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如何看待《头号玩家》中展示的未来世界?

梁栩
2018-04-07 11:10:34

《头号玩家》的最后一个彩蛋就是你自己

最近大火的商业科幻片《头号玩家》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流行文化的大杂烩,也是一个正义的反叛者最终战胜邪恶的乌托邦结局。在这一阶级异常分化的世界中,虚拟世界成了贫民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替代了资本家过度剥削所荒废的生活机遇。日常生活的贫瘠、感情的压抑、理想人格的幻想,都在资本家所营造的虚拟世界中得到实现。你可以弱小,你可以拘束,但只要打开游戏,一切幻想都能挣脱现实社会的束缚来到你眼前,只不过你需要用现实货币来支付这奢侈的幻觉——剧中男主角的姨夫用一套房的钱冲了Q币,却在一场混战中阵亡,瞬间失去了打工所赚下的积蓄。

这部剧最吸引公众讨论的地方就在于它的情怀:用一百多个流行文化梗致敬了现代人虚拟与现实交融的成长历程。电子游戏和动漫所代表的虚拟世界或多或少的替代了我们成长的现实社会中所缺失的那部分体验。

在前现代社会中,我们的日常生活过程是统一于一个稳固时空的——比如你所生长的乡村,你所生活的关中平原。你的社会网、你的观念和你的自我形象都扎根于这一时空。日常生活的过程就在这一相对封闭的时空中不断再生产。你的人格并没有从共同体中分化出去。

而进入现代社会以后,你的日常生活过程更多需要弥散于整个社会的因素来再生产,你的观念更加具有外在于这片乡土的社会性,你的关系更加广阔。你的人格和心理或多或少的脱离了身体所处的当下时空。由此所产生的观念世界与现实时空的裂隙——你对生活的期望、你对理想人格的幻想、你对理想关系的想象——破坏着日常生活过程的稳定性。因此,我们利用虚拟世界帮助我们在此岸世界中感受到彼岸世界的幻想——你的偶像是你对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感情、人格、身份等日常生活元素的期望。

最能满足这一需求的就是虚拟人格所带来的体验了。我们利用虚拟世界来弥合日常生活中的裂隙,让彼岸世界真实可感,让彼岸通过感官与此岸相互交融。剧中的底层贫民们生活在家徒四壁的贫民窟中,他们把大把的时间和金钱投入到幻想世界中。因此,他们得以在极端的社会环境中安心生活下去。

前面说过,在前现代社会中,你的人格并没有从共同体中分化出去。而在现代,你的人格随着社会分化而在时空上不再统一了。现代性的力量(主要为经济)逐步替代着你的日常生活过程中那些统一于本土的元素。因此,你的日常生活在时空上与身体所在的地域部分地分离了。

在齐美尔看来,你(主体)与客体(实现日常生活再生产的元素)之间的距离构成了你对客体的欲求,也是你对客体价值的估价。日常生活过程随着社会而分化,你的客体因此弥散出去了,你与客体的距离不再局限于一个固定时空中。社会加诸于我们的限制使得客体永远无法完全进入日常生活中。虚拟人格给了我们在平行时空中拥有这些客体的环境——游戏中的强大自我、美好的爱情、刺激的冒险,通过感官让我们在幻觉中体验到这些客体的存在。

这篇影评并不是在批判,而是在解释现代人存在于虚实之间的生活方式。对现代人来说,虚拟世界是刚性需求。由于现代人不再存在于一个稳固的时空范围内,他的人格随着现代性机制四处弥散。所以,虚拟世界就是重新收束破碎心灵的一个感官容器,我们在其中怡然自得,仿佛回到了乡土的怀抱。在那里,我们还是那个顶天立地的人,一个处在山川怀抱中的人。对你来说,文学的世界、动漫的世界和游戏的世界是心中似曾相识的“故乡”,对我来说,社会学也是那样的一个虚拟世界,只不过它高度抽象,但本质没有不同。

我们在电影院中为一个彩蛋而欢笑,仿佛看到了陪伴我们生活和心灵的老朋友。我们看到了曾经的虚拟世界,在荧幕上遇见了曾经满足甚至慰藉了心灵的偶像。但当影片谢幕,参演人员名单播放完毕时,很多人还坐在那里,等着最后一个彩蛋。但荧幕永远熄灭了,这一个虚拟世界永远留在了记忆里。在那黑暗中,你盯着屏幕,期待着它还会呈现些什么。但那里除了你自己之外什么都没有。这就是最后一个彩蛋:你活在虚实之间,你在那里遇到了自己。

53
5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3)

查看更多回应(13)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