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6 21:07:09

在当代世界影坛上,当好莱坞电影不断向全世界兜售着多少与现实相连的、并具有一定国际性主题的梦幻、暴力、各类社会问题以及高科技的视听文化时,英国的电影工作者们则在这场世界电影的大战中显得有些“题材褊狭”。他们似乎只能去制作一些莎士比亚的经典戏剧、对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生活的精致展示,和一些表现英国下层工人阶级生活的小故事。不过,尽管这些影片在票房上无法与好莱坞的重头影片抗衡,但他们独特的视野,对不同时代英国的社会风貌及文化的精致展示,仍给世界电影的艺术画廊增添着一幅幅令人回味无穷的精品。特别是其中的一些优异之作,在精致的画面和散发着自然、优美气息的日常生活场景下,令人惊异地揭示着时代运行内部涌动着的汹涌的波澜,堪称欧洲电影经典中的一脉。

根据20世纪英国著名小说家福斯特的同名之作改编的《霍华德庄园》即是这类影片中的一部。在这部以维多利亚女王之后的爱德华时代为背景的影片中,展现给观众的是一片片伦敦郊区的迷人风光,优雅的客厅里一串串的对话,几个家庭的主要人物之间令人捉摸不定的友谊和对立关系,以及似乎被这一切所围绕着的剧情的核心——财产继承权问题。但是,即便是这一大有文章可做的剧情主题,似乎也

...
显示全文

在当代世界影坛上,当好莱坞电影不断向全世界兜售着多少与现实相连的、并具有一定国际性主题的梦幻、暴力、各类社会问题以及高科技的视听文化时,英国的电影工作者们则在这场世界电影的大战中显得有些“题材褊狭”。他们似乎只能去制作一些莎士比亚的经典戏剧、对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生活的精致展示,和一些表现英国下层工人阶级生活的小故事。不过,尽管这些影片在票房上无法与好莱坞的重头影片抗衡,但他们独特的视野,对不同时代英国的社会风貌及文化的精致展示,仍给世界电影的艺术画廊增添着一幅幅令人回味无穷的精品。特别是其中的一些优异之作,在精致的画面和散发着自然、优美气息的日常生活场景下,令人惊异地揭示着时代运行内部涌动着的汹涌的波澜,堪称欧洲电影经典中的一脉。

根据20世纪英国著名小说家福斯特的同名之作改编的《霍华德庄园》即是这类影片中的一部。在这部以维多利亚女王之后的爱德华时代为背景的影片中,展现给观众的是一片片伦敦郊区的迷人风光,优雅的客厅里一串串的对话,几个家庭的主要人物之间令人捉摸不定的友谊和对立关系,以及似乎被这一切所围绕着的剧情的核心——财产继承权问题。但是,即便是这一大有文章可做的剧情主题,似乎也被导演搞得断断续续,缺少如好莱坞影片中的刀光剑影和血腥气。除了最后巴斯特突然死于查理的剑下这一场景外,这一剧情大部分都被淹没在不连贯的对话和一大堆松散的日常生活景象和人物关系之中。

然而,在这个充满英国式的自然、优雅风格的故事中,导演艾弗里却十分准确地追踪着福斯特原小说中的隐喻,描绘出了一场发生在有产阶级的“客厅”里的“内部战争”。影片中的人物实际上代表着英国资产阶级的三个阶层:高居于这个阶级上层的是工商资产者威尔科克斯一家。他们外表温文尔雅,内心却冷酷无情,并以拥有无穷的财产、汽车和一座座别墅而构成英国资产阶级兴盛的外貌。以玛格丽特姐妹为代表的施莱格尔一家居于这个阶级的中层。她们有着稳定的经济收入,同时又有着深厚的文化和艺术修养。她们崇拜康德和黑格尔的哲学,喜爱贝多芬的交响乐,追求思想的自由和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和友谊,并对人富有同情心。因此,如果说威尔科克斯一家代表了英国资产阶级中的“贪婪、利己和物欲”的一面的话,玛格丽特姐妹则成为这一阶级中追求“平等、自由和高雅的精神生活”的理想主义的化身。正如影片所展示给我们的,这一“物质”和“精神”的对峙并不能代表英国资产阶级的全部。在这一阶级的下层,还有巴斯特及他的妻子米基一家。他们是挣扎于这一阶级底层的小资产者,依靠自己的劳动度日,并随时有可能被一个来自自身或他人的错误抛入生活无着的灭顶之灾中。

围绕着这三组人物,影片展示了20世纪初的爱德华时代,这个已居于英国社会主导地位的阶级内部不同阶层之间的关系及命运。更明确地说,它是一幅英国资产阶级内部之间互相争斗、关联、依赖以及不断分化的世俗生活画卷。而对它的考察,无疑将成为对英国社会变迁和历史命运的一次巡礼。

在这部由充满婚姻、爱情和关于财产继承权故事构成的现代英国资产阶级的世俗生活长卷中,我们可以看到握有无穷财富的威尔科克斯一家在这一阶级中所具有的“权威”地位。他们不但掌握着社会的经济权柄,成为现代英国工业社会的支柱,而且,他们对于这一阶级内部的其他阶层也具有着无可置疑的支配力量。挣扎于这一阶级底层的小资产者巴斯特一家完全处于冷酷无情的威尔科克斯一家的操纵和摆布之下。米基不但在少女时代就已沦为老威尔科克斯的玩偶,巴斯特最后也无辜地死在威尔科克斯家庭继承人的手里。甚至威尔科克斯无意中的一句话,就铸成了他们悲剧的命运。而相比之下,施莱盖尔和威尔科克斯两家之间的关系就要复杂和微妙得多。作为英国中产者的一把“双刃剑”,两个家庭及其成员之间处在一种互相依赖、冲突,而又“剪不断,理还乱”的荣辱关联之中。这里有一种资产阶级的物欲对精神点缀的需要,同时,也体现着资产者的精神理想和“高雅生活”对物质的依赖。因此,影片一开始,威尔科克斯的小儿子保罗就与海伦堕入情网。这似乎为两家之间的关系奠定了一种隐喻式的基调。随后,尽管这一姻缘很快就被拆散,但两个家庭之间的关联也从此展开。当然,两个家庭中的不同成员对于这一关系的态度也是不尽相同的。更加激进和单纯的海伦对威尔科克斯一家的贪婪是无法接受的,而老威尔科克斯的孩子们也看不惯曲高和寡的玛格丽特。但是,一种超越了个人好恶的力量或者说是需要,终使这两个家庭紧紧联系在一起。施莱盖尔家族里较为成熟的玛格丽特深谙富有的威尔科克斯家族对于自己追求精神、文化高尚理想的重要(这一点,她从同样富于诗的才情,而终于被贫困所吞没的巴斯特的命运中也得到了反证),因而不惜屈身俯就,或者说委身高攀,嫁给了贪婪冷酷的老威尔科克斯。不过,这一带有资产阶级精神文化对物质力量附庸色彩的婚姻只是这种阶级内部关系中的一面。在玛格丽特的妹妹海伦身上,则体现出具有自由精神的资产阶级精神文明对资产者物欲世界的顽强抗拒和试图独立的精神。这使她毅然告别了姐姐,在欧洲流浪,并以身相许,怀上了巴斯特的孩子。就此,影片展示给我们的是这样一幅现代英国社会的图景:在已居于主导地位的资产阶级内部,作为工商业代表的大资产者不但在不断摧毁着小资产者的命运和梦想,同时,在它的重压之下,也导致了位于中间地带、代表着资产阶级文化知识阶层的分化。而更加意味深长的是,这种资产阶级的物质与精神文化的联姻,构成了对生活于下层的小资产者具有决定性的毁灭力量。我们看到,巴斯特虽然倒在威尔科克斯儿子的剑下,但却是死于象征着资产阶级精神文明的书籍的重压。这一残酷的事实似乎说明了资产阶级物质和精神的文明所具有的同样的残酷性。

由此,影片中的那座将这三家人聚集在一起的霍华德别墅就变成为现代英国社会的一个象征和缩影,而对它的继承权问题则隐喻了对英国社会未来命运的探讨。在这里,导演艾弗里显然继承了原作者的富有人文精神的理想。我们看到,那座绿草如茵充满田园风光的霍华德庄园终于被转到了代表着文化精神生活的玛格丽特的名下,而它最终则将被海伦与生活于这个阶级下层的巴斯特的私生子所继承。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充斥着金钱霸权的时代,这一富于隐喻性的结果表现了创作者对于一种更加合乎人性和顺乎自然生活的人文理想,也必然会给由于资本主义物质生活的高度发展带来精神扭曲的当代观众带来一种浪漫的温情。

本片导演詹姆斯·艾弗里1928年出生于美国的加利福尼亚的伯克利,最初在奥莱根大学学习美术,后转入南加州大学学习电影专业。在校期间及毕业后,他在美国和欧洲拍摄了一些纪录片。1960年代初,艾弗里在亚洲协会的资助下来到印度拍摄关于当地的纪录片。在那里,他结识了当地的制片人伊斯梅尔·麦钱特和生于德国的犹太人剧作家鲁斯·普罗厄·贾布瓦拉,从此,三人开始以印度为基地,为世界制作英语片。在30余年里,他们三人共同合作制作了数十部影片,并以1965年的《上演莎士比亚戏剧的人》一片开始享誉世界。艾弗里虽然也曾到美国拍片,但一直奋斗于好莱坞主流电影之外,而作为一位艺术片大师受到世界影坛的尊敬。在拍摄本片之前的1986年,他曾和两位同伴合作,把福斯特的另一部小说《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搬上银幕,并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如今,三人再次携手,拍摄了又一部福斯特的名作《霍华德庄园》。影片的成功不仅使观众重温福斯特笔下现代英国社会的历史风情,也使三位创作者成为世界电影史上最持久的合作典范,从而获得“银幕铁三角”的美称。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霍华德庄园的更多影评

推荐霍华德庄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