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聊聊《暴裂无声》的神来之笔和两个焦点问题

小佺
2018-04-06 看过

《暴裂无声》有一个神来之笔,当时看到整个人都炸了,应该有不少豆伴都有同感吧?

徐律师和张保民来到山洞,前者从里面抱出了自己的女儿。

看着面如死灰的媛媛,想必此时绝大多数观众已经猜到磊子和媛媛手牵手的一幕是灵魂了。

然而,导演没给观众倒吸一口凉气的时间,马上拆了一个更炸的包袱。徐律师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就这么死了,歇斯底里地喊她。

这时,作为灵魂的媛媛听见了父亲的呼号,转身看见了他和自己的尸体。接下来镜头回转到现实世界,媛媛果真艰难地回应,“爸爸……”

媛媛被叫活了。

看到这,我别过身去对妻子说,“这是叫魂。”

妻子盯着屏幕,肯定地点了点头。“但张保民是哑巴,他连魂都叫不了……”

听到这个,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真是神来之笔啊……也许磊子从来没怨恨过自己父亲的鲁莽,但成为灵魂的他,转头看见身边的媛媛重新回归肉体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时,心里也难免无声暴裂:窝囊废。

相信,我们都能理解张保民“哑巴”的设定:最底层的人,不是说话没用,而是根本就丧失了说话的权利。

通过剧情层层推进,我们越发坚定这一理解。不过,无论是描写张保民只通过拳头解决问题而不得,还是在公安局里给警察看舌头的桥段,我总觉得,关于“底层失语”的讲述还是差点儿意思。

终于,在山洞里,导演给了角色和观众致命一击,我们必须相信了,有何希望可言?找回磊子从最开始就注定了是徒劳。这并非由于他早已被射杀,而是因为蝼蚁压根儿就没有谈论生死的资格。

昌万年能掌握他人的生死,徐律师能掌握女儿的生死,张保民只能掌握自己的生死。可这是张保民想要的吗?

他早想死了吧?也许,舌头断时,他就想死了;也许,刺瞎乡亲眼睛时,他就想死了。可他为何没死?因为死不了,他注定了要赖活着。

以上就是我关于这个神来之笔的感慨了。下面的内容是想再聊两个焦点问题,因为我发现还是有一些和其他影评不同的看法。

1.磊子是怎么死的?

结论:磊子是被昌万年误杀致死的。

原因:通过丁屠户小孩最后的画,我们已能肯定,是昌万年射杀了磊子。但昌万年的动机为何却各有看法。我的想法是“误杀”,而并非昌万年神经嗜血,亦或磊子无意中知晓秘密被杀人灭口。

不去反驳其他人的观点了,只说自己的设想。昌万年逃脱了非法采矿的法律制裁,心情大好,于是搬出弓箭想射点儿什么。他看见了正在牧羊的磊子,于是便问多少钱一只,想打猎了。

这时,磊子要么拒绝了,要么向老爹一样不说话。昌万年兴致来了自然是挡不住,居高临下地认为杀了多少补钱就是,于是便开始屠杀羊。

这下,磊子不干了,天真地去保护羊。而也因此,他被昌万年误杀了……

2.昌万年想要的证据到底是什么?

结论:射杀了磊子的箭矢。

原因:昌万年一直想要证据,甚至不惜绑架徐律师的女儿。很多人认为是非法采矿的证据,但这有两点说不通。第一、非法采矿已经被坐实了;第二、徐律师真的不知道。

为了说明证据是箭矢,需要回顾几个细节。一是昌万年第一次看箭时,画面展示其中一支少了矢,这时他忧心忡忡;二是昌万年发现张保民刺自己大腿的东西,竟是丢失的矢,疼痛之下又释然的表情。这基本可以说明,他真正担心的不是五年有期徒刑,而是能置自己于死罪的杀人证据。

这从影片最后也能得到验证。磊子尸体始终没找到,可见昌、徐二人是真的用心在掩埋罪证,而非一时嗜血杀人。另外就是徐律师的那句“没有”。他掩藏起来的那个秘密才真正暴裂无声。

3.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