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里的刀子》:关乎生活,更关于生命

Madison
2018-04-05 13:40:0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宁夏,西海固

这个位属黄土高原的地区,干旱、缺水、贫瘠。是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的,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而就是这样一个荒芜之地,却成为了许多文艺作品愿意描述的对象,短篇小说《清水里的刀子》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作者石舒清,便是写西海固,最出名的作家。

这部小说随后被改编成了剧本,在2013年First的创投会上脱颖而出,手里攥着这个剧本的导演,叫王学博。

16年,电影问世,在当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上,拿到了最高奖“新浪潮奖”,马拉喀什电影节上,当届评委会主席贝拉·塔尔将最佳导演颁给了王学博。而直到18年的今天,《清水里的刀子》才终于和内地的观众,正式见面。

就如同影片的拍摄过程一般,《清水里的刀子》走过的路,不是一般的难。

何为“清水里的刀子”?这也许是所有人看到片名会浮现出脑海中的一句疑问。影片中,穆斯林老人马子善的老伴去世,其儿决定在母亲去世的第40天,宰掉陪伴一家人十几年的老牛,目的是要搭救亡人,让生前没有过上好日子的老母亲,在死后有个告慰。

接下来,老人对牛悉心照料,老牛在喝水的时候,看到了沉在水桶底部的即将要在抵上自己喉咙的刀子,从此开始不吃不喝

...
显示全文

宁夏,西海固

这个位属黄土高原的地区,干旱、缺水、贫瘠。是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的,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而就是这样一个荒芜之地,却成为了许多文艺作品愿意描述的对象,短篇小说《清水里的刀子》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作者石舒清,便是写西海固,最出名的作家。

这部小说随后被改编成了剧本,在2013年First的创投会上脱颖而出,手里攥着这个剧本的导演,叫王学博。

16年,电影问世,在当年的釜山国际电影节上,拿到了最高奖“新浪潮奖”,马拉喀什电影节上,当届评委会主席贝拉·塔尔将最佳导演颁给了王学博。而直到18年的今天,《清水里的刀子》才终于和内地的观众,正式见面。

就如同影片的拍摄过程一般,《清水里的刀子》走过的路,不是一般的难。

何为“清水里的刀子”?这也许是所有人看到片名会浮现出脑海中的一句疑问。影片中,穆斯林老人马子善的老伴去世,其儿决定在母亲去世的第40天,宰掉陪伴一家人十几年的老牛,目的是要搭救亡人,让生前没有过上好日子的老母亲,在死后有个告慰。

接下来,老人对牛悉心照料,老牛在喝水的时候,看到了沉在水桶底部的即将要在抵上自己喉咙的刀子,从此开始不吃不喝,为的,就是反刍过后,以一个清洁的内里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便是“清水里的刀子”。

影片在一片寂静中开始,4:3的画幅比例如今已经不再多见,却在黄土和干裂的土地的衬托下,更显荒芜。就连下雪的时节,都没有一丝“瑞雪兆丰年”的迹象,全然是一片苍白,和偶尔露出的土地的青灰。

这就是影片一上来就定下的基调。

就如同贝拉·塔尔对这一部电影的评价一样——“这部电影有着非常执着的信念和深沉情感”。《清水里的刀子》像极了这位已经息影了的匈牙利电影大师,在他息影前的最后一部作品《都灵之马》中,那匹执着的马,和《清水里的刀子》中绝食的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电影语法上,贝拉·塔尔对与长镜头的执着,也被王学博“拿了去”,《清水里的刀子》克制、冷静,占据影片绝大部分的固定机位中景,与影片中情节所发生的地点,保持着暧昧却又克制的距离,缓缓移动的镜头和巧妙使用的画外空间,让影片的留白恰到好处,亡人逝去的哀伤,老人对于老牛的不舍,甚至是老牛的决然,都通过这样的镜头与时间的流逝,淌入观众心中。

然而也就是在这较“松”的景别之中,出现次数不多的特写才更有力量,这样的特写,多集中在了老人的面孔上。这位名叫杨生仓的西海固当地老人,当然不是什么科班出身的演员,一生都生活于此的老人,满是沟壑的脸上,有着科班演员永远也模仿不来的岁月沧桑感。也就不难怪,在马拉喀什电影节上,贝拉·塔尔抱着这位老人说:“他们都是假的,就只有你是真的。”

确实,影片中令人印象最深的一场戏,可能就是老人洗澡那一场,这个被用在影片海报中的一幕,毫无半点戏剧夸张,枯瘦如柴的老人站在一个装满水的瓦罐下,拔掉底部的塞子,就着缓慢流动下来的水搓着身上,没有洗发水、沐浴液、甚至连一块肥皂都没有,这就是西海固人的“洗澡”。

即使走出了这贫瘠的大山,来到釜山,住上了高档的五星级酒店,杨生仓老人依然保持着3,4天一次的洗澡频率,因为他觉得水,实在是太珍贵了。

贝拉·塔尔口中的“真”,就是来源于此。在这片荒芜土地上生活了几十年的原住民们,在自己的家乡,本色出演了这样一部电影,所讲所演,都是他们再真实不过的生活。我们看到物质匮乏的村民们对待葬礼时的虔诚,孩子们对于一根烧火棍的争夺,全村人对于一场雨的珍惜,都令人感叹。

而更令人感叹的是,《清水里的刀子》这部电影,从始至终向观众传达的生死观。影片以一个葬礼开始,以一头牛的生命终结结尾,一直要告慰的老人老伴从未露面,陪伴十几年的老牛被几个壮汉放倒,眼上蒙上白布,手起刀落。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的老人在一清早就离去,望着西海固一片苍茫的莽原许久不语,他心里想的也不仅仅是老牛的离去——

“最令他伤痛不已的是,牛知道它的死,他生而为人,却不能知道。”这是原著小说中,出现的一句老人的心里描写,在电影中,这句话并没有变成台词呈现出来。但却被王学博揉碎,融进了影片的每一帧画面。

看见刀子的牛,是当地的民间传说。牛为大牲,会预知自己的死,这种不可言语的生死与神秘,连带西海固望不到边的辽阔土地,一起被影片4:3的画幅比例锁住。

导演当然知道,这样的景象,用2.33:1的宽画幅呈现,会有多么的震撼,但轮回却又无能为力的生死,让这走不出大山的村民被禁锢,如同看到“清水中的刀子”的老牛,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只能以绝食来反刍内里,以一个清洁的姿态,迎接自己生命的终结。

影片的结尾,老人静默无语,他已经知道了老牛的命运,他也知道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但对于那一天,他想不出,也不敢想。在这样贫瘠的土地上,他们所能做的,似乎也只是活着而已,至于死后自己的后辈如何告慰自己,和自己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没有任何戏剧化的情节,甚至将本就很少的故事打散,散落在一段又一段诗意的长镜头中。导演王学博有这样的魄力,去挑战现今观众的审美。

肃杀、庄重,《清水里的刀子》用大量的留白、和真实的笔触,描绘出的,是凛冽西海固莽原上的生死轮回,关乎生活,也关乎生命。

4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清水里的刀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清水里的刀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