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团重重的电影

丹奈
2018-04-05 18:59: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个题目到片尾也没有想明白,嫌疑人三濑高司只做了两次嫌疑人(包括被捕的这次),第三度从何而来?或者是指他没有杀人,第三度嫌疑人指的是杀死厂长的真凶?是枝导演并没有给观众合理的解释。全片还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例如三濑突然不认罪,说钱包是从厂长那里偷的,那怎么解释钱包上的油渍?被害者妻子案发后发给三濑的短信里说的那件事是指谋杀还是指工厂造假的事?如果工厂造假,她是怎么知道三濑拿这事威胁厂长的?

三濑高司第二度成为嫌疑人,处境比他三十年前第一次做嫌疑人要恶劣的多,那时候律师还可以拿他不幸的童年和与两个高利贷受害者有私怨作为减刑的理由,当时的舆论也还是有轻判的倾向,重盛法官也就酌情轻判了。第二次检察官认为他有罪,劝他认罪以减刑,世津律师也劝他认罪,后来法庭上法官和陪审团也厌倦了再审,直接驳回了他无罪的申诉和被害者妻子雇他杀夫骗保的说法,直接认可他被指控的罪名,直接判处死刑。这固然是他频繁翻供,一直对真相改变说法,给人一种说谎的感觉有关,另外也与他的前科有关,连重盛法官都认为他关了三十年本性毫无改变,遑论陪审团和检察官带有有色眼镜的人。最后只有重盛律师和被害者女儿认为他的罪名不成立

...
显示全文

这个题目到片尾也没有想明白,嫌疑人三濑高司只做了两次嫌疑人(包括被捕的这次),第三度从何而来?或者是指他没有杀人,第三度嫌疑人指的是杀死厂长的真凶?是枝导演并没有给观众合理的解释。全片还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例如三濑突然不认罪,说钱包是从厂长那里偷的,那怎么解释钱包上的油渍?被害者妻子案发后发给三濑的短信里说的那件事是指谋杀还是指工厂造假的事?如果工厂造假,她是怎么知道三濑拿这事威胁厂长的?

三濑高司第二度成为嫌疑人,处境比他三十年前第一次做嫌疑人要恶劣的多,那时候律师还可以拿他不幸的童年和与两个高利贷受害者有私怨作为减刑的理由,当时的舆论也还是有轻判的倾向,重盛法官也就酌情轻判了。第二次检察官认为他有罪,劝他认罪以减刑,世津律师也劝他认罪,后来法庭上法官和陪审团也厌倦了再审,直接驳回了他无罪的申诉和被害者妻子雇他杀夫骗保的说法,直接认可他被指控的罪名,直接判处死刑。这固然是他频繁翻供,一直对真相改变说法,给人一种说谎的感觉有关,另外也与他的前科有关,连重盛法官都认为他关了三十年本性毫无改变,遑论陪审团和检察官带有有色眼镜的人。最后只有重盛律师和被害者女儿认为他的罪名不成立,但是谋杀案的真相如何,法院和检察院是无精力也无兴趣再去调查了,三濑也像他养的金丝雀一样,成为别人主宰的生命,而被害者女儿也失去了控诉父亲恶行的机会。

重盛律师这一次的失败有三濑隐瞒重要事实,频繁更改口供的原因,这令律师的辩护方向不断改变,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推翻检方指控的罪名。在被害者女儿告诉辩方性侵的事实,被告前一天声称没杀人时,采取的策略也有失误,这个时候与其辩护疑犯没有杀人,不如直接采用疑犯基于义愤杀老板的说法,毕竟有死者女儿和三濑的合影为证,性侵要采证比谋杀采证容易不少,至少可以减刑,可惜他尊重了三濑不想让死者女儿说出真相的愿望,而他除了一腔义愤,啥也没说服法官和陪审团,情感牌被他打臭了,估计他被三濑对死者女儿的感情感动,想到了自己对女儿由加的感情,从而出此败招。

死者女儿的刻画比较淡,她的脚为何瘸没有交代,她被父亲性侵的真相以及和三濑的友情的铺垫也不够,后来抖出来就有些突兀。她被父亲性侵多年而无法说出,唯一控诉的机会也被重盛律师抹杀,她想救的三濑也被判处死刑,真正的真相真的像重盛律师想象的那样是两人合谋杀死厂长并焚尸么?不得而知。

事实证明,是枝是一个好导演,不是一个好编剧,比起海街日记明晰的叙事,第三度嫌疑人的叙事可谓谜团重重,到片尾还有观众说没看懂(我旁边的观众还睡着了),辜负了福山和役所两个演技派,下一部作品恳请是枝改编他人小说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