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和走入深渊都是循序渐进的过程

贾不忘
2018-04-06 14:17: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就范》 达伦·布朗

实验目的:展示一个人是如何慢慢屈从最后将另一个人杀掉的。

被试条件:容易屈服他人的人。

测试方法:有三个演员在房间里填写问卷,听见铃声他们就会站起来/坐下。有被试者依次进入房间填写问卷,测试他们是否会追随三个演员的行为,追随者即容易屈服他人的人。

实验内容: 被试者参加晚宴;举办宴会者A发现没有素食,遂让被试者帮忙把素食小旗插在非素食上,并宽慰道,他们喝多了分不出来(这里是屈从的一小步);A麻烦被试者帮忙拿包、拎东西、招待客人等事情;A带被试者认识各路有声望的人;主捐赠方J发现拍卖价格不对,一时着急,心脏病发作,A让被试者进房间看看J的衣服里有没有药,等被试者出来后,A告知他J好像死了;为了让晚宴继续,A提议先把J藏起来,被试者不同意,后来仍屈从了;

在此过程中,拍卖主持人进来寒暄,误把被试者当成了J,并在拍卖场上让被试者上台发言,为了圆谎,被试者假装J上台发言了;拍卖过程中,主持人把一个箱子

...
显示全文

《就范》 达伦·布朗

实验目的:展示一个人是如何慢慢屈从最后将另一个人杀掉的。

被试条件:容易屈服他人的人。

测试方法:有三个演员在房间里填写问卷,听见铃声他们就会站起来/坐下。有被试者依次进入房间填写问卷,测试他们是否会追随三个演员的行为,追随者即容易屈服他人的人。

实验内容: 被试者参加晚宴;举办宴会者A发现没有素食,遂让被试者帮忙把素食小旗插在非素食上,并宽慰道,他们喝多了分不出来(这里是屈从的一小步);A麻烦被试者帮忙拿包、拎东西、招待客人等事情;A带被试者认识各路有声望的人;主捐赠方J发现拍卖价格不对,一时着急,心脏病发作,A让被试者进房间看看J的衣服里有没有药,等被试者出来后,A告知他J好像死了;为了让晚宴继续,A提议先把J藏起来,被试者不同意,后来仍屈从了;

在此过程中,拍卖主持人进来寒暄,误把被试者当成了J,并在拍卖场上让被试者上台发言,为了圆谎,被试者假装J上台发言了;拍卖过程中,主持人把一个箱子拿到了台上,说里面有神秘礼品,进行拍卖,A和被试者以为是他们装J的箱子,很惊吓,A提议被试者把该神秘礼品拍下来,以防他人发现,被试者照做了,主持人和台下拍卖者都想看里面是什么,A提议让被试者看一眼然后告诉大家是电脑,被试者上台后,并没有打开箱子,此事了之;A和被试者受到了惊吓,决定回到房间里,回房间后发现,刚才拍卖的箱子并不是他们放尸体的箱子,决定将尸体转移阵地;

A提议把尸体放在轮椅上推出去,然后A去开J的车,假装J是在自己的车上心脏病发作;A没有找到自己的车,又提议可以把尸体放在楼梯口,假装J自己喝多了摔下楼梯的,为了使其更真实,A让被试者踢J几脚,让他身上有点伤,并反复强调这并不会伤害到他,因为他已经死了,被试者并未服从;

把尸体放在楼梯口处,A和被试者去楼下和几个见过J真人的寒暄,看到了J的老婆,她说自己要去城里见朋友,麻烦把这个药给J,并表明J有昏睡症,一般不会发作,但要备着点药;A和被试者听到这个消息后,松了一口气,决定把事实告诉其他几个人,告知后,他们一同来到了楼梯口,发现J不见了,随即听到J在天台很生气的大喊,并扬言不会再捐赠;其他几个人听到后慌了,他们各自都需要这笔捐赠的钱,于是决定想办法把J推下天台;在商量的过程中,他们提到了被试者假装J的事情,并表示这是欺诈罪会坐牢的;达成一致后,他们商量让谁去推J,大家都说应该让被试者去推,被试者没同意,他们说,要么把J推下去,要么就走,被试者就走了。

实验完毕。

除了这个被试者外,还有三个被试者,都在楼梯口踹了J,都把J从天台上推下去了。

先说看完这个视频学到的东西。

1 进步是循序渐进的,走向不可逆的错误也是循序渐进的。大家都是正常人, 直接说让你杀人你肯定不会去做,但如果事情慢慢发展,走到了一个不得不杀人(杀人可能是当下团体内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的地步时,可能你就会犹豫了。

反之,即使你犹豫了,也要知道什么事情是能帮忙的什么事情是绝对不能帮忙的,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不能做,要判断。

2 A在劝导被试者帮忙把尸体藏起来时,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慈善,想想那些孩子吗,这也是J的愿望……”。

这话听起来挺熟悉的,就像和你说我们现在在做不好的事情,是为了最终做一件好事。这话大方向上有两个情况。一是放在战争立场上讲,在发生战争时,杀对方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讲是不好的事情,但从民族或国家的角度讲,是为了自己不被杀,是为了让自己活下来,是为了救同胞的命;二是放在个人的立场上讲,你和我做这个错误的事情,是为了更好地完成那件好的事情,这个话其实有毛病的,在没有根本的生死厉害关系的前提下,你说伤害这个人是为了另一些人的正当利益不得不做,这话是没逻辑的,这话只是为了掩盖错误的借口,或者是为了满足私欲又不想承认这一点的一个理由而已。

如果有人这么和你说话,要警惕。当他反复强调这么做是为了做一件好事的时候,要警惕;当对方强调你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因此接下来你必须要做XX事情来弥补的时候,要警惕;当对方一直说“我需要你”的时候,要警惕。

3 当你为了圆谎撒了第一个谎的时候,很可能会接着撒第二个第三个甚至十几个谎。

当被试者承认自己是J时,他是为了不让J死掉的事情被发现,当他这么做了以后,这件事又成了威胁他撒下一个谎(做下一个错事)的理由。除非你承认自己之前犯错了并愿意承担错误,如果你想逃避第一个错误,就会被继续牵着鼻子走。

4 在楼梯口,A反复强调“他已经死了,你踹他一脚,不会伤害到他”,这也是另一个操纵心理。

因为对方了解你的顾虑,所以试图消除你的顾虑,好让你继续陷进去,如果你做了,那么除了假冒J之外,你还伤害了J,即使他已经死了,也不影响你踹了他,会因此受到谴责(威胁)的事实。

剧情是循序渐进的,语言是带有暗示作用、试探作用甚至操控作用的。和温水煮青蛙是一个道理,差别是青蛙没有跳出去的能力了,而每个面临这种选择的个体,需要具备的是承担的勇气,这样才不会被一直牵制,直到犯下不可回头的错误。

再说说我觉得有点假的地方。

视频刚开头的那个小实验有点假。实验如下:一个人假冒警察给一个咖啡店打固定电话,告知店员那个带小孩的女生是一个偷小孩的贼,需要店员配合把那个小孩救出来,店员说好。于是假冒警察的人说你把固定电话放在柜台上,你有移动电话吗,我打给你。店员告知后,假冒者打了移动电话,吩咐店员让那个女生到柜台接固话,然后趁机把孩子推出咖啡店,店员照做了。

觉得假的原因是,店员并未怀疑电话那头的人是不是警察,也并未怀疑他所述事情的真实性及有无相关证据。这点挺假的。

回到正式实验。

在正式实验里,当J死掉后,工作人员把J掉包了,那个尸体是特效组做的仿真的J,被试者并没有发现。这是一个小细节,但其实有点怀疑,做得再真实,体温是没法作假的,刚死掉的人,身上还是有温度的,温度是慢慢冷却的,肤色也会变黑等一系列身体症状,这是特效J做不到的事情,但被试者并没有发现,可能是太害怕了,没有注意到细节,可以理解。

我的感受是

如果是现实生活中的我的话,可能也会像被试一样,让我帮你拿包,我可能会帮你拿。但我应该不会把素食小旗插在非素食上,因为昨天看了一个英剧《随性》,第二集讲的正好就是素食者,虽然我不是,但我能想象到他们吃到了肉类会有的反应,可能不会这么做。

想表达的是,我一直把帮助别人,或者说一定程度上的顺应理解为一种社交礼貌。不想让别人觉得我事儿多,不想太怪异,想减少麻烦。虽然我不帮他们也不代表我事儿多,但我的确会这么想:在不影响我根本利益和道德观的前提下,我愿意做那个在集体里顺应大众的人,除非这事儿我就是不愿意,不然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顺应对我来说并不代表顺应什么,是因为无所谓,所以才这样。

不反驳不代表我赞同,陪你做也不代表我喜欢,这是两回事。

但还是要提醒自己,不要悄无声息地就被越界了,可以有礼貌,可以为了保持自认为的礼貌做一些事情,但还是要有界限,别被模糊。

以及,谦让也是要有限度的,因为有些人不明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达伦·布朗:就范的更多影评

推荐达伦·布朗:就范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