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想为飞盏写的一些文字

有风
2018-04-06 20:54:5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虽然布控设防皆已竭尽全力,平章也至始自终一脸镇定,可当我看着他时,仍有种不安忐忑在心头来回冲撞。即便他不露异色,作为多年好友的我还是感知到了他隐匿在心底的一丝忧愁。


翌日一早,我就赶往长林府去看望平旌,一路形色匆匆,心事重重,根本没有心情好好看看这个儿时常来现已久未踏足的府邸。

小雪一身青衣,就立在平旌的床边,有那么瞬间,我心头一滞。

虽然曾无数次或隔着柱子、或绕着车帘遥遥望向她,以暗自确认她是否平安喜乐,我也以为我已经可以坦然的面对她了,可如今就这么突然近距离的与她站在一起,我还是紧张心慌。

我唤她“世子妃”,请她“借一步说话”。

跨出药烟弥漫的房门,我朝着廊外暗呼一口气,才终有勇气转头直视她的面庞。她真美啊,即便嫁作人妇十余年,她还是同我记忆中的那般动人美丽。

我不能细细端详她的面庞,这于礼不合,于情难容。我嘴上说着些明知平章早已说过的、宽慰她的话,末了竟鬼使神差地加了句“照顾好自己”,话才脱口我便知不妥,果然话音未落就看见小雪的一双明眸抬起来看向了我,我忽然心惊神清,不禁再一次懊恼自己的傻气与莽撞,荀飞盏你真是

...
显示全文

虽然布控设防皆已竭尽全力,平章也至始自终一脸镇定,可当我看着他时,仍有种不安忐忑在心头来回冲撞。即便他不露异色,作为多年好友的我还是感知到了他隐匿在心底的一丝忧愁。


翌日一早,我就赶往长林府去看望平旌,一路形色匆匆,心事重重,根本没有心情好好看看这个儿时常来现已久未踏足的府邸。

小雪一身青衣,就立在平旌的床边,有那么瞬间,我心头一滞。

虽然曾无数次或隔着柱子、或绕着车帘遥遥望向她,以暗自确认她是否平安喜乐,我也以为我已经可以坦然的面对她了,可如今就这么突然近距离的与她站在一起,我还是紧张心慌。

我唤她“世子妃”,请她“借一步说话”。

跨出药烟弥漫的房门,我朝着廊外暗呼一口气,才终有勇气转头直视她的面庞。她真美啊,即便嫁作人妇十余年,她还是同我记忆中的那般动人美丽。

我不能细细端详她的面庞,这于礼不合,于情难容。我嘴上说着些明知平章早已说过的、宽慰她的话,末了竟鬼使神差地加了句“照顾好自己”,话才脱口我便知不妥,果然话音未落就看见小雪的一双明眸抬起来看向了我,我忽然心惊神清,不禁再一次懊恼自己的傻气与莽撞,荀飞盏你真是没脑子!

小雪依旧一言不发,我怕极了是我方才出言不逊惹恼了她,便也不等她出声就急急转身离去。

我记不清自己是怎样离开的长林王府,我不知道我的背影是否还能给小雪留下一个师兄该有的样子,我只心里清楚自己是怎样的狼狈不堪。


在山林中与平章分别后,我心中的不安愈来愈强烈。

即便后来悉知平章拿到玄螭蛇胆安然下山,我也活捉了濮阳缨,我一颗悬着的心也未真正放下。

究竟是什么呢,有哪里不对劲?

在处理完宫中禁军的接驾准备后,我匆匆赶往长林王府,不料半路被东青告知“世子身中霜骨之毒并决意牺牲自己以换取二公子的性命”!

顿时我犹如五雷轰顶,不顾一切的飞奔向长林王府,眼角早已噙泪。我了解平章的为人,我也完全明白他这么做的原由,甚至如果我是他,我也一定会做出相同的决定,可我还是要去长林王府,因为阻止他,是我荀飞盏唯一能做以及必须要做的事情。

当我被家丁拦在门口时,我就知道东青说的都是事实了,平章的处境必定凶险万分,所以世子妃才会下令全府闭门戒严,就连我也不得入内。于是我便再顾不得礼数,放声大喊着“小雪”,我要见她,我要阻止她!平章你不能死,你一定不能独留小雪在这世上啊!

可却未曾想到,她一身劲衣,英气逼人,横刀将我拦在门外。

我知她情深,却不想她与平章竟是这样的夫妻同心,情比金坚。

她对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清晰又模糊,字字扎在我的心口,又如空谷回音般在我耳边荡响,当时我听得分明,可她一转身我就完全想不起她说了什么。

我只记得,她的刀尖对着我,眼神凌厉,若不是她握刀的手一直在颤抖,我恐怕要信了她此时真的刚毅坚强,如利刃,如寒冰。平章与她青梅竹马,我又何尝不是,她此时看上去朗朗大方,掷地有声,可实则脆弱无助到了极点。

她怨我也好,怒我也罢,如果这是她想要的结局,那我自然愿意放手。

我只是怕,怕平旌出事,怕平章出事,我怕,这世间无人能护小雪周全,我恨我自己,眼看着一切发生却又什么都做不了。

我面前的长林王府将大门缓缓关上,小雪削瘦虚弱的背影终于消失不见,我僵硬地转身,早已破碎的心又再次剧烈的抽痛起来。

天,又开始下雨。


乾阳殿外,我看到的是一身戎装的小雪,红衣银甲,墨发如瀑,周身风华,无以伦比。

这样的小雪满心满眼唯有我身旁的平章而已,我看着平章向她走去,我听着她与平章温言软语,不由地叹了一口气,真想对天发问,如此一对璧人就要阴阳两隔,老天你何其忍心啊!


数年之后,我在琅琊阁与小雪重逢。

我与小雪围桌而坐,她发间插着素雅的玉簪,着白底蓝纹衣裙,较以前多了几分为人母的柔和娴雅。

她为我煮水泡茶,接风洗尘,窗外就是琅琊山泼墨般的景致,鸟鸣泉滴,静意流深。周围是如此宁静美好,恍若置身世外桃源,我不由再次失神失仪,说出些不合礼数的话来,还好平旌的到来,打破了我们两人之间的尴尬情形。

见到策儿乖巧可爱,小雪也得以暂放哀思,脸上重现笑容,且有平旌和琅琊阁护佑她们母子周全,我实无可担忧之处了。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回去吧,回去吧。”


我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快地再登琅琊山,此次一别,我知前路凶险,难保平安,临行前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她们母子二人,然而我能做的全部,也只是说一声“照顾好自己,多保重”。

这日,天气晴朗,惠风和畅,她一身蓝色,清澈明净,令我想起了冬天的玄武湖,冷冽幽静,仿佛在等漫天飞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