念,他要说的便是唐玄宗的虚伪,《妖猫传》中华丽的宫殿、荒芜的森林、热闹的街市、恐怖的禁地,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幌子。用一个通俗的词来说,便是:主题先行。然而,即便是对影片不太苛刻的我,想看到的还是一个更合情合理、细节饱满的故事。对于《妖猫传》,我想说的除了可惜,还是可惜。执念和主题先行,让《妖猫传》多了很多值得脑补的话题,却少了一些可以直观感受的东西,这是杨贵妃、白龙、春琴的悲剧,也是《妖猫传》的悲剧。 有意思的是,看到杨贵妃在石棺内留下的血指痕,我忽然想到了《贞子》,而贞子的怨念,也是一种可怕的执念啊! 愿我们每个人 都能守护初心, 然后, 放下执念。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