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浪王子 潮浪王子 7.9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6 看过

《浪潮王子》改编自帕特·康罗伊的自传体畅销小说,它压缩了小说中关于男主人公的哥哥卢克之死等次要情节,但依然保持了原著小说的基本思想。女导演芭芭拉·斯特赖桑德执导并主演了本片,她是以演员的职业开始电影生涯的,因此《浪潮王子》特别重视角色塑造和“戏”的处理。这是一部小说体的影片。

影片以主人公汤姆·温戈的画外音叙述开始,这一处理与自传体小说相吻合,很容易把观众带入主人公的生活环境,并与他一起感受那一段惊涛骇浪般的岁月。

很短的序幕展示了主人公如诗如画的美好童年,但它是那么短暂,就被粗暴的吵闹声破坏了。于是兄妹三人手牵手逃遁着跳入蔚蓝色大海,寻求一个宁静世界的镜头就成为整部影片主人公所追求的理想境界。这一“序幕”是全片笼罩的氛围,既美好而又充满了惊恐,具有爆炸性。这种“恶梦”氛围像影子一样追随着汤姆和萨范纳赫,尽管从表面上看它充满诗意和浪漫情调,连主人公的画外音也显得极其平和。

影片由成年汤姆的家庭生活开始,并且马上接触到本片的中心事件:母亲的到来,她通知汤姆,萨范纳赫在纽约自杀的消息。在这场戏中,母亲和儿子间的紧张关系已溢于言表,虽然没有作进一步的交待,但这种“悬念”却像一把利剑,始终悬在观众的头上。母亲走后,汤姆和妻子萨莉关系的不协调,同样也没作进一步交待,于是观众心目中又多了一个悬疑。

影片正是采用这样的方法,用一个又一个观众可以看到的、可以感知的生活场景,提示观众去注意这一个又一个的“谜”,让人们去思索并寻求答案。这时,观众会离开“看戏”的角度,进入了主人公生活的空间。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是一部很具电影特点的作品。

汤姆和犹太女医生苏珊·洛温斯坦一直处于互相冲突的紧张状态。她要求汤姆作为打开妹妹萨范纳赫自杀之谜的钥匙,要他去补充妹妹生活中有意无意散失掉的记忆。而这一切,与其说是萨范纳赫,不如说也正是汤姆需要把它从记忆中抹去的。于是观众发现了每一个人都处在双重或多重的矛盾中。对汤姆来说,是挽救妹妹的生命,还是陷入永远遗忘的痛苦深渊?更令观众无法想象的是,这个表面上身心健康的女心理医生,在对病人作心理分析过程中竟发现了自己同样也是“病人”,那就是对自己长时期不如意婚姻生活的病态反映,无力去挣脱,只好安之若素。她越深入了解,就越发现对手正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可以照见一个变形的自己,可以治愈自己的“病”。汤姆和母亲(除回忆外)只有两场戏,这两个人物的对立无处不在,为实现母亲定下的“诺言”,他和萨范纳赫付出了太大的代价,他对她的恨可说是刻骨铭心。但最后和母亲的会面,却使他发现母亲为这“沉默”同样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

人物的多重性格在影片中得到充分的展示,切合这部着重于心理分析的影片的风格。影片并不因过多的人物对白,或主人公的“画外音”而被认定是一部用摄影机纪录的“戏剧”,其主要原因就是它用电影的方法揭示了主人公生活,特别是思想的流程,电影的时空处理颇为轻松自如。

影片经常插入童年生活场景的画面,导演有意在视觉空间处理上显得更像是“同一场戏”,其目的在于很自然地、不露痕迹地让观众去发现含义,找到现实和历史的关联。只有汤姆向苏珊讲述“卡伦威”那个惊心动魄的“恶梦”时,是以支离破碎的不连贯画面,加上大起大落的音乐和动作声,形成强烈的节奏,以便充分揭示人物身心所受的重创。

影片的结构完全随着主人公汤姆的生活经历,由外在的过程到内心的历程,有条不紊地铺陈开来,充分发挥了电影时间、空间结构的特点。由于找到了现实时空和过去时空内在的或者是纯属形式上的联系,观众在接受上就不会产生“跳来跳去”的感觉。

人物的复杂经历,构成了人物的多重性格。这些似乎是反复无常的形象最终又统一在一个又一个个体上。在这方面,演员尼克·诺尔蒂、芭芭拉·斯特赖桑德、布莱恩·丹纳、凯特·内利根、梅林达·狄龙都充分展示了他们在表演方面的卓越才华。

尼克·诺尔蒂作为演技派演员在影坛上已经塑造了许许多多诸如狡猾的窝赃者、走私毒品的越战老兵、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烦恼的警察、体面而文质彬彬的律师等完全不同性格和经历的人物。在《浪潮王子》中,为了与角色形象相接近,他减轻了30磅体重。扮演汤姆·温戈时,他借鉴了童年时代的经历。

尼克·诺尔蒂准确地把握住汤姆这一角色既是强壮的也必须是脆弱的,既有率直粗放的一面又有柔弱细腻的流露。这点,在和母亲莱拉、和妻子萨莉,特别是和女医生苏珊的关系上,都能看到。他善于通过动作(有时这动作突如其来)准确地揭示人物内心过程。在影片中,仅抽烟这个动作就出现12次,但每一次都不同,或揭示人物心情,或揭示人物关系及其变化,很有表现力。

芭芭拉·斯特赖桑德集制片、导演、女主角于一身,显示了她的艺术才华。1968年她在威廉·惠勒导演的《滑稽女郎》中扮演范妮·布利斯,这是她的处女作,获得第41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她在影片中的歌舞才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浪潮王子》是她执导的第三部影片,她在其中塑造了一个执著于事业、富有爱心的犹太女医生。她必须以汤姆作为萨范纳赫的回忆,只有补充那些遗忘的细节,才能挽救萨范纳赫,然而从一开始汤姆就采取了回避甚至是坚决拒绝的态度,他讨厌心理医生过多的问题,这种人物关系本可以处理成相当强烈的戏剧性冲突,然而斯特赖桑德的表演却采取间接的或是替代的表达方式,这就使那经常出现的微笑出现了多重的含义(其中包含着苦涩),人物的思想深度和内心的冲突准确地表现出来。特别是汤姆揭示“卡伦威”之谜和告知她要离开纽约回到妻子和孩子身边的这两场戏中,斯特赖桑德在极其冷峻的面部、身体造型以及缓缓前行的步态中,体现了极其错综复杂的情感变化和内心矛盾,这是任何语言所无法取代的。在这部影片中,充分体现出语言的动作性和动作即语言的魅力。

《浪潮王子》中的几乎所有演员的选择都体现了“历史的缩影”这个原则。只有荷兰演员杰罗恩·克拉贝饰演的小提琴家胡汉巴这个角色,从造型到表演都显得过于表面化和草率,这和全片的风格格格不入。

影片受到欢迎的原因之一,还在于它反映了家庭观念向传统的回归,要学会容忍与谅解,这也折射了社会生活一个方面的走向。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潮浪王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潮浪王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