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菊 雏菊 8.0分

感动你的不是爱情,是你丰富的想象力

D.
2018-04-07 11:25: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久以前,《雏菊》对我而言就并不陌生。早在这部电影刚刚在内地上映时,我就已经陪母亲看过它,虽然当时说到底什么也没看懂。阿姆斯特丹,阳光盛开的国度,层层叠叠的巴洛克建筑鳞次栉比,艺术家们穿着宽松的亚麻衬衫,在广场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仅仅是在这里,所有的爱情就都有了发生的理由。一切宛若梦幻。

作为一部文艺片,《雏菊》在上映至今的十多年间受到广泛的好评。爱与痛交织的故事、令人心碎的虐恋纠葛,漫长的留白与等待……这些文艺元素的渲染,搭配上年轻的全智贤那张青涩忧郁的面孔,确实能把人们早已喝腻的韩式三角恋的旧酒装进一个新瓶中去。在十多年前,世纪初的人们还以一种简单纯净的情感关系去面对生活时,《雏菊》的花瓣不知落入了多少女孩颤动的初恋心房。然而,尽管我们承认这部电影确实有着唯美的艺术风格,但这依然掩盖不住雏菊芬芳中的一股陈腐酸味。尤其放在今天,似乎不比琼瑶阿姨的套路高到哪去。《雏菊》的感染力仅存于电影本身使用的华丽表现手段,非理智也不具有真实性,让观众沉浸在一种全然理想化意淫式的自我狂欢中。

在电影中,全智贤饰演的惠英是一个25岁还没有过初恋的韩国女孩儿,内心中饱含对爱的期许,又有着深深的羞怯和些许畏惧。在广场上,她“第一次遇见了自己的初恋”。与其说郑忧的出现荡起了她心中的涟漪,不如说是郑忧身旁的那盆雏菊触动了她。事实上,如果那天出现在广场上的人换作杀手,换作任何一个人,惠英都会遇见她的初恋。电影中,惠英的设定就是一种小布尔乔亚式的人生,没有鲜明的个性,更没有什么人格魅力,只会扬着一张很傻很天真的漂亮脸蛋等待初恋。在遇见郑忧之前,她早已与内心中那个为她建桥的人相恋了,爱上郑忧也不过是她以为他就是一直隐匿的那个人,这使她的理想与现实契合,得到了双重的满足感,这样看来也并不是缘分使然。惠英期待的是满足她初恋心理的情感触觉,是那盆雏菊,她爱的也是她自己,只不过把这种爱投射在了那个送雏菊的人身上。

在众多影评中,人们认为这段爱是哀婉的、绝望的,从开头就注定要是一场悲剧。导演似乎也唯恐不能体现他想要的悲剧感。尽管艺术高于生活,但它的基础是源于生活,因此也绝不能脱离艺术真实。在这部影片中,作为国际刑警能够轻易沉湎于一个陌生女孩儿,杀手也可以为了她失去理智,惠英只需要坐在那里等着有人去爱她。这样的作品,未免是将人物安插在一个全然理想化罗曼蒂克式的语境中,违背了真实生活角色中人物形象的母体,以唯美之手毁了真实生活的内在逻辑,只是借助了国际刑警、初恋、杀手这样的头衔,打造出只适用于这部电影本身而没有任何代表性和永恒色彩的形象。从杀手的角度来说,《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里昂是荧幕中的经典形象,他的结局也是为了保护玛婷达献出了生命,但一切是那么合情合理,悲剧的塑造水到渠成。反观《雏菊》,除了杀过人,杀手没有任何作为杀手的特征,更像一个被莫名其妙的爱乱了方寸的高中男孩儿。关于爱的起因,如果将惠英换成任何一个雏菊田中会画画的年轻女孩,郑忧和杀手也都有可能爱上她。但玛婷达就是玛婷达,里昂只能爱玛婷达,他的呼吸只能为了玛婷达而停止。因此,《雏菊》的人物塑造并不鲜明,逻辑关联也很难成立。从这一点说人们受到的感动更多来自于唯美的艺术渲染,将自身带入到故事和角色中,满足了欣赏悲剧的心理预期,也满足了对纯洁无瑕初恋的外在审美,就像一只完好无损的花瓶。一旦人们稍稍动用理性去分析它,这种感动也会随之消逝——你不再能用想象力去让一切合情合理。

古罗马诗人奥维德说:“艺术的成功在于没有雕琢的痕迹。”由此说来,诸如《雏菊》这样的文艺片尽管本心都是想让人们相信爱与美的存在,但并没有把爱与美的宝物放进“真实”这个珠宝盒中。感动惠英的不是任何人,只是那盆雏菊。同样感动你的也不是爱情,是你丰富的想象力。真实艺术才是有生命的,永恒的意义也在于此——在任何时代,你邂逅这种感情的一瞬间,都会潸然泪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雏菊的更多影评

推荐雏菊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