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家伙 好家伙 8.3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5 19:17:42

马丁·斯科西斯,这位被电影评论家称之为“美国最杰出的社会学家,电影艺术家”,在拍完引起争议的、描写纽约意大利移民区日常生活的影片《大街》之后,又摄制了这部描写纽约意大利裔黑手党的社会写实片《好伙伴》。

早在弗朗西斯·科波拉拍完《教父》(第一集)以后,马丁·斯科西斯就有心拍一部以意大利黑手党为主题的影片。科波拉的《教父》(一至三集)带有史诗色彩。他追叙了美国20世纪初意大利移民的生活,如何在这块土地安生,如何组成黑社会,进行走私贩毒,后来发展到组织跨国公司,在国际上犯罪,以及如何在政治、宗教机构中施加影响等等。科波拉企图把黑手党这一罪恶现象同美国的社会、文化联系在一起,从社会、政治学角度分析。这样的结果使得影片更具有典型意义。从艺术上讲,《教父》确实是大手笔的浪漫主义的史诗片。然而在这一切背后,人们不由得会问:“这是真的吗?”斯科西斯早就看出这一点,他不止一次地声称《教父》有欠真实。在读到尼古拉斯·彼勒基的纪实传记作品《机灵鬼》(Wisegay)之后,他感到这是个好机会,能真实地从社会学角度来描写黑手党。斯科西斯认为:“人们有个错误的认识,以为黑手党就是杀人。其实,黑手党,甚至于职业枪手的主要目的不是杀人而是赚钱。”

同科波拉的《教父》大异其趣,斯科西斯的影片《好伙伴》没有一点浪漫色彩,也丝毫不是一部史诗。他以一个普普通通的黑手党分子的自叙,毫不夸张地描写黑手党歹徒罪恶而又浑浑噩噩的日常生活。斯科西斯没有像科波拉那样从历史、文化、社会、政治的角度来分析意大利黑手党分子。斯科西斯认为纽约意大利黑手党全是一帮浑人,他们毫无明确的生活目的,因此谈不上更深刻的分析,只要如实地把他表现出来就足够了。

影片由斯科西斯与彼勒基共同编剧,斯科西斯导演,在纽约布鲁克林区实地拍摄,并且邀请了当地居民担任意大利移民的群众角色。

主人公亨利·希尔自小在贫穷的纽约意大利区长大,耳濡目染,把黑社会分子当成心目中的英雄,从给黑手党传递音信,到后来结识了保利·西塞诺,成了他的走卒。亨利本是个英俊、言谈风趣的小伙子。由于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竭力想过“上等人”生活而变成黑手党分子,但因他父亲是爱尔兰后裔,尽管母亲是黑手党头子保利的同乡,他在同伙眼中仍然是个外来人。在和吉米成为好友后,他似乎有了依靠。吉米是个沉默寡言、有心计的人,内心极其残忍。他表面上是“好伙伴”,然而一旦有事,不惜出卖朋友。影片后半部当三人合伙抢劫被警方侦破时,亨利求助吉米,而他只是出主意让亨利逃走,这样吉米就可解脱。罗伯特·德尼罗成功地表现了这个黑手党头目复杂的心理活动。由于自小在纽约意大利区长大,对这类人物非常熟悉,德尼罗扮演的吉米从言谈举止到服饰的细节都惟妙惟肖、韵味十足。斯科西斯还用了不少特写镜头来突现他面部的丰富表情。由于扮演托米而获最佳男配角金像奖的乔·帕斯,其表演也极为成功,他用夸张的动作手势,带有意大利口音的英语,以及喜怒无常的面容,把一个以杀人为游戏的黑社会职业杀手刻画得栩栩如生。本片和《教父》不同之处还在于艺术家的视角。科波拉在《教父》中视点较高,他侧重描写黑社会龙头老大之间的争斗,而且把黑社会同政界、司法界、宗教界的相互利用作为重点描写的对象。因此,科波拉用了不少全景镜头及仰拍镜头以表现一些宏伟的场景。而斯科西斯则把镜头摇低对准了黑社会人物自身。即使是教父保利·西塞诺也不同于《教父》中的维多·科莱昂。他似乎没有科莱昂那种气派,而且以外表看来还有些萎蔫,全然不像个头面人物。他精心策划一些大行动,但自己从不出面。他还订了戒律——尽量少杀人。一旦出了事,那就是谁干的谁负责。亨利出了纰漏找到他时,他只拿出一笔钱让亨利快走。斯科西斯把镜头焦点对准了这个人的自私本性,而没有刻意描写他和外界的关系。

影片的结构可以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描写黑手党蹿起初期,伙伴们同心协力策划一次又一次成功的行动,同时也刻画了他们的生活方式。第二部分则着墨于表现20世纪六七十年代黑手党内部的混乱,不但行动时常失败,而且伙伴们之间也互相猜疑。第三部分则描写黑手党衰落期内部之间的互相背叛。影片用亨利的自叙把这三大段落按时序串缀起来。

这种前后的对比,也可以从影片的艺术处理上看出来。整个影片前半部分处理得十分干净紧凑。艺术家大量运用了快速切换的剪辑手法,有时节奏快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然而斯科西斯同时也运用了手提摄影机跟拍一些长镜头。其中有两个镜头极为突出:第一个镜头是黑手党惯常活动的酒吧所呈现的混乱情景,随着亨利的画外音,镜头一个个摇到亨利介绍的伙伴们身上,叫着外号,乱喊狂饮,表现了这帮歹徒醉生梦死的生活方式。第二个镜头是亨利请他的女友凯伦到一家豪华的饭店吃饭。斯科西斯用一架小型手提摄影机不停地跟拍亨利的行动。亨利与凯伦来到饭店门口,看到门口长长的等待入内的队列;他俩绕过人群从旁门径直走进厨房;厨师们一个个跟亨利打招呼,亨利开着玩笑和他们一一握手;饭馆领班忙迎上来接待亨利,吩咐加上一张桌子;亨利请凯伦入座,然后大模大样同熟人打招呼。摄影机一直对着亨利,使人感到主人公的权势与洋洋得意的自负心理。

影片的后半部处理则显得缓慢滞重。有不少镜头给人以拖沓之感,而且剪辑上很少有快速切换。有大量镜头用于描写联邦调查局及警方侦讯等,似乎警方对黑手党感到束手无策,显示出法律的无力。在亨利即将被捕时,斯科西斯用了一段带有纪实色彩的精彩镜头:先是亨利心情不安地在厨房搅拌沙司,准备着做饭的佐料;尔后又连忙跑出屋外,发动车;接着他开车去给伙伴们运送枪支,他把汽车开上公路,一抬头发现天空中一架警用直升机正在跟踪他,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他开到一个公用电话亭前,打电话给家里,通知自己已被监视。然后,当亨利回到家中告诉妻子凯伦,两人又抬头看天空:空中只有几朵云彩。两人开车上了公路不久,又听到直升机的马达声。这组纪实镜头不但细微地表现了警匪之间的斗智,而且刻画了亨利的紧张、恐惧不安的心理,为下一步亨利交待黑手党的内情做了铺垫。

影片的音响处理也很具特色。斯科西斯大量地使用了环境音响,如黑手党分子活跃的酒吧声音很嘈杂:笑声,叫骂声,意大利语与英语混杂的喧哗声,加上背景的音乐声,突出了混乱喧嚣的气氛,成功地勾勒出黑手党的生活方式。而在饭店则又是一种气氛,侍者用法语、意大利语招呼顾客,背景是优美的古曲音乐,显现出与酒吧迥异的环境气氛。斯科西斯还从头到尾使用亨利的自白作为画外音,加上意大利的民歌音乐,不但给人以真实感,而且从艺术欣赏心理上讲,创造出一种审美间离感。在摄影机角度上,配合亨利的画外音,时而仰拍,时而俯拍,时而推近,时而拉开,使观众感到是亨利在操纵摄影机运动。这样斯科西斯一反好莱坞的客观叙事形式,而用人物的感情起伏来掌握摄影机,铺展开三大部分的叙述。

某些影评家认为斯科西斯影片中的女性描写是个败笔,除了凯伦较有个性之外,其他的女性都很平庸。斯科西斯则表示这正是现实,黑手党本来就是男人社会,因而不刻意描写那些女性。但平心而论,本片中的女性描写确实不如《教父》精彩。

影片上映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有趣的是,从1990年代开始美国纽约意大利裔黑手党已经衰败,不少头目死的死、逃的逃,党徒四分五裂,已经不像20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样猖狂,甚至于曼哈顿的小意大利区也正缩小。代之而起的是亚裔犯罪集团——特别是越青帮与日本黑社会集团。所以有人戏称,斯科西斯的影片《好伙伴》似乎给纽约意大利裔黑手党画了一个句号。本片若同《教父》系列片对照观看,或许更有收益。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好家伙的更多影评

推荐好家伙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