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卡 绿卡 7.6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6 18:22:35

在美国,和其他欧洲发达国家一样,工卡和绿卡是一个可怕的怪圈:没有绿卡,无法取得准许进行合法工作的工卡,雇主一般不愿冒险聘用“黑工”,而没有正式工作,无法获得过正常生活的谋生手段,也不能领到允许久居的绿卡。对于外国移民来说,这是最伤脑筋的问题之一。试图钻法律空子,通过假结婚来取得绿卡的例子,已属司空见惯。因此,移民局也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竭尽全力堵住这个缺口,这就是本部影片发生的故事背景。事实上,从经济不发达的第三世界涌向欧美的移民潮,才是今日发达国家的热门话题,而法国人移居美国的故事虽非子虚乌有,但实不多见,通过假结婚谋取住房权的例子更属凤毛麟角。从这个意义上说,这部影片所叙述的故事既无代表性,也无普遍性。奥斯卡评委未接受本片最佳编剧的提名,原因似乎就在于此。

移民问题原是一个十分严肃的社会问题,一对恋人在政权机关的压力下不得不暂时分手,也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但影片却以轻松的笔调、诙谐的对话,嘲讽了美国的现行体制。移民局的两位官员戈罗茨基和西恩太太在布朗蒂家中进行调查时,他们打开公文包、拿出记录本、拧开钢笔帽又把笔帽套在笔上的动作,像两个机器人一样,动作完全同步,然后同时抬起头

...
显示全文

在美国,和其他欧洲发达国家一样,工卡和绿卡是一个可怕的怪圈:没有绿卡,无法取得准许进行合法工作的工卡,雇主一般不愿冒险聘用“黑工”,而没有正式工作,无法获得过正常生活的谋生手段,也不能领到允许久居的绿卡。对于外国移民来说,这是最伤脑筋的问题之一。试图钻法律空子,通过假结婚来取得绿卡的例子,已属司空见惯。因此,移民局也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竭尽全力堵住这个缺口,这就是本部影片发生的故事背景。事实上,从经济不发达的第三世界涌向欧美的移民潮,才是今日发达国家的热门话题,而法国人移居美国的故事虽非子虚乌有,但实不多见,通过假结婚谋取住房权的例子更属凤毛麟角。从这个意义上说,这部影片所叙述的故事既无代表性,也无普遍性。奥斯卡评委未接受本片最佳编剧的提名,原因似乎就在于此。

移民问题原是一个十分严肃的社会问题,一对恋人在政权机关的压力下不得不暂时分手,也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但影片却以轻松的笔调、诙谐的对话,嘲讽了美国的现行体制。移民局的两位官员戈罗茨基和西恩太太在布朗蒂家中进行调查时,他们打开公文包、拿出记录本、拧开钢笔帽又把笔帽套在笔上的动作,像两个机器人一样,动作完全同步,然后同时抬起头,毫无表情地注视着他们的调查对象。导演的意图十分清楚,这两个人代表的是国家机器,他们只懂得按法律条文办事,因为法律条文的漏洞很多,所以他们虽然很严格,但也很愚蠢。钻法律条文的空子,虽然要下一定的功夫,但在真正的爱情面前,法律也只是一纸空文。当乔治和布朗蒂通过“共同生活”互相了解之后,萌生了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止的爱情之后,最后紧紧地吻抱在一起,代表国家机器的戈罗茨基正在履行递解乔治出境的手续,看到这个场面,顿时显得束手无策,赶忙钻进了停在路旁的移民局汽车。爱情的力量无比强大,能够战胜任何意想不到的困难,这就是本片的主题。

扮演乔治的演员是我国观众熟悉的法国红星杰拉尔·德帕迪厄。由于本片是由澳大利亚导演彼得·威尔执导的英语对白片,受到语言的掣肘,他的表演才华未能充分表现出来,委实令人遗憾,但德帕迪厄的个人魅力及其随心所欲的表演很快征服了美国观众,报界评论他首次在美国拍片的成绩是“发球得分”。与他拍对手戏的是著名影星安迪·麦克道威尔。她曾在《性、谎言和录像带》中有过上乘表演。本片导演彼得·威尔选中这两位演员出演主角,可以说已取得了一半成功。事实上,《绿卡》就是专门为这两位演员构思出来的影片。导演、编剧和制片都是由彼得·威尔自己担任的。

彼得·威尔在这部影片中仍选择他所偏爱的文化碰撞的主题。乔治和布朗蒂的爱情故事是导演力图表现这种文化碰撞的契机,因此,他不着意刻画这对最终成为情侣的爱情之缠绵,而重点放在两人文化差异造成的障碍。乔治是个从国外来的既无固定职业又居无定所的移民,而布朗蒂是学有所成的中产阶级知识分子。乔治是备受生活磨练的实用主义者,布朗蒂是从学校到实验室不谙世事的理想主义者,这位对所学专业酷爱已到狂热程度的园艺家,热爱绿色植物远远超过对周围人的感情。乔治因受教育不多又家境贫寒,所以更关心街头儿童的温饱,而布朗蒂却幻想着为所有的孩子营造一个绿色的天堂。总之,影片是两人逐步消除文化差异造成的障碍,互相溶入的过程。片尾那个长长的吻别镜头宣告障碍全部清除,布朗蒂这条潺潺小溪已汇入乔治那条奔腾咆哮的大河。故事结构巧妙,节奏轻快,气氛时而紧张时而松弛,颇受美国观众好评。但欧美女权主义者对这部影片大加批判,认为该片文化差异的弥合是以女性全盘接受并附和男性为前提,是典型的男性中心主义。也有人评论彼得·威尔陷入了“奇特情侣”的老套,即穷小子与阔小姐恋爱属不般配的一对,是“青蛙王子”一类故事的翻版。一位美丽的公主接受了由丑青蛙变成的英俊王子,与之同餐共宿快乐异常,神话色彩掩盖了活生生的现实生活。

影片虽未在结构上有所突破,但却为观众勾勒了一幅西方社会的世态风情画。困惑工薪阶层的雇工失业问题,住房问题,婚姻的严肃性问题,都在影片中有所反映。观众不会忘记移民局两位官员戈罗茨基和西恩太太在布朗蒂家履行公务时,他俩的一连串机械性的动作完全像机器人那样步调一致,他们同时抬起头,毫无表情地注视着他们的调查对象。在布朗蒂和乔治为了获得绿卡和住房权,不得不硬着头皮凑在一起,像应付考试那样背诵对方的生活细节,连女人化妆品的牌子都不遗漏。这些细节、动作的安排不仅增添了影片的喜剧色彩,也表现了西方现代社会制度对人的个性的压抑。唯有片头黑人少年那激动人心的鼓声提示人们:在这个压抑个性的社会里,只有这种强劲激昂的鼓声,才能宣泄内心的郁闷。

《绿卡》获得第63届奥斯卡奖最佳原著改编提名的主要原因,在于编导彼得·威尔把一位虽图一时安逸,又不乏对事业和理想的追求的美国姑娘,和一位既务实又有些玩世不恭、以浪漫著称的法国人放在一起,使影片产生了很好的喜剧效果,使观众不时解颐,但当人们胁肩失笑的同时,又从内心深处因同情主人公的处境而为之担忧。比如戈罗茨基和西恩夫人进行“家访”那场戏,观众原以为例行公事已经结束,可西恩夫人又问到两人相爱的过程,刚刚把心放下来,又为他们如何应付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而把心再提起来。当乔治说:“我们偶然碰上……就一见钟情了。对了,是我们去邮局取包裹时,互相把包裹拿错了……”布朗蒂插嘴说:“他拿了我的包裹,我拿了他的包裹。”乔治说:“原因是邮局的工作人员搞错了,当时下着大雨,我们都摇摇晃晃地在大街上走着……”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模仿着,观众既觉得他俩胡编的故事和乔治的即兴表演滑稽可笑,又为他们的命运担心。因为这样的谎话连小孩子都难以相信,何况这两个专门从事调查的政府官员呢?戈罗茨基要乔治带他去洗手间时,不知所措的乔治竟然问来访的客人:“去洗手间干什么?”通常,当造访者向主人提出去洗手间时,主人是不该问任何问题的。乔治这违反人之常情的问话,既使人觉得可笑又为后面戈罗茨基调查布朗蒂的化妆品埋下伏笔,这一系列似在情理之中的问题,使不得不处于情理之外的假夫妻窘态百出,制造了一个接一个的噱头,着实使观众忍俊不禁。编导通过这些动作和语言的滑稽处理,把一个严肃的移民法律问题,变成了含有诸多黑色幽默的喜剧,使影片增添了观赏效果。

彼得·威尔曾拍过多部不同样式的影片,但美国喜剧样式还是首次尝试。美国这类影片的套子是:一对在任何方面都合不来的夫妻,终日争吵不休,但闹到最后,谁也不肯离开谁。最典型的例子是《纽约——迈阿密》和《难以忍受的贝贝先生》。把性格迥异的一对儿放在一起,可以制造取之不尽的笑料,乔治和布朗蒂就是这样的一对儿:他性格开朗,爱交朋友,一见劳伦就邀她去家里吃饭,劳伦请他参加家宴,他欣然前往。布朗蒂却不善交际,终日把自己关在绿色植物包围的天地里。饮食习惯往往是性格的反映:他在超级市场一把抓起一大块血红的牛肉,而她却捡了一包燕麦。肉食的乔治人高马大性情刚烈,素食的布朗蒂体型纤细性格温柔。导演用音乐来衬托两人文化背景的差异:优美的莫扎特大协奏曲陪伴着温文尔雅的布朗蒂,非洲黑人嘹亮的鼓声与粗犷豪放的乔治形影不离。对于空间的领悟俩人更是截然相反,导演通过门锁、紧闭的房门和温室中用铁栅栏隔成的蓝天,以及潜水艇般上下的电梯来表现布朗蒂心驰神往的世界,这种与世隔绝的愿望不仅不能保护她,还使她处于被动的地位。由于她的各个房门全部紧闭,乔治才无法为调查人员找到洗手间,以致调查更加深入,使得她后来真心爱上的乔治遭受驱逐出境的折磨。而乔治到了大自然中才能顺畅地呼吸,到了布朗蒂的家中,也更喜欢呆在阳台上,而不愿坐在空间狭窄的客厅。

这部影片不只是一部性格喜剧片,导演也充分制造了情景的喜剧效果,两人即兴编造的相识过程和乔治演奏钢琴前那长得令人难以忍受的等待;布朗蒂家中的壁纸、床单,连化妆品上都无处不是鲜花等等,都会使人感到滑稽。

由于乔治初到美国,英语尚不过关,所以彼得·威尔为他写的台词对白并不精彩,而让他通过眼神和形体动作来表达他的无限激情。而他那蹩脚的英语使他屡遭不幸,先是把布朗蒂误读成贝蒂,而使调查员生疑,后因记错化妆品的牌子而遭驱逐。对于一个外国移民,在未驾驭当地语言之前,本无言论自由可言,让他接受该国约定俗成的语言规范,如同让他屈从专制主义一样困难。

乔治离开美国前,有一个他仰望摩天大楼的俯拍镜头,他显得那么渺小,几乎要被象征美国的这座大楼压扁。没有绿卡,布朗蒂也许不必离开她那绿色的房子,但两人何时才能一起步入绿色的天堂呢?

《绿卡》这部影片也对真实这一概念进行了思考。乔治和布朗蒂向亲友邻居编造了一个曾在非洲生活的故事,实际上这只是两人初次在一个名叫非洲的咖啡馆相识的地方,但对他们来说,非洲就是绿色大自然的象征。温室中穿过绿色植物的长镜头,先停在正在写回忆录的乔治身上,又逐渐拉向回答乔治问题的布朗蒂。他们所讲的故事、杜撰的回忆录以及两人真实的情感在这里交融在一起,假夫妻变成了真恋人,共同对过去的编造却变成了现时,人的感情不同了,对于事物观察的角度也随之改变,连布朗蒂用来骗人玩的假照片,乔治也信以为真,照片原是真实的写照,但也可以特技加工。那么,世上的真实还存在吗?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彼得·威尔对于画面力量的这一思考倒颇有新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绿卡的更多影评

推荐绿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