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不疯魔不成活

朱休
2018-04-05 19:54:31

我是程蝶衣。

我好像走在一条窄窄的小巷,前方迷雾重重,看不到尽头,却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之前我有我的师哥陪我戏了半辈子,后来他走了,和另外一个女人成家去了,即使再同台过,我不再是从一而终的虞姬,他也已不是那个只走五步的霸王了。我本是自我放逐,可我心里又怎会是甘愿的。且说这江湖儿女的,似乎事事都要学着坦荡,才可以得到世人赞赏的目光,可是我不要这世道,我要的,也只是你的一个眼神而已。所以我心有不甘的,又何必让自己放下。

记忆又仿佛回到小时候,娘剁去我多出的指头,把我送到师傅的戏园子里。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京城到处是银装素裹,我冷,好冷。后来,遇到了唱林冲的小癞子,他是假霸王,那时我也只是唱不好思凡的男儿郎。可他走了,只给我留下冰糖葫芦的怔怔然。可为什么偏偏是女娇娥,为什么我不是男儿郎。后来,我懂了,人啊各有命,我也喜欢,因为这样我可以和小石头成为那虞姬和霸王,一起成角。那是快乐的半辈子,在我还未成为程蝶衣,他也还不是段小楼,至少在菊仙小姐没出现前,都是快乐的。因为我爱戏,我爱霸王,我更爱虞姬。因为那时是霸王虞姬相依为命的日子。

后来,菊仙小姐出现了,我们一眼

...
显示全文

我是程蝶衣。

我好像走在一条窄窄的小巷,前方迷雾重重,看不到尽头,却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之前我有我的师哥陪我戏了半辈子,后来他走了,和另外一个女人成家去了,即使再同台过,我不再是从一而终的虞姬,他也已不是那个只走五步的霸王了。我本是自我放逐,可我心里又怎会是甘愿的。且说这江湖儿女的,似乎事事都要学着坦荡,才可以得到世人赞赏的目光,可是我不要这世道,我要的,也只是你的一个眼神而已。所以我心有不甘的,又何必让自己放下。

记忆又仿佛回到小时候,娘剁去我多出的指头,把我送到师傅的戏园子里。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京城到处是银装素裹,我冷,好冷。后来,遇到了唱林冲的小癞子,他是假霸王,那时我也只是唱不好思凡的男儿郎。可他走了,只给我留下冰糖葫芦的怔怔然。可为什么偏偏是女娇娥,为什么我不是男儿郎。后来,我懂了,人啊各有命,我也喜欢,因为这样我可以和小石头成为那虞姬和霸王,一起成角。那是快乐的半辈子,在我还未成为程蝶衣,他也还不是段小楼,至少在菊仙小姐没出现前,都是快乐的。因为我爱戏,我爱霸王,我更爱虞姬。因为那时是霸王虞姬相依为命的日子。

后来,菊仙小姐出现了,我们一眼就知道了对方所想,我恨她么?恨吧,可也是不恨的。我恨的是段小楼罢了,无爱又怎会生恨呢。时代又像是一滚洪涛,我本是不管的。我也恨日本人,可我不后悔给日本人唱堂会,我又怎管底下坐着的是太太小姐还是警官罪犯。我爱的始终是这戏,我失去了霸王只能更爱自己的虞姬。我沉迷大麻,因为我颓废,我爱的不爱我,我想保护的都失去了。所以又有什么所谓呢。可之后戒烟的时候,菊仙抱着我的时候,我是真真切切想娘了。她把我一个人丢在那,是为我好还是放弃我,我都不管了,我只是想她。好像所有你伤害过的,伤害过你的人,那些曾经的纠结会恨都随风逝去了,但是这小小的爱啊,却是深深扎根在你的心上,无法放下,无法抗拒。而我捡回小四也只是不想他变得无家可归,可又怎知是捂热了一条蛇呢。他也是压死我的其中一颗稻草。就是你原以为所恰当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倒塌。你维护的反过来揭发你,你拒绝的却与你同是天涯。

文革的时候,我的心也是死了。京戏在所谓的劳动人民中灭亡了,我的一半的心也灭亡了。小楼也不再是霸王了,他屈服了,我的整颗心都死去了。只是可怜了菊仙小姐,那一刻我是和她一起悲伤的。最后死在剑下,是我的愿望。其实,是死在霸王的剑下,才是我真正的死得其所。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从一开始,好像虞姬就该是死在霸王剑下的,就好像,从一开始,我他妈就该爱你的。可是我又想,那些伤害你的人啊好像不是故意伤害你的,他们,只是,不爱你,罢了。

我爱戏,我是戏痴,我把人生当作戏,我把戏当作人生,我不疯魔不成活,小楼说的对,我是不行在凡人堆的。我早已灰飞烟灭了,空留肉体只是等待最后的破灭。

我是程蝶衣,我不想做女娇娥,我是男儿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