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林恩为什么要选择回到战场

击壤歌
2018-04-06 18:53:5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李安导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以一次全美橄榄球比赛的中场休息表演作为叙事框架,穿插入比利林恩对于家庭还有伊拉克战场的回忆还有他瞬间的幻想场景。叙事在中场休息与林恩的闪回来回切换,形成两个叙事时空,而林恩本人也在这两个世界中挣扎徘徊,球赛表演让他和他的战友无所适从,战争记忆的不断引出,两种震惊使他一直处于一种战时的紧张状态,因而中场休息变成了中场战事。

距离《比利林恩》首映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对于它的讨论涉及导演本人,技术,主题等方方面面。对于我来说在看完过去一个月后,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比利林恩的特写镜头还有焰火辉煌的绚丽场面。两个截然相反的画面交叠在一起,焰火越是热闹,比利林恩就越是孤独。他的身体作为英雄符号留在现场成为伴舞的一部分,而他的眼神却看向更远的地方,以至于表演结束了他仍笔直地站立在原地,直到战友将他唤醒拉回现实。120帧,4K这些技术让画面更加清晰生动,让一切的反差也变得那样突出。炫目的舞台表演中间士兵们孤单伫立;一个人在台上面对数万观众的的沸腾欢呼;被人牵引着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啦啦队队员突如其来的示爱,这些都过于热闹,过于嘈杂,过于巨大了,让战场归来的士兵陷入

...
显示全文

李安导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以一次全美橄榄球比赛的中场休息表演作为叙事框架,穿插入比利林恩对于家庭还有伊拉克战场的回忆还有他瞬间的幻想场景。叙事在中场休息与林恩的闪回来回切换,形成两个叙事时空,而林恩本人也在这两个世界中挣扎徘徊,球赛表演让他和他的战友无所适从,战争记忆的不断引出,两种震惊使他一直处于一种战时的紧张状态,因而中场休息变成了中场战事。

距离《比利林恩》首映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对于它的讨论涉及导演本人,技术,主题等方方面面。对于我来说在看完过去一个月后,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比利林恩的特写镜头还有焰火辉煌的绚丽场面。两个截然相反的画面交叠在一起,焰火越是热闹,比利林恩就越是孤独。他的身体作为英雄符号留在现场成为伴舞的一部分,而他的眼神却看向更远的地方,以至于表演结束了他仍笔直地站立在原地,直到战友将他唤醒拉回现实。120帧,4K这些技术让画面更加清晰生动,让一切的反差也变得那样突出。炫目的舞台表演中间士兵们孤单伫立;一个人在台上面对数万观众的的沸腾欢呼;被人牵引着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啦啦队队员突如其来的示爱,这些都过于热闹,过于嘈杂,过于巨大了,让战场归来的士兵陷入恍惚与不断地震惊之中。在这里,每个人向他们投来不同的目光,每个人做出不同的反应,他们像是一块结晶体,自身凝固在了战场所造就的形态中,无论是心理状态还是身体下意识地反应都显示这与周遭环境的格格不入,而他们自身的茫然无知却投射出其他人的面目与心理。

影片中有一些生硬的地方为人所诟病,比如比利林恩和长官交谈中过于“文艺”的台词,比利和啦啦队队员有些莫名其妙的爱情,没来由的多愁善感等。这些是值得推敲讨论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认可这些“毛病”的,生硬倒是与比利林恩的现状很符合,啦啦队队员的爱情以及比利的迷恋在那种环境下显得有些浅薄可笑,比利对她的迷恋似乎是一种想要证明自己像其他人那样可以恋爱约会、正常生活的努力,也是想给自己留在这里一个理由,一个关于爱情的牵绊,一句“我可以为你留下”说出了他的心思,然而啦啦队队员却迷恋的是战场上的英雄的他,草率轻易的道别让最后的吻显得那样轻浮廉价,之前所谓的一见钟情,灵魂感应都有种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之嫌。

浮夸的表彰,媒体的大肆宣扬,家人的骄傲,爱情的生硬,还有恶意的曲解与揣度都让比利林恩既不堪重负又失去重心。反而战场上的肉搏,鲜血,战友的配合以及牺牲让他感受到自己真实存在且无所畏惧。当生命的原动力转换为战场求生的本能,当下的浮华便显得这样苍白,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他生活下去,所以他对姐姐说:“我属于那儿(伊拉克战场)。”

从“家庭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中两代人的矛盾而又尴尬的处境,到《冰风暴》中几个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堕落与挣扎,再到《卧虎藏龙》《断背山》《色戒》里个人的情与欲和外部世界的纠葛冲突,到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变成哲学层面人的生存处境、信仰的探讨。即使在名著改编的《理智与情感》,商业大片《绿巨人》中,李安一以贯之的仍是对于人的关注。从最开始的家庭,特殊群体到富有戏剧性的人物关系,导演镜头从表现群体向聚焦个人内心过渡,如一个全景镜头过渡到中景再到特写,《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就是那个特写。碎片似的记忆一段一段被现场引发出来,这不是一个故事,更像是一场精神漫游,矛盾存在于比利林恩的内心,他没有置身于家庭的代际冲突,没有复杂的感情纠葛,也没有严酷的生存绝境需要挑战,他在与自己的内心斗争。

银幕上越是逼真,镜头越是推进,人物犹如被枪顶住了头顶,越是无法逃脱。仔细的审视带来的是内心的暴露无遗,眼神波动、表情的变化、嘴角的抽动都将被镜头捕捉到。然而,蒙太奇可以将演员的表情与任意画面剪接在一起从而产生导演想要的意义来暗示引导观众的理解。因而我无法分清自己对于比利林恩表情的解读是来自于演员的面部特写,还是蒙太奇的剪辑方式。我能确认的是我确实被那张真诚的脸所感动并且印象深刻。当他直视镜头仿佛在向我传递一种情绪,挥之不去的忧伤。没有人理会你真实所想,你无法诉说,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理解,你只能背负着这些继续前行。无论是比利的家人,还是热情的啦啦队队员,他们从未深入比利的内心世界,就算是姐姐,她也只能去表达她对弟弟比利的爱而无法真正理解比利的决定。当球场老板对比利说“你们的故事已经不再属于你们,它是美国故事。”比利反驳了他。个体经验只能为个体所有,幸运也在这里,个体经验永远不能被集体叙述所遮蔽,因为它植根于个人内心;悲伤也在这里,因为来自于个人的精神肉体,所以个人所需求的理解变得异常艰难。影片中比利一句很著名的台词也说明了这点:“这种感觉很奇怪,有人来表扬你这一辈子最糟糕的一天。”

比利林恩发现自己所有只是他的战友和他的战场。选择回到战场不是为了所谓牺牲奉献或是英雄荣誉,而是面对无法回避的孤独,他选择与那些更信赖的人在一起,他不能没有他们,正如他们不能没有他。死去的长官对他说:“要打你的那一枪,现在已经发射了。”死亡的威胁将如影随形,可即使是这样,在战争与孤独,死亡与虚无之间,他仍然选择回去。由被动送去的国家的战场在林恩的选择后变成他个人的战争。

我们能选择什么呢?只能选择与我们同行的人,选择可以安顿身心的地方。如果不踏上战场,比利林恩可能会去做别的事,然而做什么都是一次排他的选择,一旦抉择了你只有去达成与这条路的和解,在这条路上去修正,改变与适应有时候并不那么容易。你可以返回,重新抉择,然而你的内心是无法逃避的,走过多少地方,干过多少职业,终究还是在你的心里打转。能做的就是将外部的压力转化为自己主动的行为,从自身去达成与自己与他人与世界的和解。

由时刻戒备的战场返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是怎样的一种体验?我想,仅用战争创伤来解释比利林恩的反应以及抉择还是太过简单,引申开来,犹如异乡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区,犹如丛林法则下的原始人穿越到现代社会,犹如失忆者一觉醒来,尚未分清梦境与现实,对于自己身在何处在表面上默认,却在内心深处惶惑。他一步步想要确证自己的身份位置,却始终被他人的意志所裹挟,跌跌撞撞中似乎明白了什么,却无法确证自身,起点与终点被他所拥有的经验记忆所规定,而这一次醒来,只不过是一个偶然,寻找以及验证自身的行动也只是在绝望中的挣扎,以期完成自身信仰的重建。比利在中场休息中明白了自己的归属地,他观察,感受并尝试融入,发现已经不能了。这场战争是为了石油还是为了保护美国国民,人们对他们是不屑还是追捧,就像那场失败的电影谈判,他们的故事只能是他们的故事。当他踏上战场的那一天,那个地方已经融入他的生命中并且深刻地影响着他,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回到过去?谈何容易!

比利林恩回到战场,是被影响的无奈,还是主动积极的选择。B班的每个士兵都因为一些原因来到这里,接着被塑造改变,与这个地方这种生活紧密联系,以为的非常态变成常态,故事变成了生活,还能说什么呢?生存还是毁灭,他们的选择依然是生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