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 甜蜜蜜 8.8分

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卡肉艾伦德
2018-04-07 07:17:2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评首次发表于 个人微信公众号:carolisland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很迷恋90年代的香港电影,那个永远无法复制的黄金年代。那时候的香港电影里,哥哥还意气风发,张曼玉才刚刚开始崭露头角,王家卫拍了处女座《旺角卡门》。

那时候的香港,霓虹闪烁,灯红酒绿,是大陆人无限向往的地方。

今天要聊的片子由陈可辛指导,张曼玉和黎明主演的《甜蜜蜜》。这部电影是90年代香港电影的经典,但给我的感觉却与其他港片不同。就像它的英文译名 Almost a love story,所以除了爱情以外,电影更多的聚焦了小人物的奋斗,时代的变迁,以及异乡人的悲凉和无奈。

如果你以前看过,那今天可以跟我一起回顾一下,如果没看过,那你更不能错过这部经典了。

电影开头,黑白的画面下,通往香港的列车到站了。黎小军是个典型的北方小伙,老实肯干,他从天津来到香港投奔姑妈。他并不想来香港开创什么大事业,只是想赚够了钱把老家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接过来。面对香港这个高速发展的大都市,他对一切感到新奇,却又对一切感到无所适从。

他带着这份兴奋和恐惧遇到了在麦当劳打工的李翘,李翘在黎小军用蹩脚的粤语点餐时,用普通话提醒了他,脑子一根筋的黎小军立刻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可是李翘跟他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她不像黎小军那样随波逐流,她有理想并且一直为了实现理想奋斗。同时打几份工,炒股,做生意;所有能赚钱的事情她都尝试了一遍。黎小军像一个天真的孩子,跟在李翘身后;又或者说像一个任劳任怨的战友,成为了她最踏实的后盾。

然后很自然的,爱情就产生了。两个相互吸引的灵魂,总是可遇不可求的。伴随着邓丽君的那首《甜蜜蜜》,她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上,仿佛回家一样的温暖。可是他们内心都很清楚,这段感情是没有结果的。你有你的未婚妻,我有我的理想,不过是两个孤独的灵魂想在异乡紧紧拥抱,互相取暖罢了。

“你来香港的目的不是我啊,我来香港的目的也不是你啊。”

在巨大时代潮流的推搡下,爱情显得那么不值一提。李翘炒股失败,欠了很多债,只能来到按摩店打工。然后她遇见了曾志伟饰演的黑社会老大豹哥。

李翘说她什么都不怕,只怕老鼠。第二天豹哥说,我带了个朋友来见你啊。在豹哥满背的青龙纹身中,多出一只米老鼠。李翘笑了。

对于李翘来说,黎小军像初恋一样美好,他的世界单纯简单。她曾经问他,你的理想是什么。他说,我没有理想。她说,我的理想就是能够在香港买一套房,再回老家给我妈盖新房子。他天真的说,那我的理想就是能够娶小婷吧。

这样的人,无法给李翘她想要的生活。在如何生存这个巨大的命题下,她没有精力为这样的爱情透支。豹哥可以为她打开人生新的篇章,实现她的价值,成为她一直想要成为的人。所以李翘的选择就显而易见了。

多年之后的久别重逢,是在黎小军的婚礼上。黎小军实现了将小婷接到香港的理想,李翘也成了雷厉风行的女老板。看似都功成名就的两个人,眼神里退去了当年的热情冲动,多了一丝无奈和辛酸。远方和理想之所以美好,是因为那是属于你自己心中的神龛,当这些单纯的美好与物质和欲望纠缠起来,一切都跟你曾经预想的不再一样。

香港在那个年代吸引人的原因在于,那是一个可以实现理想的地方。只要你努力,这里有数不清的机会让你成功。黎小军和李翘像是代表了两类在香港奋斗的大陆人;一个踏实肯干,只要能勉强在这个大都市里生存下去,就对生活满足;另一个拥有更大的梦想,忙忙碌碌颠沛流离,拼命想要挤入这里的上层社会。可说到底,香港无法提供给他们归属感。李翘有房有车,开了一家又一家新店;黎小军有小婷陪在身边,工作稳定。可他们心里却是空虚的,也使他们开始重新审视两个人当年的爱情。

当他们重新回到当年的小旅馆,同样的房间,黎小军说,这里一切都没变,床还是我们的。李翘神情突然落寞,黎小军,这里没有东西是我们的。

命运的齿轮继续转动,从香港转到纽约。李翘的人生经历了大起大落,黎小军跟小婷分手;硕大的纽约使他们一次次擦肩而过,人到中年却依旧漂泊。

面对时代的变迁和异乡人的无奈,导演安排了这样一幕,李翘作为导游带着从大陆来的游客在自由女神前拍照,他们告诉好不容易拿到绿卡的李翘,

“以前那些人都往外面走,可现在都回去了。很多香港人都到我们内地去打工,以前出来的人都后悔,现在还是国内赚钱的机会比较多。”

年轻的我们总是对未来充满憧憬和愿望,我们希望能够得到好的机会施展自己的才华,也希望能够在每次做决定的时候都选择正确的那条路。可是时代弄人,命运弄人,总有一些事情是我们无法左右和预估的。回望李翘和黎小军的这十年,他们的每一次选择都在不断改变着彼此的命运,时而错过,时而交集。

陈可辛终究是一个善良的导演,这份善良体现在他相信无论命运如何颠沛流离,你与那个相爱的人,总会相遇在街角,耳边想起那首熟悉的《甜蜜蜜》,一切仿佛美好如

《甜蜜蜜》这首歌彷佛一条纽带,它链接起电影的整个故事,主人公的相遇和重逢都是因为这首歌;同时这首歌成了所有在香港的大陆人的联系和寄托。“只有大陆人才喜欢听邓丽君啊”,异乡人在香港面对的歧视和艰辛,都在这首歌里使观众引起共鸣。

《甜蜜蜜》是一部非常优秀和经典的作品,能够分析解读的角度很多。片子中的配角也都有自己的故事,增添了影片内容的丰富性。

几年前第一次看这部片子时,我也为男女主角兜兜转转十年的爱情感动。可如今再看,最让我动容的两个人物是姑妈和豹哥。

我这辈子最开心的那一天,就是威廉带我去半岛吃饭,我趁着他不留意,偷了我们用过的刀叉杯碟,现在偶尔拿出来看一下,仍然是很开心,可能威廉早就不记得我了,不过不要紧,我记得就行了,想一下,我现在这么老这么难看,他不来找我其实都是好的。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以前都不是这样,傻女,听我说,现在立刻回家,洗个热水澡,明早起来,满街都有男人,个个都比豹哥好。

爱情在这部电影里,像一个背景色;通过爱情来讲述时代,讲述香港是陈可辛的高明之处。结尾两个人在纽约街头的相遇,留给观众一个开放性的想象空间;陈可辛接受采访时说,我没有讲完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故事在每个观众心里应该有不一样的模样。

两个人相遇是缘分,能不能走下去靠的是运气。在我心里,我更希望他们没有再重逢,在街角的擦肩而过好过好久不见。有的事情就应该充满遗憾地留在过去里,没讲完的故事也就算了吧,太过完美的事情总显得不够现实。

但还是希望,我们都能拥有这样完美的缘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甜蜜蜜的更多影评

推荐甜蜜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