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跑线 起跑线 8.0分

使我悲哀的恰恰是希亚姆们的善良

茉 茉
2018-04-05 18:25:19

看完整部电影,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我的脑海中萦绕: 我们的学校究竟在培养什么?教育是维稳吗,教育是一种存储行为吗,教育只是复制了整个社会结构和阶层吗?

影片转折的关键点是当拉吉和米塔火急火燎地赶到学校,想要阻止希利姆的告发行为时,却被希利姆对待孩子的行为所感动,从而做出了坦白自己造假行为的举措。

如果我再年轻一点,我一定会觉得这充满了力量和希望,这告诉我人性本善,或者俗一点,善良终将战胜邪恶。而如今的我只看到了寄希望于富人们的恻隐之心是多么的不可控和不可预测。

影片中,向来不惮以最善良的心意去揣测别人的穷人希亚姆也戴上了弗莱雷所提及到的“宿命论”的温良驯顺的面纱。希亚姆们慨然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将被剥削的结果与命运的力量相联系。他们认为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幸运或不幸只是上帝手中无意掷出的骰子罢了。可是,穷人之间能为了一桶水相互争吵,凶狠地争夺;但是面对政府不公的配给行却统一选择了沉默和逆来顺受。可见,被压迫者往往就是压迫者的帮凶。

还有谁助长了被压迫者的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不幸”?哦,对了,还有流水线的生产和教育。是的,在大工业时代,流水线化的

...
显示全文

看完整部电影,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我的脑海中萦绕: 我们的学校究竟在培养什么?教育是维稳吗,教育是一种存储行为吗,教育只是复制了整个社会结构和阶层吗?

影片转折的关键点是当拉吉和米塔火急火燎地赶到学校,想要阻止希利姆的告发行为时,却被希利姆对待孩子的行为所感动,从而做出了坦白自己造假行为的举措。

如果我再年轻一点,我一定会觉得这充满了力量和希望,这告诉我人性本善,或者俗一点,善良终将战胜邪恶。而如今的我只看到了寄希望于富人们的恻隐之心是多么的不可控和不可预测。

影片中,向来不惮以最善良的心意去揣测别人的穷人希亚姆也戴上了弗莱雷所提及到的“宿命论”的温良驯顺的面纱。希亚姆们慨然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将被剥削的结果与命运的力量相联系。他们认为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幸运或不幸只是上帝手中无意掷出的骰子罢了。可是,穷人之间能为了一桶水相互争吵,凶狠地争夺;但是面对政府不公的配给行却统一选择了沉默和逆来顺受。可见,被压迫者往往就是压迫者的帮凶。

还有谁助长了被压迫者的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不幸”?哦,对了,还有流水线的生产和教育。是的,在大工业时代,流水线化的生产让被压迫者们成为了机器的一部分,他们逐渐丧失了对不公平的洞察,丧失了对秩序的理解力和对生活的创造力,而教育,则成为了他们能够跻身压迫者阶层,过上梦寐以求生活的希望。

可是,如果教育也被压迫阶级所垄断呢?如果既得利益者们对于人性的善良和慷慨并不领情呢?这才是现实生活的大概率事件。“压迫者不把他们这种拥有更多的垄断权看做是使他人和自身非人性化的特权,他们意识不到,在追求占有阶级的拥有过程中,他们被自身的财富压得喘不过气来。”

所以,影片理想化了富人阶级,又或者说影片意识到了这一点,比如在结尾处,仅仅也只有拉吉一个人站了出来,更多的精英家长们目瞪口呆地听完拉吉的演讲,却毫无行动。

更加理想化地是,影片夸大了教育的作用。作为从教者,我清楚地知道拉吉说的“每名在公立学校的孩子完全有能力进入德里文法学校,他们比其他的孩子并不逊色。”这句话是多么的苍白无力。现实中,父母的SES(社会经济地位)与个体的未来成就呈正比。就拿我所看到的幼升小择校热而言,能否抢占好的教育资源与父母的职业、人脉和资源有莫大的关系。而就优质小学的生源构成,其父母大部分都是中产阶级及以上的阶层,家长之间也以群划分。所以文法学校的校长说的或许才是现实,虽然她冷酷而无情。“即便我帮助他们做作业,我也无法参加他们的生日派对。”

所以,即便穷人和富人的孩子进入了同一所学校,后者学会的可能依然是sharing is caring .

不过,也有研究指出,工人阶级的子女不会因为不能更高收入的职业而自卑,相反,他们有一种轻松的优越感。(社会学是什么,p143)这可能是一个精英研究者的研究结果。

忽略这个研究中的讽刺意味,总之,求仁得仁,求智得智。如果所求无非是轻松和愉悦,例如印度电影中穷人们虽在温饱线挣扎,仍随时都可以载歌载舞,那么无论上任何学校都无所谓;如果所求的是职业的向上流动性以及阶层的跨越,那么我确实需要站在压迫者的立场上,无情地说上一句:如果别人不能拥有更多,那是因为他们的无能和懒惰。

是的,我依然心存希望,在今天阶层尚未固化的中国,鸡汤一句“大部分人努力的程度远远不够他们拼背景,拼人脉,拼资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起跑线的更多影评

推荐起跑线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