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十年磨一剑,谁有不平事?

显瘦的胖子
2018-04-05 21:30:25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贾岛在一千年前的盛唐写下了这首名传千古的诗,现在我又把这首诗应用在了这里,是因为我觉得,千年前的贾岛在写这首诗的时候,也有着与我相同的心境。

《暴裂无声》开场的时候,兰州正在下雪,四月飞雪。西伯利亚的寒风裹挟着巴丹吉林沙漠的沙子,铺天盖地的攻占了手无寸铁的兰州城,气温骤降,昨天是遮天蔽日的沙尘暴,今天就下起了雪。从电影院回到学校,衣服上已是密密麻麻的泥点,雪花表面的唯美下,掩盖的是夹杂着的肮脏尘土,一如电影里衣冠楚楚的徐律师和为学校捐款的昌总。

相比电影里的两个反派,恶人昌万年和律师徐文杰,我更想讨论的是徐文杰。很多人说,徐律师是灰色地带的人,他的性格里包含着妥协和无奈。但以我之见,徐律师其实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利己主义者,是这个电影里的最可恶的人,西装革履的包裹下,是一颗肮脏透顶的心。他为了50万,买通了证人,减轻了昌万年公司所受的处罚;检察院调查时,他毫不犹豫的断绝了与昌万年的来往;女儿被抓了,他才在紧迫之下,拨通了与昌万年的电话;供述罪行时,为了减轻罪罚,又毫不犹豫的掩盖了昌万年箭杀张保民之子张磊的罪行,他可能忘了,

...
显示全文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贾岛在一千年前的盛唐写下了这首名传千古的诗,现在我又把这首诗应用在了这里,是因为我觉得,千年前的贾岛在写这首诗的时候,也有着与我相同的心境。

《暴裂无声》开场的时候,兰州正在下雪,四月飞雪。西伯利亚的寒风裹挟着巴丹吉林沙漠的沙子,铺天盖地的攻占了手无寸铁的兰州城,气温骤降,昨天是遮天蔽日的沙尘暴,今天就下起了雪。从电影院回到学校,衣服上已是密密麻麻的泥点,雪花表面的唯美下,掩盖的是夹杂着的肮脏尘土,一如电影里衣冠楚楚的徐律师和为学校捐款的昌总。

相比电影里的两个反派,恶人昌万年和律师徐文杰,我更想讨论的是徐文杰。很多人说,徐律师是灰色地带的人,他的性格里包含着妥协和无奈。但以我之见,徐律师其实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利己主义者,是这个电影里的最可恶的人,西装革履的包裹下,是一颗肮脏透顶的心。他为了50万,买通了证人,减轻了昌万年公司所受的处罚;检察院调查时,他毫不犹豫的断绝了与昌万年的来往;女儿被抓了,他才在紧迫之下,拨通了与昌万年的电话;供述罪行时,为了减轻罪罚,又毫不犹豫的掩盖了昌万年箭杀张保民之子张磊的罪行,他可能忘了,才在前不久,在张保民舍身帮助下,才找到了他的女儿。在这个人的字典里,似乎没有写着良知两个字,也没有写着羞耻这两个字,但他看到自己的女儿是在他们抛尸张保民之子张磊的山洞里,我不知道他的灵魂是否有一丝悸动,是否想过要告诉张保民,你的儿子已经死了,就在这个山洞里,就在我女儿身后的不远处。恶人不可怕,因为我们知道他是恶人;可怕的是本是恶人,而伪装的很好的人,大伪似真,作为知识分子天生的弱势,恰好成为了徐文杰作恶又不为人们重视的保护色。

电影里一部分情节使用了魔幻现实主义,在处理上,和中国传统的报应说有着略微相似的重合,帮助张保民逃跑的恰好是杀死张磊的箭头,隐藏徐律师女儿的山洞,又恰好藏着张磊的尸体,在故事结束的地方,又正好是电影里没有表现的故事开始的地方。在这个他们犯下罪行的地方,又成为他们被代表正义的警方绳之以法的地方。天道好还,报应不爽,我们应该说,这都是他们应得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