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如果《心迷宫》是作品, 那《暴裂无声》只是作业

架空
2018-04-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暴裂无声》与《心迷宫》的差距在于,后者是作品,而前者只是作业。

2015年,独立电影《心迷宫》以黑马之姿闯入了我们的视野。

这部新人导演、 170万成本、农村题材、地方剧团演员出演的作品,入围了第51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及最佳原著剧本。

在豆瓣,《心迷宫》更是取得了8.6的高分。

《心迷宫》最终拿下1065万元票房,打破了内地独立电影的票房记录。

《心迷宫》大致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一具烧焦的尸体出现在村庄中,身份不明。围绕尸体的归属,村庄的几户人家经历了各自不同的奔走与挣扎。尸体的身份接连变更,其中有指认,有误认,有抢着认,令人啼笑皆非。

在曲折离奇、网状交织的情节中,《心迷宫》以黑色幽默的方式,演绎出了村庄的人性百态。最终,每个人的行动串联到了一起,尽管他们每个人都只了解部分真相,但全部真相已呈现在观众面前。

凤凰娱乐评价:“《心迷宫》的故事乍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惊喜感,但导演却用了较为复杂的叙事结构,三组故事因为一口棺材被串联起来,可独立存在又互有牵连,巧合中带着些许黑色幽默。”

假送葬是真送葬,看过的观众,都能体会这一幕的荒诞感。

《心迷宫》是忻钰坤的长片处女作,导演出生于1984年,时年31岁。这样年轻就拍出了杰作,对于他的下一部长片,不少人翘首以待。

三年之后,忻钰坤带着他的第二部长片《暴裂无声》归来。

这次,豆瓣评分也依旧高涨。

上映首日,评分不断上涨,目前停留在8.2分。

《暴裂无声》主线是矿工寻找失踪的儿子,但并非寻亲记,而是一个悬疑片。讲述的是张保民在与矿主昌万年、律师徐文杰的纠葛中逐步揭开真相的故事……

相较于处女作《心迷宫》,《暴裂无声》制作成本翻了十倍,达到了1700万,视听语言也随之全面升级

表演上,《暴裂无声》有姜武、宋洋、袁文康这样的实力演员。

吃番茄的这场戏,姜武仅以吃相就反应了矿主昌万年的个性。

摄影上,有了好的布景、灯光做支撑,整个影像的质感飞升。

一看就是个没有贫穷气息的剧组。

打斗方面,也请来了韩国武指李洪彪(曾参与《老男孩》的动作设计)。

随手抄起东西就干,非常写实风了。

总结下来,《暴裂无声》在影片质感上,无疑更加成熟。

然而,在整体观影体验提升之余,《暴裂无声》从人物塑造、符号设置乃至整个故事的设计上,都使足了劲去表达,可深究下来,问题就有点多。

首先是“少一分”的人物塑造。

《暴裂无声》的故事发生在北方的矿区,主角是挖煤矿工张保民,一个哑巴。故事的主线,就是张保民寻找失踪的儿子张磊。故事的副线,是矿主昌万年巧取豪夺,干非法采矿的勾当,并让律师许文杰作伪证。

戏份最多的张保民,塑造得还行。

“敢于抗争”是张保民的鲜明特点,影片一开始,就展现了他在矿区与人起争执,上去就打得生猛;在全村要他签土地征用开矿协议的情况下,他坚持维护生存的环境,死活不签,宁愿打架。

张保民在别区的矿工遇上夺矿的恶人时,于己无关,他也挺身而出,帮忙打架。

有仇必打,敢于抗争。这是矿工张保民的肖像。

然而,虽然着墨最多,张保民的角色还是有些单薄。为了寻找儿子,他全片都在打斗,都在抗争。但除了抗争之外,他其他方面的性情,我们不得而知。为什么好斗,也不得而知,仿佛只是为了抗争而抗争。而且,他执着寻儿子,可在半路遇见打过他的仇人,就跟踪伺机报仇,也不太符合常理。

拿韩国电影《杀人回忆》相比,那个不大聪明的警察朴斗满,在侦破连环凶杀案的过程中,虽然说着“别试图卖给我那个符咒”,却还是抓救命稻草地求助于神婆,想要尽快破案;指认错了嫌疑人,朴斗满买鞋给对方赔礼道歉,但又耍小聪明拿了山寨货。

虽然显得蠢,但又显出朴斗满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要抓住的决心。

人物的立体复杂,就在这些小细节中勾勒而出。而《暴裂无声》里,没有做到。

也许,忻钰坤将张保民的角色设置为一个哑巴,就是为了让人物丰富。但某种程度上,这还反倒凸显了不足。如果长年身为哑巴,生活习惯至少会与普通人有细微的不同,比如随身携带纸笔,可电影中除了不能说话,张保民与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说张保民的塑造还差强人意。电影另两位主要人物,塑造就有些失败了。

由姜武饰演的矿主昌万年,是一个表面伪善,实际却残暴无德的煤老板。这个人物,符合一切对“煤老板”的刻板印象。

他的第一次出场,就是上述吃番茄的场景。那个镜头很鲜明独特,一般电影中极少见到这样的大特写,也鲜明地凸显了他的个性。

之后,片中他多次出场,则都伴随着吃羊肉。办鸿门宴威胁竞争对手时,在对方说“我信佛,吃素”的时候,昌万年笑说“这个习惯可不好,羊也吃素”,更是无比直白,生怕观众注意不到他是代表着利益阶级的“肉食者”。

这句话试图揭示故事主旨,却过于刻意。

片中对昌万年爱好射箭的设计,也是功能性的。意在描写他是丛林社会中的捕猎者,是操纵底层民众命运的人物。

观众除了知道他爱吃羊肉,爱射箭,是一个残暴虚伪的人,就再也无法窥得他一丁点性格特质了。昌万年是个脸谱化的煤老板形象,却不是个真实的人。

除了反复渲染同一行为,使得昌万年的形象流于表面。这个角色的行为动机,也不太站得住脚。

影片前半段的叙述表明,昌万年手下打手众多,干坏事都由他们出马。

在鸿门宴上,昌万年端坐不动,气定神闲,就指使手下解决了竞争对手的司机,并暴力胁迫竞争对手。这场戏昌万年装逼如风,霸道总裁的气息铺面而来,实质效果跟看网络大电影似的,浮夸得有点出戏。

昌万年像个黑道老大一样狠辣,很符合“一个性格残暴的反派”这样的刻板定义,看得人有点尴尬。

而到了最后,他却单枪匹马出场,不带手下,一个人带着张保民去见许文杰。不止谋定后动的智商不见了,还亲自参与贴身肉搏。这不止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人设。

如果说昌万年是因为心虚,那与他前面所呈现的狠辣阴险相比,他在片中的人物性格,就很是头重脚轻。

最后一个主要角色,律师许文杰,形象则很苍白。三人中,留给他的镜头最少,观众对他的了解也更少。基本上,他的行为随着故事的进程而走,可以表达“不要伤害无关的人”,也可以转眼就翻脸无情,就是个功能性的角色

观众能看出,他是个软弱的墙头草,他的设定也只须这个词组就能概括。

在对峙中,许文杰一直在退缩。

片中的三个主要人物,在社会地位上,刚好形成三个层次:贫穷的底层,稍有富余的中层,有权有势的上层。

而人物的性格塑造,也明摆着是底层善良,中层软弱,上层残暴。显然这不是巧合,而是忻钰坤主动赋予人物的象征意义,代表他对社会现象的个人见解。

这就引出了电影的另一个问题:符号的设置过于刻意。

《暴裂无声》是一个现实题材的电影,也试图讲述一个现实的故事。但是,导演在电影中插入的众多符号化的表达,却破坏了故事的现实感。

其中最为刻意的,是“羊肉”的隐喻。

光片头处,就出现挂羊肉2次。

这个镜头长达10秒。

宰羊肉4次。

血红的羊肉,隐喻底层人民也是……好的知道了你不用强调了。

村民贪婪地吃羊肉5次。

锅里煮着羊肉2次。

以上,大多数为大特写。

这么近这么近这么近的大特写。

到了昌万年的部分,羊肉依旧多而夸张。

羊肉花式出现,5次以上;昌万年花式吃羊肉,4次以上。

满桌皆肉的设计,撑足了隐喻,却脱离现实。

加上那句“羊也吃素”,导演就差拿大喇叭喊“弱肉强食”了。

羊肉的频频出现,还不是电影的唯一特例。

《暴裂无声》的第一个镜头,是金字塔,张保民的儿子拿石头堆的,特写10秒以上。

金字塔第二次出现,是张保民走到儿子失踪的地方,石头金字塔已经散成一堆,张保民看了一下石头。

第三次,是进入昌万年办公室,不见人,却对准他办公桌上的金字塔模型,大特写,8秒钟以上。

最后一次,就是昌万年操起金字塔,砸张保民。

阅读理解:这一幕代表上层人对下层人的压迫。

到这份上,不联想一下社会金字塔结构,都对不起导演的连环大特写。

再看张保民家中,被妻子珍视的小羊羔,和河边死去的小羊羔,以及结尾,妻子抱着羊羔哭……

多次出现,深不可测,黑暗压抑的山洞……

还有出现在孩子面具上,电视上,床边的贴纸上的奥特曼……

导演亲自阅读理解:“小孩面具有对成人世界伪善的影射,最真实的小孩反而需要面具做遮挡,这是我们大家都需要反省一下的。”

这些象征意义强烈的符号,刻意、多次、强行的大特写,让观众不得不注意,而也就忽略了故事本身,以至于忘记了故事的薄弱。

于是,《暴裂无声》的寓言性,就盖过了现实性。

甚至在结尾的处理上,也是如此。

在呈现最后人物内心的垮塌时,忻钰坤具象化了主角内心,让一座山丘在张保民的面前崩塌。这立即让人想到片名《暴裂无声》,的确点题,却实在刻意。

题外话,山丘崩塌镜头的五毛特效,明摆着就是质量缺陷,都有“隐喻癖”言之凿凿解读,可见这种片子的故弄玄虚能迎合一部分观众。

看完仔细想想,这些要借符号表达的东西,都是浮于表面的概念,所涉及的社会问题,都是老生常谈,电影的表达不仅没有新意,而且更显陈旧。

最后,情节设计上,也脱离了现实。

和《心迷宫》一样,《暴裂无声》里,巧合成为了剧情推进的动力。

若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张保民不会遇见昌万年。

若不是不屑于解释,昌万年不会与许文杰产生矛盾。

若不是打斗中失手被捅,昌万年不会解开那个矛盾。

《心迷宫》是一部黑色喜剧,本来对它的期待,就不是贴近现实。采用上帝视角叙事,更确保观众隔着银幕去审视众生百态,巧合再多,情节再荒诞离奇,都可以勉强接受。

《暴裂无声》多是以张保民的视角进行的。这些巧合的设计,能明显让人感到,这是导演推进情节的借口。

不仅依靠巧合推进故事,在重要桥段设计上甚至有偷懒嫌疑。

比较明显的槽点,是电影的两场高潮打斗戏。在第一场打斗中,面对三两个昌万年手下,张保民就被制住,一时无法脱身。

而在第二场打斗中,张保民面对的是十来个手持武器的昌万年手下,突然变成功夫片明星,一个打赢了十几个。

还有这种很武侠的“扫堂腿”动作。

都是打斗,两场戏,前后差别却太大。

而且,这场戏的合理性也很值得质疑:在面临一屋子人的情况下,张保民又不是被逼到了绝境,完全可以去找些帮手,或者采取一些手段避开正面冲突。再说,昌万年开的是正经的公司,实在不行,还可以选择报警。

总之,这场打戏拍得很好看,可逻辑全然欠奉。如果不是为了表达而设计情节,本来能选择更好的方式去讲故事——从合理性出发,从人物复杂多面的性格出发,让故事归于人物的选择,而非设计的巧合。

据忻钰坤说,《暴裂无声》的剧本完成于《心迷宫》前,只是阴差阳错先拍了后者。从成片看,两个故事也的确有差距。重重的巧合,放在这个现实又沉重的故事中,是过于用力,反显堆砌。

这种“过于用力”的感受,在张保民从警察局回来的路上,四处寻找儿子时,体现得最为明显。

整场戏大约3分钟,80%以上都是大远景,镜头不动的定位镜头占大半,随人物行走而移动的慢速横摇镜头+升降镜头占小半,镜头精致、构图考究、色彩优美,配乐宏大而舒缓。

仅仅是张保民一个人在山路上走与寻,却极用力地去呈现。

《暴裂无声》先在2017年7月27日First青年影展上亮相,上映前,取得了7.6分的成绩。上映后,分数不停上涨,几乎每隔12小时,就增加0.1分,有着非同寻常的口碑曲线。

可能的原因是,就商业性而言,《暴裂无声》显然不会吸引很多人,愿意去看的人,大约正好又会被强烈的表达所迷住。

导演曾说,他还是个正在成长的导演,会有很多尝试,也会犯很多错误。“但我觉得只要我一直想要去改变,去往好做的话,观众会看到我的这种努力的。”

确实,在拍摄手法、影像风格上,能看到导演的用心,但在表达先行,甚至为了表达而表达,故事人物都欠奉的情况下,《暴裂无声》只能算不错的作业罢了。

本文首发于公号:架空(ID:jiakong2017) ,聚焦科幻、奇幻、悬疑、惊悚四大领域,欢迎关注。

20 有用
1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