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6 12:31:38

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之间进行的最辉煌、最壮丽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是改变中华民族命运,开创中国人民新纪元具有决定意义的大决战。把三大战役再现在银幕上,自然须要从整体作出比较巨大的艺术概括。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反映这三大战役的革命战争历史巨片《大决战》(三部六集),正有这样一种宏伟概括的气势。

在第一部《辽沈战役》的开端,从黑暗、混沌中逐渐呈现出来,并占满整个银幕的冰河解冻、开裂,冰排相互撞击,和夹杂了军鼓声的冰河汹涌奔流、轰鸣的气概万千的景象,有一种特别的银幕艺术的震撼力。这是人民创世的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也是对这三部六集影片《大决战》内容的一种充满激情的象征概括。

在这三部六集影片中,无论哪个战役的反映,视野都很开阔,描写表现都触及了全国其他各个战区,和与整个战局相关的其他一些方面;即便是军事斗争,除了直接的战斗的描写以外,更特别注意敌我两方最高统帅部的战略决策及各方内部种种复杂的矛盾关系的揭示。《大决战》人物之多,事件之繁,场面规模之大,是在反映革命战争历史的影片创作中罕见的。但这一切又都构成了一个统一的雄浑的整体。这让人既

...
显示全文

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之间进行的最辉煌、最壮丽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是改变中华民族命运,开创中国人民新纪元具有决定意义的大决战。把三大战役再现在银幕上,自然须要从整体作出比较巨大的艺术概括。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反映这三大战役的革命战争历史巨片《大决战》(三部六集),正有这样一种宏伟概括的气势。

在第一部《辽沈战役》的开端,从黑暗、混沌中逐渐呈现出来,并占满整个银幕的冰河解冻、开裂,冰排相互撞击,和夹杂了军鼓声的冰河汹涌奔流、轰鸣的气概万千的景象,有一种特别的银幕艺术的震撼力。这是人民创世的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也是对这三部六集影片《大决战》内容的一种充满激情的象征概括。

在这三部六集影片中,无论哪个战役的反映,视野都很开阔,描写表现都触及了全国其他各个战区,和与整个战局相关的其他一些方面;即便是军事斗争,除了直接的战斗的描写以外,更特别注意敌我两方最高统帅部的战略决策及各方内部种种复杂的矛盾关系的揭示。《大决战》人物之多,事件之繁,场面规模之大,是在反映革命战争历史的影片创作中罕见的。但这一切又都构成了一个统一的雄浑的整体。这让人既看到了战争的全局面貌和那个时代历史发展的趋势,也领会了每个具体战役在全局和历史发展中举足轻重的意义。

这是宏观把握的一场大决战的表现。然而宏观把握而无实在的历史真实的反映,则所谓“宏观”便不过是一种掩盖内容贫乏的令人生厌的浮夸的矫饰。《大决战》的宏伟气势和震撼力却是来自历史的真实的反映和概括。无论是对规模空前的战争场面的描写,还是人物形象的塑造,都有比较实在的历史真实的气息。这里不乏革命英雄主义的精神。但没有回避对战争的严酷、惨烈的描写。《大决战》中有不少这类真实的富于特色的描写,如《辽沈战役》中锦州外围阵地上,一个老炊事员挑着饭菜担子面对遍地阵亡的战士喊“开饭”的情景;《淮海战役》中载着战士遗体盖着白布的担架,排列在地上一眼望不到头等场面,都是动人心魄的。而有英雄气概和行为的指战人员,也都是有血肉之躯的一个个具体的活人。既是一场决定民族命运的空前的大决战,自然没有廉价的矫作的乐观主义的轻松。

在《大决战》中出现的毛泽东等领袖人物的形象,有不同于过去一些影视作品中对这些人物塑造的更具体、更深入的表现。毛泽东是英明的领袖,但也是没有脱离现实关系、现实矛盾的有历史具体性、有自己独特性格的人。在和林彪的关于先打长春,还是南下北宁线打锦州的战略决策和战役部署的意见分歧中,在处理粟裕根据实际情况提出的让华东野战军集中兵力在江北和刘伯承、邓小平一起打大仗,比按中央指示分兵到江南机动作战更有利的意见引起的矛盾中,毛泽东的形象便不是在一些影视作品中常见的那样四平八稳,而是性格相当鲜明生动。他是个性坚强的最高统帅,但也恪守了集体领导的原则;有过人的智慧和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但也可以接受别人的不同于自己的正确意见。对其他中央领导人和毛泽东的关系的描写,也比较正常、自然或自如。

对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林彪、罗荣桓等指挥各个战役的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的描写,也都合乎各自的身份地位,各有一定的性格特征。而对指挥辽沈战役的林彪的形象塑造,更给人印象深刻。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林彪在《大决战》中是怎样的形象,自然令人特别关注。林彪的晚年表现已经盖棺论定。但林彪曾经是叱咤风云的一代名将之一,也已是众所周知。如何塑造林彪的形象,关系到如何评价历史人物,如何看待历史和艺术创作,如何再现历史真实等问题。如果采取林彪作为“副统帅”时期一些人对待和处理历史人物或人物的历史问题的“革命”态度和“革命”方法,便是“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为王”的历史一律光辉灿烂,“为寇”的历史便有光辉也须抹黑或抹煞。只是历史并非可以任人随意捏弄的泥团,而是不依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在中外革命史上都有过不少曾经做出了杰出或伟大贡献而后来发生了变化,成了不那么杰出或伟大,甚至完全走向了反面的人物。如果以这些人物后来的变化去否定他们先前的作用,则否定的便不只是这些人物本身。研究或反映历史,自然不是为历史而历史,总有现实的需要。而现实的需要或是以史为鉴,或是继承发扬优秀传统,则都须尊重历史的客观存在。《大决战》第一部给人的一个深刻印象,就是对林彪的形象塑造,也坚持采取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尽可能尊重历史的真实。银幕上出现的林彪形象,形体、气质、动作都很逼真。对他和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在战略决策方面分歧的描写,也比较恰当:他有一些实际的考虑,对中央指示的理解也有一个过程,没有简单处理为他是出于个人安危或缺乏才能。而经过实践证明围打长春的失误以后,他还是按中央的指示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让人感到,林彪毕竟是和指挥这次著名战役相称的人民军队的高级将领。这连战败的国民党东北“剿总司令”卫立煌也不得不承认:“林彪这个人,说他不过是占了运气好,这话怕也有欠公允。”

《大决战》中出现的蒋介石和参战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以及其他国民党军政要员的形象,都比较合乎历史的规定情境,有历史真实的气息。蒋介石的性格有多方面的表现,并不简单是除了反动还是反动,有时候还有些人情味,甚至也还有爱国的思想感情的流露——如在南京天文台和家人一起漫步时,讲古代天文仪器“简仪”曾被外国人抢走过,要孩子们懂得我国古代文物的珍贵,知道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历史……这样描写并未妨碍深入揭示人物的实质,却让人感到形象反映生活的复杂而更显得真实。卫立煌、杜聿明、傅作义、陈布雷等人,给人印象也都比较深刻。对这些人物在复杂矛盾中的内心世界,都有不同程度的揭示而力求避免简单化。这在《平津战役》中对傅作义内心的矛盾变化的描写,特别显得突出。而人物形象也便更有反映社会历史的深度和艺术说服力。

蒋介石和参战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既没有被人为地加强了“档次”,也不是不堪一击的反动大草包。卫立煌在辽沈战役中,针对林彪的意图,以长春一座孤城,竟一时牵制了在东北的我人民解放军的主力。廖耀湘也总是“不动窝”,没有去增援长春,以致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说:“廖耀湘毕竟是在法国圣西尔军校吃过黄油面包的,打仗鬼精鬼精的。”投入各个战场的国民党官兵,大多武器装备精良,而且多是训练有素、能征惯战的。蒋介石和参战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也不是不了解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意图,蒋介石还针锋相对地作了几乎竭尽全力的部署。然而敌人还是遭受了失败的命运。

这是由于蒋介石国民党反人民的反动统治的腐朽,有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上层早已四分五裂。傅作义之所以接受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一个重要的原因也在于和蒋介石的矛盾。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想遏止国民党政府金融财政的恶化,并由此“服民心”。而最大的“老虎”却是国民党“四大家族”,因此他白折腾一番,终于只好用一纸《告上海市民书》收场。一直对蒋介石忠心耿耿的“总统府国策顾问”陈布雷,感到“党国艰危”却束手无策。在劝蒋介石让“四大家族”拿出钱来“收拾人心”却激怒了蒋介石后,感到极端绝望而回到寓所自杀。在国统区,广大人民群众早已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那是个万方多难,学潮如火,人民怨声载道,要一齐和反动统治者拼命的年代。在《辽沈战役》中,周恩来给孤处危城的郑洞国去信,劝他和国民党反动统治决裂,说“人心世气早已背离”。这就是蒋家王朝失败的最根本的原因。

在这三部六集影片所反映的三大战役中,无论哪次战役都有人民群众热情支援人民军队的动人画面。单是淮海战役,便有来自江苏、山东、河南、安徽的540余万男女民工。银幕上那些推着太平车、独轮车,赶着黄牛毛驴的男女民工(其中有父子、新婚夫妇和老人小孩……)源源不断……运粮队伍遭到一场轰炸后,许多失掉亲人的人们,头上裹着白色的孝布仍然赶着牲口、推着车子前进……无怪乎陈毅元帅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独轮小车推出来的!

载舟覆舟,可畏惟人;得人心者得天下。这是中国的古训,也是这场大决战题中应有之义。人民的力量是无敌的,这场战争的胜利,正是人民的胜利。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决战之辽沈战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