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水,水!

Hormin
2018-04-06 13:10:15

经,由陌生的语言吟唱起来,随之参差匍匐的,白帽白巾下模糊的形容,有着天地的阴沉和土的沟壑。目之所及,俨然化外之地。

站在安拉的土地上,导演无意效仿《冈仁波齐》,展现桃源之境里的淳朴美善,而是执拗地用长镜头一毫不差地记录下天的晦暗低垂,和戈壁、草滩一望无际的贫瘠。从无数个定格的长镜头里,我看到的是被着意凸显的困厄。

人亡了,地荒了,水枯了。灰头土脸的人们因为五块钱或者一小碗米而唏嘘不已,可依然在漆黑的夜点上一盏油灯,打开古兰经黯然的封皮。困厄如此却仍然选择虔信,他们在这片枯萎的大地上,以千年不变的速度和规模世代更迭。留驻的,由生至死;离开的,走而复归,这片枯萎之上仿若真有神迹,衪在广袤中冲撞、呼唤,招引着四方的亡魂。

我们总赞美环境赋予他们坚毅的品格和纯粹的信仰,又何曾转念想过,他们笃信,是否更是为了在精神上超脱苦难之地。我们把这样困厄的生活归为一种彼方的、异端的美丽,我们因它的贫乏而惊呼,又很快觉得理所当然,甚至满意于它提供的这种视觉奇观,很好地饕足了自己的审美需要。于是便更加生出一种朦胧的优越感——那当然是基于地域、种族和信仰的。

广袤的西部就这样被大多数人遗忘,它追不上世界提起的大步,更在高音喇叭中的一片向好声中渐次远去、淡化。在野心勃勃的扩张计划面前,它只是一个可以任意索取的宝库,一个地域不平等的牺牲品,它被驱使、呼喝,在物尽其用之后则要面对肉食者的割裂和拆解。马老汉的牛简直就像是个双重隐喻:一方面,回民素朴和善良的眼中,它在死之将至的绝食,是主沉默的指示;另一方面,这头唯一的耕牛,却不得不因为主人家的困厄而身向刀俎,为亡人献祭——它解了燃眉之渴,留下的空犁,却将使这家人更加走投无路。

其实,清水里看见的哪里是刀子呢?分明是愁苦的死神的面影罢了。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清水里的刀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清水里的刀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