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撒把 大撒把 7.8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6 21:41:22

影片将当代生活中“出国热”的社会现象作了富有独创性的艺术再现,新颖独特,给人以亲切的感悟和思考。全片不去顾及涌出国门者的是是非非,也不把出国本身想得多么好或感到那么坏,而是深切关注受出国风震动的男女留守者们的生活和心态;对男女留守者从独守空房的孤独到重遇佳偶知音的戏剧性情景,表现得平淡从容、幽默轻快,全然有别于上影厂拍摄的《留守女士》。它们之间各有其味,各显神采,所不同的是,《大撒把》在追求雅俗共赏的审美效应上取得突破性成就,这是弥足珍贵的。能引起雅俗共赏的重要基础是艺术内容所蕴含着的现实生活的广度和深度,人物思想感情所具有的认同感和亲切感。片中男女留守者各自面临失去正常生活的困境,他们素不相识,性格气质迥异,却在孤独的心境中相互理解、相互接近,以至互予关怀,而这又来得并不轻易,更不廉价。顾颜第一次主动访问林周云,自以为跟她同病相怜,可聊解寂寞,而林周云那时还满怀希望,等着跟丈夫在异邦团聚,故并不理会他。可是林周云一等再等,终于跟顾颜有了相同的生活体验和感情危机后才走到一起。他们寂寞无奈的人生苦涩感,渴望重获人间温馨的真情,在春节假日,假扮夫妻模拟家庭生活的那份深切情意,既是纯真的

...
显示全文

影片将当代生活中“出国热”的社会现象作了富有独创性的艺术再现,新颖独特,给人以亲切的感悟和思考。全片不去顾及涌出国门者的是是非非,也不把出国本身想得多么好或感到那么坏,而是深切关注受出国风震动的男女留守者们的生活和心态;对男女留守者从独守空房的孤独到重遇佳偶知音的戏剧性情景,表现得平淡从容、幽默轻快,全然有别于上影厂拍摄的《留守女士》。它们之间各有其味,各显神采,所不同的是,《大撒把》在追求雅俗共赏的审美效应上取得突破性成就,这是弥足珍贵的。能引起雅俗共赏的重要基础是艺术内容所蕴含着的现实生活的广度和深度,人物思想感情所具有的认同感和亲切感。片中男女留守者各自面临失去正常生活的困境,他们素不相识,性格气质迥异,却在孤独的心境中相互理解、相互接近,以至互予关怀,而这又来得并不轻易,更不廉价。顾颜第一次主动访问林周云,自以为跟她同病相怜,可聊解寂寞,而林周云那时还满怀希望,等着跟丈夫在异邦团聚,故并不理会他。可是林周云一等再等,终于跟顾颜有了相同的生活体验和感情危机后才走到一起。他们寂寞无奈的人生苦涩感,渴望重获人间温馨的真情,在春节假日,假扮夫妻模拟家庭生活的那份深切情意,既是纯真的友谊,又似真诚的爱情……这种种执着于人间美好情怀的精神向往令人感动又感叹。全片以这种温馨的情致点化出时代对人物心灵的撞击,社会生活的变动,新旧秩序的交替,人们正常生活总是在不断地受到影响,人生面临孤独尴尬的缘由及其表现情态绝不可能相同。然而,顾颜、林周云对人生这一困境所流露的那份真切自然的情感体验,相当真实地折射出当代都市人较为普遍的心理轨迹。他们身上表现了普通人的感情和心态。贴近现实生活,无论是所处尴尬无奈的境遇,还是执着于对善良和真情的渴望,都能勾起人们心灵间的相通。有的观众曾由衷地谈到观片的深切感受:“你没有影片中男主角连续把两个漂亮姑娘送出国的勇气,但你试着去理解那种大彻大悟的潇洒。”

影片并不刻意地去营造故事,而是在极其生活化地展现有关的都市生活:在机场、单元楼房、日本料理、时装店、大使馆,以及京城名胜等场景中,去表现人物活动的自然流程,使人似乎漫不经心地进入故事情景中,不知不觉地置身于人物的感情波澜中,毫无那种排斥感和疏离感。真切自然的生活情景,浓郁温馨的情调,质朴的气氛,十分和谐地体现了导演执着追求的“平平淡淡最是真”的艺术风格。从情节发展看,三年中顾颜两次到机场送别,头尾景同情不同,无论是与妻子间,还是与林周云间,生活进程中带来的感情冲撞,掀起的阵阵波澜都在时间流程中静静地流去,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跌宕和曲折尖锐的冲突。从人物感情纠葛情态看,顾颜和林周云从相识到相爱,经历一次又一次的邂逅相遇,而又自然地一次次分手,偶然性融化于朴实的日常生活中。最后那份难舍难割的深情,犹如小溪流水缓缓蓄积而成,然而这悠悠深情爆发之时又是中断之日,可是没有终了,还在过程之中。人物的那种充满内在张力的激情寓于平静自如之中,尽管没有那种死去活来的爱,撕心裂肺的恨,然而却深深拨动着千万人的心弦。影片还渗透着变动中当代京人身上传统与现代交织的文化心理,及其形态上独有的神韵,以其强烈的新鲜感和亲切感吸引着广泛的观众。顾颜陪林周云在出国前去长城、故宫、圆明园拍照留念,在京城现代化的生活景象中增添传统文化名胜的风采,自然流露出京人潜在的文化情绪。一些传统的京人生活习俗巧妙地融入新的生活变动中,大年三十顾颜自带面粉、肉馅,外加顺手挪用邻居家一棵白菜,到林周云家搭伙包饺子、吃饺子共度除夕,画龙点睛地演出京味独有的本色。更内在的是顾颜的心理感应中浸透着浓郁的京味文化意蕴。面对困境仍不乏京人生活中常有的那种自信自负自嘲自讽的幽默;善解人意的宽容大度;理智控制感情的气概,毫无英雄状的“随它去”的洒脱精神。京味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文化深厚传统,它的涵盖面和代表性是其他任何地域文化所不能替代的。人们联想到现实中面临的诸多人生困境,从顾颜身上能感悟到他尽管留有难以摆脱的惆怅和悲凉,而能拥有那份精神上的超脱是何等不易和珍贵。

影片男女主角的表演富有光彩,葛优、徐帆成功创造了个性鲜明、独具魅力的人物形象,这也显示了导演的艺术功力和明智选择。葛优、徐帆充分发挥各自的气质和演技的潜力,契合影片总体风格的要求,深入到人物的感情世界中,跟角色化为一体,动作、情绪和神态真切自然,洒脱自如。徐帆演林周云是第三次涉足银幕,扮演这一角色难度较大,主要是活动空间有限,又以内心感情戏为主,能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获得“金鸡奖”最佳女主角提名,显示出较深的艺术潜力。她对林周云在不同情境中的心态变化和感情起伏,都有真诚的感悟和清晰细腻的把握。她开始等待丈夫接她出去时踌躇满志,在顾颜面前声称,她丈夫跟顾妻是绝然不同的;一年后手续办好等签证时满怀欣喜,似乎已是十拿九稳,兴致勃勃地让顾颜为她拍摄北京名胜古迹的纪念照;可是,又是一年过去的等待,除夕晚拨通大洋彼岸的电话发现丈夫并未等她,心情沉重而疲惫,从电报大楼走出时脚步缓慢,低头潜行;而等了三年终于获得签证时又惘然若失;跟顾颜萌发的真情又难以割舍。这些不同心态的表演都体现出内心充实,外表沉稳,顺乎其然而又富有张力。她与葛优交流显得轻松自在,配合默契。葛优对顾颜形象的成功创造使影片大放光彩,他对顾颜这人物俗中含雅的把握分寸得当,浑然一体,对他身上洋溢着的京味神韵更是表现得惟妙惟肖。他在发挥自身素质潜力的同时又加以必要的控制,将本色融于角色性格的创造中。从外表看,他还留有《顽主》、《编辑部的故事》中人物某种影子,然而精神气质上却已全然不同,同样是表现都市生活,又都是富有京味特点的普通人,却毫无重复和雷同。葛优出色的、富有魅力的表演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真是实至名归,顺理成章。

葛优的表演素有放松自如的特色,而在顾颜身上表现出来的“松”显得有厚度,松而不失于水,没有那种不着边际的故作潇洒的漂浮感。在整体表演风格中始终交织着幽默轻快和质朴稳重,寓真情于调侃戏笑中。葛优不露痕迹浑然一体地将顾颜性格上的反差与矛盾和谐统一起来,他在平庸俗气中蕴含着高雅和不凡;在窝窝囊囊的忍受中展示着男子汉的坚强;在人生窘境中仍诚挚地付出真情。他把握这中间的“度”已进入“化”的境界,一举手,一投足,收放自如,得心应手。顾颜接到妻子代理律师离婚协议书后,面对林周云深切关怀之情,在自嘲自解、平静坦然外表下,强压内心的悲凉和痛楚。人物此时感情激烈,心理复杂,展示着性格的重大变化和精神上的升华,演好这场戏对全片的成功关系重大。葛优在这里演出人物的魂,将一个凡人灵魂中的不凡酣畅淋漓地展现在观众面前。他将妙语连珠的幽默机敏推向极致,什么“我干嘛哭啊!都活着,我哭谁呀!”“她没把我怎么样,你不用代表全体出国妇女安慰我!”“别,别嘿!临走,临走别招我犯错误……”真是举重若轻地表达了人物那份沉甸甸的高尚情操。葛优娴熟自如的表演充分体现了全片的风格和导演的追求。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撒把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撒把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