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向着黑暗深处的无声爆炸

小海
2018-04-05 21:56:28

夸赞一个天才最好的方法就是说他很扎实。你要说他聪明,有灵气,属于没夸到点子上,而且人家早就听腻了。扎实是这样一种特质:即使是天才,想要到达它,所走的路与凡人也是完全一样的,没有捷径可攀。

《暴裂无声》是这样一部电影:你可以说他导演的很天才,但他的剧本一定是很硬的。像铁钉牢牢钉进木头里,像钢筋混入水泥然后风干,像工匠反复锻造一块盾牌。恰恰《暴裂无声》完全是忻钰坤自己的作品,夸他扎实,就是把电影夸圆了。

内蒙古山区凛冽的冬天,少年张磊正赶着自家的羊群。他在塔下随意停留,用石块堆出一座更小的塔。这种饱含碳酸钙的无用物质通常被认作是荒凉与贫瘠的象征,但随着机械与工业的轰鸣,冲刷进了财富与凶险。大山的另一头,张磊的爹张保民和人干着架,但这只是未来澎湃汹涌来临前的一点涟漪。直到他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暴烈的本性与凶悍的骨头依旧无法止息——故事就此开始。

电影导演的魅力,可以通过色调,氛围,气质,风格展示,而剧本之魅,在于关系,线条,铺设,埋伏。张保民打瞎眼睛的屠夫也有个儿子,矿上闹事打手的老板昌万年正深陷麻烦,律师徐文杰在拒接昌万年电话几天后,也就是张保民丢掉儿子的几天后,自己的女

...
显示全文

夸赞一个天才最好的方法就是说他很扎实。你要说他聪明,有灵气,属于没夸到点子上,而且人家早就听腻了。扎实是这样一种特质:即使是天才,想要到达它,所走的路与凡人也是完全一样的,没有捷径可攀。

《暴裂无声》是这样一部电影:你可以说他导演的很天才,但他的剧本一定是很硬的。像铁钉牢牢钉进木头里,像钢筋混入水泥然后风干,像工匠反复锻造一块盾牌。恰恰《暴裂无声》完全是忻钰坤自己的作品,夸他扎实,就是把电影夸圆了。

内蒙古山区凛冽的冬天,少年张磊正赶着自家的羊群。他在塔下随意停留,用石块堆出一座更小的塔。这种饱含碳酸钙的无用物质通常被认作是荒凉与贫瘠的象征,但随着机械与工业的轰鸣,冲刷进了财富与凶险。大山的另一头,张磊的爹张保民和人干着架,但这只是未来澎湃汹涌来临前的一点涟漪。直到他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暴烈的本性与凶悍的骨头依旧无法止息——故事就此开始。

电影导演的魅力,可以通过色调,氛围,气质,风格展示,而剧本之魅,在于关系,线条,铺设,埋伏。张保民打瞎眼睛的屠夫也有个儿子,矿上闹事打手的老板昌万年正深陷麻烦,律师徐文杰在拒接昌万年电话几天后,也就是张保民丢掉儿子的几天后,自己的女儿也丢了。一条主线的三位主角圈在了一起,黑白,善恶,愚蠢算计,暴力失语,在不同主角的周围代入和碰撞,直到所有元素被压抑在一个极小的空间里等待爆炸。这是剧本的高明之处:起始像一根丝线,细细看去,却是一根点燃火药的引子。

《暴裂无声》的起始让我误以为这是全片的基调。我想到了《冬眠》里的安纳托利亚,那种幽青暗紫雪白棕黄的色调贯穿了三个多小时。内蒙的山也有自己的色调,它是灰黄而朦胧的,看上去就厚重而慢。然而我错了,寻子的悲伤而强烈的动机,搏斗的无奈与荷尔蒙分泌,巧合的碰撞与剪不断解释不清,让我在座椅上时而焦虑时而紧迫。大山的昏黄与朦胧仍在,它把悲剧、愤慨、纠缠、无奈与观众隔开了几米,不那么直白,不那么赤裸裸。它是隐而不发的,它发作的唯一空间,就是那些等待迸发的暴力。

这是剧本的点睛之笔:宋洋饰演的张保民是个哑巴。这也是电影最大的亮点所在:全片不多的台词金句,几乎都是从昌万年嘴里蹦出来的,另外一个主角徐文杰同样近乎失语。这不是一部以台词为核心的戏,它充分践行着所谓少即是多的真理。主角在用表情、动作、沉默和静止表达他们的震惊、不解、无力、失措。而其中的高潮与顶峰,全是围绕着张保民进行的。

张保民是一个哑巴。哑巴是不能说话的,而他哑的原因又讽刺而悲凉:他是年轻时和人打架,把舌头咬断而哑的。作为一个性格同样暴烈的人,我深知这一设定的苦:当用舌头来搅一件事的能力都没有的时候,我们就只能用牙齿咬了。嘴巴不能发声的时候,连流泪都是无声的。所以张保民只有打这一条路,他从头打到尾,额头,眉心,鼻子都打破了,血流到嘴里,牙碎了往肚里咽。

给张保民一顿饭吃的老矿工挨揍,张保民打了。遇上鬼鬼祟祟的大金,张保民打了。大金骗他儿子在他手上,张保民打了一路。遇上告密的村长,张保民逃跑前还要踹上两脚。最后,三主角的最终对手戏,张保民还是打。怒目圆睁,横眉竖眼,万般悲痛,不打一处。那就来吧,所有不从嘴巴里发出来的,就在拳脚里炸出来。

演员是要有台词功力的,念台词是一道槛。而当台词通通被省去的时候,演员必须面临那个巨大的挑战。被省去的越多,对剩余的要求越高。就在这样逼仄的环境里,宋洋贡献了超群的表演技巧。

他不是完全坚硬的。当他在尘土里求助卡车司机,他是凄凉的。当他行走在无边际的山间,他是渺小的。当他举着棍棒又掏出儿子的照片,他是柔软的。当他猜测着办公室的黑暗阴影,他又是多疑的。如何评价张保民?当他看着满办公室的打手,只是扭头离开找了个垃圾桶再冲进来,他是可怕的,爆炸的,不正常的。但当他大山崩于前,土石如整个时代由上至下崩塌即将吞没底层一般碾压而来,他又是虚弱的,畏缩的,普通的。宋洋的张保民是一头愤怒的公牛,他不出气也没有奔蹄的声响,他是在用刀刻般的脸和眉眼在演,一种绝望之境的最后反抗。

好电影不会缺好表演,张保民的怒和硬,徐文杰的软和怕,昌万年的莽和细,翠霞的柔和怨,大金的恶毒与奸诈,屠夫的凶猛和义气,村长的势利与小人,翠霞母亲的愚昧和市侩……你不得不佩服,戏份有多寡之分,然而个个都演的如此深入人心。这和戏本身的好坏从来都是相得益彰的,只有好的戏,观众才能去记住角色而不是演员。只有戏够活,角色才是活的,而不是一个木偶,一个象征,一个面具。

《暴裂无声》还有值得夸的点,在于配乐与音效对电影风格和氛围的烘托作用。其实配乐不一定讲究旋律出彩,若不喧宾夺主,全为画面服务一样恰当而加分。至于音效,空洞而极富穿透力的表现,在观影过程中制造了大量的空间感和与之相对应的空旷与虚无,是电影最大的亮点之一。配乐与声效的“幽”“虚”与“朦胧”,为制造与打斗画面反差极大的观感创造了可能。《暴裂无声》最终的回味与印象,犹如演变成一场向着深水或黑暗深处的剧烈爆炸,混浊,可怖,无声,但撼人心魄。

张保民最后一次路过儿子搭石头的地方,石头已经崩塌了一半。正如影片最后,山石崩裂,一切尽毁,只留下掩面的张保民和翠霞无助的哭声。直到现在,我耳边还萦绕着开山炸药爆炸时悠远空洞的巨响,正是在这巨大无匹的声响中,人如蝼蚁般渺小,命如草芥般飘零。

2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