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游记 东游记 7.0分

不如与天竞自由

斯搭迪
2018-04-07 08:50: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吕洞宾对白牡丹看似无情却有情,对何仙姑看似有情却无情。何仙姑在吕洞宾大婚前一晚,最后递给他宝剑,何尝不是知己好友的督促与信任呢?这一点上,牡丹以她的角度是永远也做不到的,爱情只能让她顺势而为。尽管神仙不能有爱情,吕洞宾和牡丹还是不断犯戒,他们的纠缠又何尝不是双方心底欲望的外现。只不过吕洞宾心里还是大爱胜过私情,而牡丹又是至情之人,所以才导致最后两人相忘于江湖,缘分已尽。

最后一集穿山甲一连串的质问,和何仙姑的回答,这一片段非常精彩。穿山甲认为:天庭规定不能有爱情,是不合理的。而全剧中韩湘子的故事;牡丹和吕洞宾;甚至还有穿山甲和何仙姑的互动,其实也在论证这一结论。可是何仙姑回答:天庭禁止爱情,本身目的在于戒欲念,保证天庭运转。这其实也很正确。可是,天庭的绝对权力不应该被质疑吗?通过二郎神和玉帝的种种粗鲁武断的行为,难道不说明体质的弊端吗?一个法律的绝对正确,从思想到行为的处处管制,又何尝不是制定方的绝对权力的体现吗?这难道本身不应该受到质疑吗?

的确,穿山甲的种种行为更多的是满足自己的私欲,可是天庭的绝对权威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两者又怎么有哪种更可贵呢?是非黑白由谁规定?又

...
显示全文

吕洞宾对白牡丹看似无情却有情,对何仙姑看似有情却无情。何仙姑在吕洞宾大婚前一晚,最后递给他宝剑,何尝不是知己好友的督促与信任呢?这一点上,牡丹以她的角度是永远也做不到的,爱情只能让她顺势而为。尽管神仙不能有爱情,吕洞宾和牡丹还是不断犯戒,他们的纠缠又何尝不是双方心底欲望的外现。只不过吕洞宾心里还是大爱胜过私情,而牡丹又是至情之人,所以才导致最后两人相忘于江湖,缘分已尽。

最后一集穿山甲一连串的质问,和何仙姑的回答,这一片段非常精彩。穿山甲认为:天庭规定不能有爱情,是不合理的。而全剧中韩湘子的故事;牡丹和吕洞宾;甚至还有穿山甲和何仙姑的互动,其实也在论证这一结论。可是何仙姑回答:天庭禁止爱情,本身目的在于戒欲念,保证天庭运转。这其实也很正确。可是,天庭的绝对权力不应该被质疑吗?通过二郎神和玉帝的种种粗鲁武断的行为,难道不说明体质的弊端吗?一个法律的绝对正确,从思想到行为的处处管制,又何尝不是制定方的绝对权力的体现吗?这难道本身不应该受到质疑吗?

的确,穿山甲的种种行为更多的是满足自己的私欲,可是天庭的绝对权威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两者又怎么有哪种更可贵呢?是非黑白由谁规定?又由谁掌控?

还有仙姑最后和穿山甲的对话也印象深刻。仙姑告诉他他对她的爱不过是感动了自己,最后穿山甲顿悟,了结了自己。在这段感情里,穿山甲一直被自己的执念所困,以为得不到仙姑的爱的原因是自己的出身。可是,最后那一秒,相信他那一刻是真的忘记了自己,正视了这段感情,这片刻的最后真情也是情深谊长、难得可贵,可以说穿山甲这刹那间已经了悟,了悟也不仅限于情感。

通天教主在坠落魔道之前也是太上老君的师弟,穿山甲也曾有和仙姑潜心修道之时,龙三的娘作恶无数,后也真心向善,前身是东阳真君的吕洞宾也一度被血咒所困。这是是非非、善善恶恶本在一念之间,这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之间,此刻的我,还是那时的我吗?种种因果,受外在影响,也在自身所致。面对同一情景,不同的人产生不同评估,不同心境,进而变为不同的人,外在境遇自身无法控制,可是自身却能控制自己对这境遇的心境,一切选择是必然,也无必然。

我想说,我的确很欣赏牡丹的至情至性。虽然有才气、仙骨的她,如果不陷于情劫会有更广阔的天空,可是她仍能听从内心的呼喊,执着追求那不可得到的爱情。身为旁观者的我们,又怎么忍心斥责她的莽撞呢?可是谁又能说吕洞宾最后的一番表白不是真情实感呢?我们无法怀疑他们的真情,毕竟真情本来就瞬息万变。牡丹的重情,吕洞宾最后选择大义,都是听从了听从了自己内心的选择与呼唤,这才是真正的应了片头曲那句:“不如与天竞自由”。

毕竟石头无情。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游记的更多剧评

推荐东游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