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痂口的暴裂,无声的疼痛

陌陌陌小耐
2018-04-05 19:47:5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像是早就给我心里结上了一层痂,连着新肉,还没有长全,然后一次两次三次的用力被剥裂。 那一种疼,像是从心底慢慢被掰裂开,无声地,滴血。 第一次剥裂,是在张保民接到昌万年手下大金的那个电话后,他骗他说保民的儿子在昌万年手里要求交换被拐的女孩。那一刻,我看到张保民眼里的变化,瞬间的惊惧、迟疑和暴怒——只是一瞬间的情感,却是直击人心的演绎。最后的选择是愤怒,一个父亲的愤怒,驱使他冲向昌万年办公室,砸烂办公楼,这也是张保民的一贯性格作风。他爱打架,用暴力处理问题,致使他失去了语言能力,失声后一切表达方式也就只剩下了武力。电话挂断的那一刻,是我心头的第一次剥裂。一个刚刚失子的父亲,误以为自己救回了儿子,最后发现救回的却是别人的孩子,他的第一反应是想方设法联系同样焦急的对方家长。刚刚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又被告知自己孩子的下落并被威逼交出那个与自己儿子同样处境的女孩,张保民该有多么痛苦,他暴起,他愤怒,但他绝非毫无理性

...
显示全文

电影像是早就给我心里结上了一层痂,连着新肉,还没有长全,然后一次两次三次的用力被剥裂。 那一种疼,像是从心底慢慢被掰裂开,无声地,滴血。 第一次剥裂,是在张保民接到昌万年手下大金的那个电话后,他骗他说保民的儿子在昌万年手里要求交换被拐的女孩。那一刻,我看到张保民眼里的变化,瞬间的惊惧、迟疑和暴怒——只是一瞬间的情感,却是直击人心的演绎。最后的选择是愤怒,一个父亲的愤怒,驱使他冲向昌万年办公室,砸烂办公楼,这也是张保民的一贯性格作风。他爱打架,用暴力处理问题,致使他失去了语言能力,失声后一切表达方式也就只剩下了武力。电话挂断的那一刻,是我心头的第一次剥裂。一个刚刚失子的父亲,误以为自己救回了儿子,最后发现救回的却是别人的孩子,他的第一反应是想方设法联系同样焦急的对方家长。刚刚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又被告知自己孩子的下落并被威逼交出那个与自己儿子同样处境的女孩,张保民该有多么痛苦,他暴起,他愤怒,但他绝非毫无理性,他的怒火是冲着昌万年是冲着解救自己的儿子去的。或许旁人看来是暴力,是莽撞,但必须承认的是他的勇气,他不顾一切的力量,面对如何痛苦的威胁,如何两难的压迫,他选择一个人去面对,这便是他与徐文杰、昌万年最大的不同。

第二次剥裂,是在徐文杰跟着张保民来到山洞寻找女儿的时候。徐文杰一路上看向周围景象的恐慌、失神,对应他第一次看到那张“寻人启事”时的情景,他的恐惧和失措表明了一切不曾说明的真相。讽刺的巧合,两个失踪的孩子,一个被害,一个被救,而徐文杰恰恰见证了一切——他的瑟缩他的胆怯,给人一阵新痂撕裂的疼。徐文杰从进入山洞到抱着昏迷的孩子出来,镜头有一直给向张保民的特写,整个过程的情绪变化是完全联系着媛媛的。所谓将心比心,张保民懂,徐文杰也不是不懂,但不同的是张保民因为理解他人的痛苦而愿意付出善意,而徐文杰的灵魂却早已被金钱和利益紧箍,即使知道疼也宁愿麻木舍弃。当媛媛醒来时,望向山头呈现磊子一人的背影,我心口的痂,开始流脓,是那种很清的水,带着谷丰村被污染的井水的味道。

第三次剥裂,是电影谢幕的时候。有些人想用黄金镶嵌灵魂,自以为是自己的掌控而得到了满足,其实自己早已成为欲望的奴仆;有些人被贪婪控制了心魔,宁愿出卖理想和良知,最终被自己曾玩弄于掌的能力制裁。张保民其实算不上什么好人,他脾气暴躁,甚至动辄斗殴,但在影片中,最能打动人心的,不是因为失去儿子的同情,是他最朴素的气质里无需修饰的勇气和不被污染的善意,还带着高原尘土的泥糙。而这一些,是昌万年和徐文杰选择舍弃的,选择妥协的。胆怯的沉默,令人心寒;沉默的描绘,令人心痛。最后哑巴孩子的图画,是本片最沉重的符号,那支带血的箭尖刺进痂口,混着父子的血祭,来自无声的,暴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