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正义于谁的手?

autumn
2018-04-05 16:41:2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明显的是枝裕和的电影风格。对于悬疑片,我们总是期待一个答案,希望影片能够为我们一步一步揭晓真相,凶手最终能够得到惩治。但是这部影片中,是枝裕和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对于凶杀案件究竟是如何发生,所谓的凶手是否真的是凶手这件事,他留了很多推理的空间给观众。

影片中有太多让人迷惑的意象,广濑铃饰演的女儿的跛脚,闪烁其词的母亲,巨大的鸟笼与独活的麻雀,以及像个空荡荡的容器的三隅。作为在押的被定的凶手,三隅几度翻供,每次提供给律师的供词都不一样,其用意何在?

重盛律师一开始只是把对于三隅的辩护当做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工作,他并不真正在乎事情的真相,他只是想把官司打赢。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始终像盲人摸象一样,一直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随着三隅每次提供的供词的变化,事情开始变得复杂。究竟三隅为什么要杀掉他的老板?还把老板身上的钱包偷走?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泄愤?还是重蹈覆辙,被高利贷者逼得走投无路?但是让人感到奇怪的事,三隅对于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说起事情的经过,一脸平静,似乎在描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这个有前科的人,是否真的像重盛的父亲说的那个,仅仅是一个杀人狂魔呢?

随着故事往前

...
显示全文

很明显的是枝裕和的电影风格。对于悬疑片,我们总是期待一个答案,希望影片能够为我们一步一步揭晓真相,凶手最终能够得到惩治。但是这部影片中,是枝裕和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对于凶杀案件究竟是如何发生,所谓的凶手是否真的是凶手这件事,他留了很多推理的空间给观众。

影片中有太多让人迷惑的意象,广濑铃饰演的女儿的跛脚,闪烁其词的母亲,巨大的鸟笼与独活的麻雀,以及像个空荡荡的容器的三隅。作为在押的被定的凶手,三隅几度翻供,每次提供给律师的供词都不一样,其用意何在?

重盛律师一开始只是把对于三隅的辩护当做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工作,他并不真正在乎事情的真相,他只是想把官司打赢。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始终像盲人摸象一样,一直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随着三隅每次提供的供词的变化,事情开始变得复杂。究竟三隅为什么要杀掉他的老板?还把老板身上的钱包偷走?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泄愤?还是重蹈覆辙,被高利贷者逼得走投无路?但是让人感到奇怪的事,三隅对于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说起事情的经过,一脸平静,似乎在描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这个有前科的人,是否真的像重盛的父亲说的那个,仅仅是一个杀人狂魔呢?

随着故事往前推进,我们了解到三隅的成长经历,父母双亡,妻子离世,女儿跛脚,在北海道长大的他曾经因为杀死高利贷者而入狱。当年仍是法官的重盛的父亲并没有判他死刑,而且判了他无期徒刑,后来慢慢的减刑。出狱之后,他无处可去,在一家食品工厂打工,被厂长压榨着那残存的劳动力。在被厂长解雇后的某一天,他又一次被逮捕入狱,理由是杀人。检方控告他在河边杀死厂长,并且将其毁尸灭迹。

重盛他们调查到,在厂长被杀害后,三隅的账户里多了五十万日元,且曾与厂长妻子有过邮件往来。八卦杂志据此认为三隅与厂长的妻子有染。三隅也借此称他是受指使才杀死厂长的,因为厂长的妻子想要借此骗得保险金,那五十万就是定金。这个说法遭到了厂长妻子的否认,法院也认为证据不足。重盛经过长期的跟踪,发现厂长的女儿与三隅有着神秘的联系。一天,咲江突然找到重盛,跟他说了自己曾经长期被父亲性侵的事情,而母亲对比视而不见。三隅是为了帮自己报复父亲才杀人的。但是这时候的三隅又开始改口供,称自己没有杀人,当时是律师认为自己如果不承认杀人就会被判死刑所以才勉强承认的。影片中这一个三隅与重盛的对手戏演的特别精彩,这时候的三隅好像不再是一个容器了,似乎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活了过来一样。对于三隅的这一改口,律师们措手不及,但是也决心按照三隅的意思向法院要求重新审理。这个时候,作为正义的审判者的法院表现出了其荒谬之所在。

审判长说,为了法院的经济性,就不重新审理了。

是的,看似在以正义的名义在审判犯人的法官,最终还是避免不了对经济性原则的妥协,他还是得为自己的名声考虑,他不能让一个案件拖太长时间,他得让自己审理的案件有好名声。他握着生死予夺的权力,但是这权力一不小心就会剑走偏锋,将一个无辜的人送至地狱。这样的法官,这样的法律体系,难道就比杀人者更高尚吗?握在权力持有者手中的刀,往往是比任何利刃都更为可怕的。

最终,我们还是没办法确认三隅是否说的是真话。我们还是没办法知道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我们只知道,他被判了死刑,永远不会再有为自己说话的可能性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