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缝匠 魅影缝匠 7.5分

你和男神之间,也许只差一颗毒蘑菇

羊毛毛
2018-04-06 14:01:0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Kiss me, my girl, before I'm sick.

电影史上太多经典浪漫爱情片了,观众们早看腻了。保罗·托马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则剑走偏锋,拍出一部另(bing)类(tai)爱情剧《魅影缝匠》(Phantom Thread,2017)。

评价偏向两个极端,有人有感于他们的爱情超越常理,刻骨铭心(也许最受连累的是肠胃)。也有人说他们亵渎了爱情。毕竟,有什么人肯给心爱之人吃毒蘑菇?

只能说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天生一对。

和PTA以往的作品相比,影片格局很小,大部分主要场景都发生在伍德科克的宅邸。还有不少戏没有突出场景,比如数次外出就餐的餐厅、乡间、舞会等等。故事的镁光灯紧紧追随着这对眷侣——采蘑菇的小姑娘和她的男神。(事实上,影片最终版被删去了10分钟左右,主要是关于阿尔玛身世的戏份,以及她与男神姐姐西里尔的一场戏。PTA的解释是:“《魅影缝匠》始终应该围绕这个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任何其他事情都只是为了支撑这个故事。”)

所以,我们看到宅邸中女工们来来往往,却连一个面孔都难以看清。男女主角之外的人物,都没有什么分量。甚至没有鲜明的故事线索,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以一些节奏极缓慢的场景,勾勒出伍德科克周身的一切,直到暗流慢慢涌出……

不过,不能忘了一个出场不到1分钟,没有一句台词、一个动作,但存在感极强的人——伍德科克的母亲。

母亲一开始就出现在姐弟俩的谈话里,伍德科克先生表示:“最近我对妈妈的回忆十分强烈,我梦到她向我走来,感觉到她的气息。那种感觉极为强烈,仿佛她就在我们身边,向我们伸出手。”姐姐面无表情不置可否,建议伍德科克去乡下别墅散散心。

后面我们会知道,“魅影”除了指缝匠职业加诸在伍德科克家族的诅咒,还指他的母亲。

一到乡下,立马遇见了餐厅服务生阿尔玛,这也是魅影离去、诅咒消除的开始

那时候的阿尔玛不施脂粉,脸面扁平,活脱脱一个天真淳朴的乡下姑娘。成熟老男人马上征服了她,带去吃饭、带回家……

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年轻男子都可以学习一下,当做反面教材避一避雷,因为从始至终活脱脱“我的奇葩相亲对象”,直接能投稿树洞吐槽。

先是吃饭,表示让我瞅瞅你素颜,于是把人家红嘴唇给抹掉了。(阿尔玛裸妆也很好看,如果不像阿尔玛天生丽质,就不要当下在餐桌上卸妆了。)

然后三句不离“我妈妈”

你妈是棕色眼睛吗?你和你妈长得像吗?我能看看她的照片吗?

(你是想和姑娘约会还是姑娘她妈?)

阿尔玛表示没带着。伍德科克一脸得意的告诉她,她一直把母亲的照片放在衣服的夹层中。“我从幼年时就开始把秘密藏在衣服的内衬里。我的胸袋处留有一缕母亲的发丝,以此永远与她保持亲近。”

这样的奇男子要是出现在现实中,早已被人吐槽几百回合了吧。

然后把妹子带回家了。伍德科克还是很有情调的。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一袭红衫坐灯晕中的阿尔玛,没那么村了。伍德科克终于开始谈自己的事了。说的却是自家的诅咒,还说缝匠是结不了婚的,注孤生。(原来你带我回家只是想来一发,扎心了。)

但是沉迷于伍德科克的魅惑气质中的阿尔玛,丝毫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还说“我觉得你只是表现得很强大。”男神依旧得意脸:“不,我本身就很强大。”看到后面才会发现,这里的阿尔玛简直一眼看穿了伍德科克先生。怪不得之后能把他吃得死死的。

我想和你谈情说爱,你却想为我量体裁衣。随后我们知道,伍德科克先生只是看上了阿尔玛的身材。伍德科克有自己独特的审美,喜欢不施粉黛的“有点小肚子”的女人。

这能够解释阿尔玛爱上伍德科克的一部分原因:我所认为的身材缺陷,却成为你眼中所珍视的部分。我需要这份珍视。我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乡下服务生,高贵的你却对我产生爱慕。我需要这份爱慕。一旦拥有了这些,阿尔玛怎愿意轻易放手?

所以,虽然他年纪大,但还没有脱发呀。虽然他总提他老母,但可以理解成对母亲的爱和思念。虽然他高高在上,但他愿意俯下身来为我缝衣。所以,伍德科克理所当然成了阿尔玛的男神。阿尔玛也顺理成章成为了伍德科克的缪斯。

相处一阵,问题就出现了。男神就像一面坚不可摧的城墙,自己虽然住在伍德科克家中,却像个缝衣工。阿尔玛需要一个突破口,让快死的爱情复活!于是出现了庆生那场戏。

导演PTA将阿尔玛的性格不紧不慢地徐徐展露出来。看上去她在这段感情中注定是弱者,逃不过被抛弃的命运。但是,阿尔玛并没有爱到失去自我。(凭这点就已经打败大部分女孩子了,赢得冷酷老男孩的心指日可待)。她要以自己的方式去爱他,而不是他希望的方式。

这是阿尔玛第二次宣示自己女主人的权利,第一次则是对正在量三围的公主:“我叫阿尔玛,我住在这儿。”

然而浪漫晚餐变成一场难看的互怼,怼的俩人最后都语无伦次了。其间阿尔玛蹦出一句:“别像个小孩子!”联系后面的剧情,意味深长。阿尔玛还一针见血地指出:“不要假装自己那么坚强,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伍德科克则说,如果他不保护好自己,就会失去所拥有的一切。换句话说,因为母亲无法保护他,他“只能”保护自己,给自己戴上面具,躲藏在他给自己筑造的安全区域内。

随着争吵和冲突,两个人的真面目慢慢呈现出来。伍德科克先生高贵而谨慎的皮囊下面,藏着一颗脆弱敏感需要呵护的内心。阿尔玛朴实无知的表象下,是强烈的保护欲、占有欲,以及,改造欲。

她可以为了伍德科克的名声冲进贵妇的寝室,剥下她的衣服。可以当着西里尔的面叫医生“滚蛋”。

我们能发现,这俩人的性格是互补的:一个人所缺失的东西,恰是另一个人所拥有的。他们在性格和需求上,天造地设,他们的爱来自心灵的契合和对彼此的强烈需要。

“有时候稍微放缓他的步伐,才是对他有益的。”像不像经典的“我妈妈觉得我……”系列?阿尔玛眼看自己就要被赶走,急中生智。上次采的毒蘑菇,是不是还留着呢?

有些心机女用身体拴住男神,有些用金钱,有些用孩子。阿尔玛就超凡脱俗了,给你下毒,然后照顾你,陪伴你,让你在心理上产生依赖。人在生病时是最脆弱的。而且阿尔玛吃准了男神的心理弱点:成长中母爱缺失,内心空虚闭塞,实则是个强烈渴望爱与呵护的人。

果然,伍德科克先生病好后,第一句话就是“我爱你”。闷骚如伍德科克先生,可知他说这句话有多难得了。接着就是求婚。

(男神真的很惜命,得个肠胃炎,就觉得自己快死了。)

阿尔玛这边,下完毒就做好了上位的准备。那一晚,母亲和阿尔玛的角色发生了转换。伍德科克夜里醒来,看到母亲穿着婚纱站在床前,那正是他记忆里最清晰的模样。这时阿尔玛走进来,进里面的小房间拿东西。当她走出来,母亲已经不在那里了。PTA通过这场戏告诉我们,母亲的地位和角色已经被阿尔玛取代了。

伍德科克先生是否猜到自己被下毒呢?我想是的。他曾自言自语“我肯定是吃坏了什么东西”,而后当姐姐问他是不是吃坏东西,他又否认。

再联系他求婚时说的话:“我不能再忽视这些错误了。有些事一直困扰着我,有些事现在必须做。那些事,没有你,我根本做不到。舒缓我那苦闷的内心,消除诅咒。一成不变的房子,死气沉沉。阿尔玛,你愿意嫁给我吗?”

阿尔玛平常待在家里能给他“舒缓苦闷的内心”吗?不可能,看后面,平常状态的伍德科克根本无法忍受阿尔玛。换句话就是——“只有你能给我毒蘑菇吃,吃了我就能从苦闷中解脱出来。这只有你能做到。”

PTA将婚纱放置在场景的左边,象征着艾尔玛将破除诅咒,当上新娘了。

但是,伍德科克所受的精英教育和上流社会的熏陶,还是让他无法接受阿尔玛粗鲁的样子。(尤其是阿尔玛婚后不再注意形象,吃相难看。)阿尔玛又一次面对被赶走的危机,毒蘑菇再次出场。(阿尔玛拿个筐站在树林里的场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的美,直击人心。)

这场毒蘑菇晚餐是整部电影极致浪漫的一场戏。节奏缓慢得几乎停滞。伍德科克看着阿尔玛为自己烹调毒蘑菇煎蛋,那已经不是毒,而成了良药。他经历病痛,但必将脱去虚伪的面具,以本真的自己去感受爱、去爱。

“我要你躺在床上,一副无助、柔弱的样子,只等着我去照顾。然后我要你再次强壮起来。你不会死。也许你希望自己死去,但不会的。你需要安定下来一会儿。”

面对阿尔玛病态却赤诚的爱的表白,伍德科克终于露出围笑:“在我病倒前,亲吻我吧,我的爱人。”

看似从头到尾都在夸这部片,其实我只想给三分。虽然结尾被第二次吃毒蘑菇那场戏惊艳到,但前面实在太平淡、太枯涩了。对于一个喜欢重口味的girl来说,前面那堆就像白开水。

具体来说,是伍德科克先生说出那句“Kiss me, my girl, before I'm sick”时,演员的表情(前面伍德科克从没这样宠溺的围笑过)、表演、配乐、光影的结合所产生的气氛,瞬间击中我了。

这个场面足以使任何浪漫主义者欢呼流泪。

公众号:电影套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魅影缝匠的更多影评

推荐魅影缝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