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暴裂无声——无声中的“爆裂”

Mr.chen
2018-04-06 14:49:2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爆裂,宣泄着自如感;无声,宣誓着斗争的精神。 张保民的身份在不同阶段,可以分为暴力倾向的矿工,寻子心切的慈父,有正义感的“强人”,在整个过程中,对于人物打磨刻画的三种层面,浮于正面中的占有很大部分,暂不论角色自身的真实立倒与否,从开端在深邃的矿洞中对于充满了直观暴力和挣扎于人物上的集中表现,同于在空洞的状态中注入了不同的活力和意识,这种意识形态给这个人打上了烙印。 从具体的方式来讲,它在完整地交代第一小阶段事件后,频繁地使用叙事中回忆蒙太奇,其中保民在去因故和自己结怨的屠户家中后,各色人群享受着羊肉大餐,以此为切入点,引出了曾经这个地方发生的那件事,那件让他一切都改变的开端。在这个过程中,食客们的味觉享受,锅中精炖好的肉,在不断提醒着,充斥着复杂的情绪。 在寻子的过程中,在广阔的西北丘陵漠地,磊子的幻形两次出现,这是绝佳的伏笔,或者言为悬念的起点,当然,在不断有新的冲突点和关系发展的交织点的介入,他一直处于毫无线索的迷途。这里,就要提到对于整个故事发展或者说影响故事走向的人物——昌总,一个典型的矿商,骨子里对于既得利益的价值追求极其看重的人,当然最重要的是那股子黑腥气。 作为操盘手,他

...
显示全文

爆裂,宣泄着自如感;无声,宣誓着斗争的精神。 张保民的身份在不同阶段,可以分为暴力倾向的矿工,寻子心切的慈父,有正义感的“强人”,在整个过程中,对于人物打磨刻画的三种层面,浮于正面中的占有很大部分,暂不论角色自身的真实立倒与否,从开端在深邃的矿洞中对于充满了直观暴力和挣扎于人物上的集中表现,同于在空洞的状态中注入了不同的活力和意识,这种意识形态给这个人打上了烙印。 从具体的方式来讲,它在完整地交代第一小阶段事件后,频繁地使用叙事中回忆蒙太奇,其中保民在去因故和自己结怨的屠户家中后,各色人群享受着羊肉大餐,以此为切入点,引出了曾经这个地方发生的那件事,那件让他一切都改变的开端。在这个过程中,食客们的味觉享受,锅中精炖好的肉,在不断提醒着,充斥着复杂的情绪。 在寻子的过程中,在广阔的西北丘陵漠地,磊子的幻形两次出现,这是绝佳的伏笔,或者言为悬念的起点,当然,在不断有新的冲突点和关系发展的交织点的介入,他一直处于毫无线索的迷途。这里,就要提到对于整个故事发展或者说影响故事走向的人物——昌总,一个典型的矿商,骨子里对于既得利益的价值追求极其看重的人,当然最重要的是那股子黑腥气。 作为操盘手,他首先在煤矿领域维护拓展。从这个点引起的事件和保民相遇了,这既是无意间,也是必然间双方的交汇点,这里就表现出两个自然矛盾体,矿主和矿工。这个矛盾面支撑着多个事件的纵向延伸,既展现了长久以来的雇佣两极问题,也丰富了故事的动力和动机点。 徐律师,单刀直入,和昌总共同构成了压迫“底层”的利益链,单纯的表象下无法隐藏住自私,懦弱。这个人物在后半段支撑着绝大部分情节的发展。简单而言,自身的利益需求和现实的挣扎,两个重要方面,迫使他走上了不归路。影片后半段是真正的着眼点,这三个中心人物,在寻找孩子,追捕证据,不同的出发点,到了谷丰村的山路上相见。有一个重要的细节,也可以说特殊的手段。徐律师的女儿在山洞昏迷中出现了幻觉,磊子作为全片最大的悬疑点出现,带着女孩跑到山坡上,向下望着什么。也许这只是一种幻像的手法尝试,通过这个处理,直观增添了强烈的个人感情色彩,也更符合理想状态,磊子向她展示了被害一幕。 最后,在一组徐律师和昌总审讯的交叉蒙太奇中,二人交代了作案原委,但是徐律师作为目击者,没有说出磊子放羊被昌总射死的一幕。这其中包含了徐律师回忆与现实挣扎的回忆蒙太奇,徐律师身为公正与法律的践行者,在这一刻表现得如此懦弱,这段心里过程不单增添了紧张的气氛,表现着人物挣扎的节奏变化,也是一种莫大的羞辱。处在弱势底层的张保民,善良,勇敢,对真相和公平有着贯穿始终的追求。这样一种毫无掩饰的展现,就是对现实最大的讽刺。 磊子的真相还是通过屠户家孩子的画中大白于现实。只是,磊子只剩一具尸体。甚至于,尸体都没找到。也许,化作无形之物,和这个世界做着斗争。 整部片子下来,心理过程很复杂,但是享受着这种创作的痛苦,传达着真实的感受。暴裂无声,保民虽然无法说话,但是依然通过自己的行动表现出爆裂之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