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 孔雀 7.9分

孔雀不会飞

Roar
2018-04-05 看过

“孔雀龃龊的双足减损了它的美,辱没了它那令人眼花缭乱的屏翼。”——蒙田

在一个老旧的走廊里,一家五口围在小圆桌旁,坐在小板凳上吃饭,旁边有堆放着的煤球,背景是邻里同样地吃着饭。外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一位老太太扇着扇子走过去,这家人有所察觉也开始张望着,弟弟看见很多邻居都走过去看,就也想跟上去,可没走多远就被爸爸的一声“回来”叫回了座位上,继续着一家人吃饭的沉默。接着,弟弟开始用略带颓废的方言介绍着影片发展的背景:七十年代的夏天。这是影片中运用重复蒙太奇的一段,借三个时间线分别讲述了三姊妹的青春经历,体现着导演顾长卫对时代、教育、梦想与现实等多个问题的思考。

孔雀之梦

她似乎是个理想主义者,她因为拉手风琴而无暇顾及烧水,可以为了伞兵之梦欢欣雀跃,把自家被褥改成伞兵伞的样子,又因为伞兵之梦的破碎绝食。但在时代的裹挟下,家庭背景的冲击下,她又像是个现实主义者,可以为了当上伞兵贿赂啤酒,为了要回自己的“伞兵伞”脱下裤子,为了“不和那群女人呆在一起”而找领导司机草草结婚。而且她并不是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摇摆不定,而是把两者都发挥到了极端,为了极端的理想主义而做极端的现实主义。很多人说她神经质,可是她的精神追求是不可否定的。

影片中最难以忘怀的一幕莫过于她面带笑容骑着自行车带着自己的“伞兵伞”在人群间不顾一切自由飞翔的样子,像极了孔雀开屏,但是很快就被母亲制止了,况且,孔雀不会飞,这也许就是顾长卫认为的孔雀与她的共同之处。

哥哥的糖

他独得父母的宠爱,且不以为然,心甘情愿的一辈子被贴上“弱者”“残次品”的标签。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为他带来了不少现实生活上的好处,分糖吃时他可以占据绝对优势,而且对此不甚稀罕,可以把糖分给鹅吃。

他也并不是对什么都不懂、不在乎的智力障碍,他在人际关系上在乎,同事不够尊重他,给他的“烟”让他口吐白沫他却还对同事做出笑声回应,妹妹找来果子为他打抱不平,他却说“是我妹多管闲事”并送来烧鸡表示“歉意”,从这点看,他算是处事圆滑会讨好的“聪明人”了。他也有过追求,他送陶美玲一朵向日葵,想方设法让母亲帮忙让陶美玲到家里吃顿饭,但陶美玲始终不愿多看他一眼,这就是他的孔雀开屏。

沉默如影

这一次,弟弟看向镜头,镜头讲述了他的故事。绿叶、白墙和单杠,穿着帆布鞋和蓝色长裤的他却是头朝下、面无表情出场的,这也是他被家庭和社会挤压得低头、逆来顺受的真实写照。也许他是个和姐姐一样有着丰富细腻内心世界的人,但是他没有姐姐那样的勇气,他的面对方式,是懦弱、听之任之。继承了身边人的虚荣,他为他有这样的傻哥哥而羞耻,他把伞把刺向哥哥,企图用药毒死哥哥,但他终究未能摆脱家庭的裹挟和自身的懦弱。

他也有所挂念,家庭里他最亲近的就是姐姐,姐姐向她借钱她可以偷父母的,姐姐也愿意和他共享同一个“干爸”,但此事不了了之,姐姐尚且难保自身。在个人感情上,他感激喜欢那个在他受到嘲讽时没有像大家一样嘲讽他的人,他追,追到了却低着头一言不发,他没有开屏。

影片最后直接点题,姊妹三人看见孔雀,从细节体现人物性格,高度概括影片内容。姐姐家女儿试图让孔雀开屏,未果,但是姐姐安慰女儿道:“爸爸老家山上漫山遍野都是孔雀”,是她为理想主义的发声,女儿说“这儿的孔雀都是假的”,是对现实的不满;大儿子经过,拿走妻子脖子上的围巾逗孔雀,想让孔雀开屏,他即使借助他人的力量也未赢得美好生活的青睐;弟弟经过,想让孩子看孔雀,孩子却睡着叫不醒,他说“反正冬天孔雀也不开屏”,对生活无作为,像空中随风飘荡的小草,不敢追求,又聊以自慰,离开时念念不舍,不舍得把目光从孔雀身上移开,但最终走远。

影片不可忽略的发生背景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文革刚刚要结束的年代,可能政治上的拨乱反正只是一次会议的事,但人们思想上的转变却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导演顾长卫将这一时代背景悄无声息地融入到电影内容之中,将它具体到以家庭为单位。父母对孩子的冷漠和偏心造成了更多的压抑和沉闷,母亲的老练而粗糙,父亲看到弟弟画的裸体女画像时的“正气凛然”,不是对孩子的正确教育方法,也不是因为自己过分高尚,否则也不会在看到姊妹二人想要毒死大哥的时候视而不见,保守而肮脏,圆滑而冷漠,这也许是影片想体现的背景之一,所以影片色调灰暗,压抑沉闷,在阴森气氛中绽放人物性格。但影片的不足是剪辑过乱,或许是由于剧情内容太丰富,时长过长,可以少删去一些情节和元素,不要冗长杂乱。

姊妹三人的心中憧憬是看似不合时宜的丰满屏翼,然而真正牵着他们走的是孔雀龃龊的双足,所以他们都错过了孔雀开屏,也无法凌空飞起。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孔雀的更多影评

推荐孔雀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