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至少,我们还有愤怒

毛路
2018-04-06 看过

银幕上山石崩裂坍塌,犹如主角张保民的人生,紧接着便是黑屏,大家以为影片就此结束,身后有位观众轻声说了一句“靠!”或许是为了安慰观众,或许是为了过审,屏幕又亮起来,导演多加了一场戏,让真相大白于众。但对我来说,随着那声“靠”,影片已经真正结束。如果这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个现实故事,张保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儿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以前跟朋友聊天,讨论什么样的人最狠。最后我俩一致认为,最狠的人往往是生活糟得不能更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人。这样的人,要么特怂,要么特狠。我们说的“狠”是一个中性词,因为“狠”可以用来谋财害命,也可以用来伸张正义,张保民无疑是后者。他虽然无意做英雄,多半也没思考过什么正义不正义,他只想找回儿子,但整部片子看下来,在我心中他就是一位现代英雄。无论结果如何,他像英雄一样战斗过,抗争过,从未退缩。影片一开始,他已经失去太多,他失去了故乡(地理位置上的故乡还在,但是那个有干净井水的故乡已经不复存在),失去了声音,失去了尊严。如果儿子没有失踪,张保民永远不会跟矿主昌万年和律师徐文杰这样身份的人有任何交集,很可能在暗无天日的矿井里,带着愤怒无声地过完自己的人生,最后死于肺癌或者矿难。

生活似乎从未善待过张保民,现在儿子又不见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宋洋把这种狠劲儿演活了。正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不要命也要找回儿子的狠劲儿,让我深深被这个角色所打动。

反派矿主昌万年同样很狠,他的狠来自于贪欲与自恋,是被恶包裹的狠。他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自己,而张保民每次“发狠”,都是为了他人,跟老乡打架,是为了村子;参加群殴,是为了帮助被欺负的矿工;去砸昌万年办公室,是为了儿子;跟昌万年最后的对决,是为了别人的孩子。他每次“发狠”,都让人感动、热血沸腾。而昌万年一发狠,就让人咬牙切齿,恨不得钻进电影里帮张保民一起揍他。

律师这个角色,在人物丰满度上,一点也不比前两位逊色,甚至可以说比前两位更复杂。个人认为,这是最接近“现实”的一个角色,张保民和昌万年那样的人,我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遇到过(当然,我没遇到,不代表不存在)。但是律师那样的人,我见过太多,他们大多属于中产阶级,本性并不坏,平日里,他们彬彬有礼,没有利益纠葛的时候,甚至可以说他们的内心充满正义感。一旦牵扯进利益,在良心与利益之间,他们往往选择后者。只不过他们没摊上影片里的事儿,所以没有那么极端。

对于律师这样的人物,除了鄙视和厌恶,其实也有一些理解,他们需要守护的东西太多,可以失去的东西太多,就像片中的单亲爸爸律师,要给自己和女儿体面的生活,做事如果全凭良心,很可能维持不了表面光鲜,实质摇摇欲坠的中产生活。

在昌万年用箭指着他和张保民的生死关头,人性的闪光乍现,他站到了张保民前面,恳求昌万年放张保民走。在影片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以为律师要交代昌万年的罪行,我以为导演让观众再次相信人性的时刻要到来,我的嘴角已经准备好上扬了,但是律师终究什么都没说,阴险的昌万年,一句“你还有女儿要照顾”,就能把他彻底拉下水。 巨大的压抑感将我淹没,几乎喘不过气来。走出影院,我给那位朋友打电话,他问我片子如何。我说,片子是非常好的片子,但是看得人非常绝望,非常生气。他说,不要绝望。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他接着说道,至少,我们还有愤怒。

是呀,至少我们还有愤怒。最后那个镜头久久地停留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山石崩裂之际,张保民并没有跪下,而是戴上头盔,坚定地站在那里。戴上头盔这个动作,意义深远,他并没有放弃,他还要活下去。看,纵使命运夺走一切,他还是选择像一位真正的英雄那样站立,生活总要继续,是抗争还是妥协,电影没有交代,但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1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