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6 17:30:43

佩德罗·阿尔莫多瓦的第9部影片《高跟鞋》以别具一格、雅俗共赏的方式表现了母女关系、嫉妒、心理畸变等女性世界中存在的种种问题。该片描绘了女性世界中并不温馨的一面。

《高跟鞋》向人们讲述了一个不算新奇的故事,不同的是,它将这个讲过千百遍的故事放在了心理分析的轨道中,使之产生特殊的意义。

“爱的缺乏、嫉妒、孤独、受到蔑视等都会导致犯罪。”《高跟鞋》中的女主角蕾维卡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堕落为杀人犯的。在开始部分,编导利用闪回的手法向观众展示了蕾维卡幼年的生存环境。

十来岁的蕾维卡谋杀了继父。但她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她认为自己这么做是在“解救母亲”。童年的蕾维卡的犯罪心态是很简单的,她希望得到母亲的爱,希望母亲带她出国。可是母亲只身去了墨西哥,而且一走竟长达15年。对母亲十分依恋,甚至晚上躺在床上只有听到母亲的高跟鞋声渐渐消失在走廊之中才能安然入睡的蕾维卡来说,母亲的举动进一步促使了她的畸变。蕾维卡由对母亲的爱和崇拜转变为对母亲的恨和嫉妒,可以说她是在对母亲的爱与恨的交织中长大。蕾维卡成年后,把母亲看作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她与母亲过去的情人结婚就是向母亲报复的一张王牌。母亲回国后,蕾维

...
显示全文

佩德罗·阿尔莫多瓦的第9部影片《高跟鞋》以别具一格、雅俗共赏的方式表现了母女关系、嫉妒、心理畸变等女性世界中存在的种种问题。该片描绘了女性世界中并不温馨的一面。

《高跟鞋》向人们讲述了一个不算新奇的故事,不同的是,它将这个讲过千百遍的故事放在了心理分析的轨道中,使之产生特殊的意义。

“爱的缺乏、嫉妒、孤独、受到蔑视等都会导致犯罪。”《高跟鞋》中的女主角蕾维卡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堕落为杀人犯的。在开始部分,编导利用闪回的手法向观众展示了蕾维卡幼年的生存环境。

十来岁的蕾维卡谋杀了继父。但她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她认为自己这么做是在“解救母亲”。童年的蕾维卡的犯罪心态是很简单的,她希望得到母亲的爱,希望母亲带她出国。可是母亲只身去了墨西哥,而且一走竟长达15年。对母亲十分依恋,甚至晚上躺在床上只有听到母亲的高跟鞋声渐渐消失在走廊之中才能安然入睡的蕾维卡来说,母亲的举动进一步促使了她的畸变。蕾维卡由对母亲的爱和崇拜转变为对母亲的恨和嫉妒,可以说她是在对母亲的爱与恨的交织中长大。蕾维卡成年后,把母亲看作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她与母亲过去的情人结婚就是向母亲报复的一张王牌。母亲回国后,蕾维卡发现丈夫曼努埃尔对母亲的爱心依旧并提出和自己离婚时,她感到自己又一次被人蔑视,产生了失败的恐惧感。于是,她走向了极端,枪杀了曼努埃尔。蕾维卡的再次犯罪显然与其生存环境有直接的关系,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蕾维卡对杀死曼努埃尔,一方面感到自己犯了罪,同时又有一种“满足感”,这种心理的产生缘于向母亲进行报复。

阿尔莫多瓦以十分细腻的手法刻画了蕾维卡的复杂情感,让观众了解了蕾维卡走向犯罪的心理因素,进而使观众对她产生可以“理解”或者“同情”的心态。

《高跟鞋》中塑造的另一位女性是贝吉。贝吉出身贫寒,她经历了艰辛的努力才成为知名的歌星。因而,她珍惜得来不易的成就,不甘心成为男人的附属品。在与男人的交往中,她不是强者而是弱者。贝吉的性格及她所处的社会环境决定了她不是个贤妻良母。她离开女儿十多年,没有给予女儿应享受的母爱,无形中她成了导致蕾维卡性格畸变的直接责任者。贝吉在垂危之中,她的母性开始复苏,认识到杀死曼努埃尔的责任不能由蕾维卡一个人承担。于是,她在死前替女儿承担了这一罪责。贝吉头上戴着编导者为她加冕的光环与世长辞。

阿尔莫多瓦塑造的母亲,是个有严重性格缺陷的人。贝吉是个既简单又复杂的女性,但是她的内心情感却是丰富的。她爱女儿,可是又没承担母亲的职责。贝吉与好莱坞电影中那种具有自我牺牲精神、忍辱负重、完美的母亲形象有天壤之别。特别是贝吉那种不依靠男人、独立性强的性格给人一种“女性解放”的暗示。同时,这也影射了在西班牙,妇女要想取得事业的成功,就有失去家庭的危险。

阿尔莫多瓦多次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不完美”的女性形象,这些人物由于生存环境及自身的问题,使她们有着各种缺陷。如:《我为什么命该如此》的女主角格罗莉娅,《神经近于崩溃的女人》中的佩芭和卢西娅……阿尔莫多瓦影片中的这些人物组成了有缺陷女人的群体,她们集善与恶、正与邪于一身。她们为了情感,神经近于崩溃。她们不是独立的个人,她们的言行受着社会和家庭的支配。从这些影片中可以看出,阿尔莫多瓦试图通过对这些有缺陷的女人性格的塑造,从心理、道德、人性等方面来表现他对女性世界的看法,并表明他的“世上没有为坏而坏”的观点。

影片中的多明格斯法官是在本片中占有相当比重的男人,他具有多重人格。当他贴上胡子、戴上墨镜、穿上笔挺的西服时,他是个衣冠楚楚的法官;他换上女装,戴上假发、耳环、假乳房在夜总会模仿贝吉演唱时,化名莱塔尔;在与保拉同居时,他改叫乌戈。在生活中,他在不同场合或不同对象面前有不同的心理与行为的表现。尽管他对蕾维卡解释,他这么做是为了破案,需要创造并扮演自己的角色。但实际上他是迷恋于自己的角色之中,过着一种伪装的生活,甚至在母亲面前也掩盖了自己的真实面目。在爱上了蕾维卡,并且得知蕾维卡怀了他的孩子之后,他才在蕾维卡面前揭去了“假面”。多明格斯法官所具有的多重人格也是与社会和生存环境有很大关系的。

阿尔莫多瓦利用悬念与煽情的手法增强了《高跟鞋》的可视性。当曼努埃尔被杀后(影片没有直接描写曼努埃尔的死,是用从曼努埃尔别墅中传出的枪声代替),观众自然会在心中产生谁是凶手的疑问。影片将这个悬念处理得时明时暗,一直延续到将近结尾的时候。在影片中,蕾维卡先后四次谈起曼努埃尔的死,也可称为蕾维卡的四次“坦白”。第一次是在曼努埃尔死后的第二天,多明格斯法官传讯了与曼努埃尔之死有关系的三位女性:伊莎贝尔、蕾维卡、贝吉。蕾维卡如同一个受到伤害的羔羊,否认了自己是凶手。第二次是在当天晚上,蕾维卡突然在电视新闻中公开承认自己枪杀了曼努埃尔。但是她回避了作案的细节。第三次,法官安排贝吉来看女儿,蕾维卡激动地对母亲说,她没有杀害丈夫。她在电视上的承认,目的是为了报复。第四次,贝吉病危,蕾维卡向母亲讲述了枪杀曼努埃尔的经过。这四次“坦白”贯穿在影片的始终,不仅构成了悬念,同时还起到了煽情的作用,使观众一步步地了解了蕾维卡的思维轨迹,对她的犯罪心理有了深层的认识,进而对立体地塑造这个人物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高跟鞋》也像阿尔莫多瓦的其他影片一样,吸收了现代广告的艺术手法。他对影片字幕衬底的处理独具一格,由高跟鞋、女人的脚、手枪、摄影机等广告画组成。这些广告画色彩艳丽、鲜明,它们本身就以简洁、生动的广告语汇构成了一个故事,从而突出了主题,即:女性、凶手及与高跟鞋有关系的感情纠葛。

在《高跟鞋》中,阿尔莫多瓦较多地运用了“闪回”镜头,对烘托人物难以言传的隐秘心态起了展示的作用。此外,该片的音乐运用也独具匠心,片头出现了如泣如诉的小号声及低沉的、震撼人心的鼓声,富有情感的通俗歌曲《想想我》和《一年的爱情》贯穿在影片的始终。影片中的歌曲与故事情节融合在一起,烘托、渲染了人物的内心情感。

扮演蕾维卡的女演员维多利亚·阿夫里尔是西班牙家喻户晓的明星,她主演了《情人们》、《捆住我》、《最美丽的夜晚》等影片。她曾荣获柏林电影节和圣塞瓦斯蒂安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并两次获法国恺撒奖。在《高跟鞋》中,阿夫里尔将蕾维卡复杂的心态和让人捉摸不透的行为表现得淋漓尽致。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迷高跟鞋的更多影评

推荐情迷高跟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