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暴裂无声》——三重阶级的人性之恶

将伈
2018-04-05 看过

(全文3100字,有轻微剧透,观影前后阅读皆可)

我很少有电影提前很多天订票的,但这一部,我很早便定了。只因为他是《心迷宫》的导演忻钰坤,要知道他170万投资拍摄的《心迷宫》在豆瓣拿到了8.6的评分和TOP250的荣誉,而那还是他的长篇处女作。

在完成《暴裂无声》的观影后,我认为,这很可能会是忻钰坤的第二部豆瓣TOP250。

影片简介如下(引用自百度百科)

在2004年的凛冬里,一个北方矿业小镇上,牧羊少年带着自家的羊群在山里行走,路过浅浅的河沟驻足远望。两天后,矿工张保民(宋洋饰)得知儿子失踪的消息急切赶回家中,三天后,律师徐文杰(袁文康饰)的女儿也跟着失踪。他拿起电话打给他能想到的唯一嫌疑人,黑白两道通吃的煤老板昌万年(姜武饰)。于是,两起本来毫不相干的失踪案意外地关联到了一起,所有人都脱不了关系 。

影片的剧情并不复杂,三个主要人物、三条互相交织的故事最终汇成一条主线。由于多数人都还没有观影,本文不直接谈及剧情,主要分析电影中的一些内涵和象征。

《暴裂无声》是一步全篇充满象征性设计的电影。如果要选出其中最为重要的的一件,那一定贯穿全片的金字塔(三角)。

金字塔结构来自自然界,但却成为了人类社会结构最基本的象征。极少数在顶端的部分被称为上层,大多数被压在最下面的成为了底层,而中间的中层虽然同被上层压迫,但还是能站在多数人之上。除开层级结构的特点之外,金字塔结构的另外一种特性是稳定性,并且这样的稳定性从三角形的几何上延续到了社会的结构特质。而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稳定性,所以金字塔结构的社会形态几乎贯穿人类整个历史。

《暴裂无声》中的三个主要人物正是这三个阶层的代表,而稳定金字塔的崩塌便称为整片的重要探讨主题。

一、金字塔的等级映射

1、上层

昌万年

《暴裂无声》中上层的代表是矿主昌万年。

作为资本家,昌万年有着资本家的关键特质——一切以利益作为第一驱动因素。不论是矿产违规生产、作伪证、强买强卖,包括所有的暴力行为,其第一出发点都是金钱的获得。

昌万年的办公桌上长期摆着一个金字塔模型,象征着他上层身份的无上权力,而昌万年正是在这个模型面前计划着所有的利益行动。直到最后金字塔模型被象征下层的角色张保民闯入后作为武器使用。

昌万年的办公室旁还有一个附间,作为他的爱好——射箭的练习场地。而这里也成为了他每次计划“狩猎行动”的思考场所。

正是在此引弓后待发后,昌万年决定了针对中层象征的角色徐文杰的行动,最后也成为了他对底层人的囚禁和拷问之地,狩猎者和被狩猎者的角色不言自明。

2、中层

徐文杰

不像昌万年一样有着充裕的权势和金钱,徐文杰还有更多的需求无法满足。不管是帮妻子治病还是子女的生活,徐文杰还远远没法达到富足的阶段。但和底层的人不同,作为律师的他手上掌握着昌万年需要的资源和技能,能与其同流合污,卷取自己的利益。

同样作为中层的象征,片中作为喉舌的村长也能借助自己的资源加入昌万年的利益集团,在贫困和环境污染严重的小乡村喝上不被污染的矿泉水,抽上和昌万年一样的进口香烟。

3、下层

相对于金字塔的上层和中层,处于下层的张保民被直接设置成为了哑巴,成为了全片中真正无声的角色。不同于上层的一字千金,中层的缄默不语,而作为底层的“哑巴”张保民却是着不想说也“不能说”。

但和许多普通的底层不同的是,不能说的哑巴张保民身上却带有天生的偏执和反抗,长期以暴力作为自我的维护之道。却也正是因为张保民不同于一般底层的顺服的暴捩,才能成为了这个金字塔“暴裂无声”的第一道裂缝。

底层当中更多普通人的代表则是张保民的妻子翠霞。

翠霞

和张保民不同,妻子翠霞从一出场就以一个非常弱势的形象出现。身体因为水污染出现问题,儿子丢后的无助,找不到儿子后相信迷信求佛。

翠霞多次与羊同时出现

妻子翠霞和她的母亲象征着多数底层阶级文化素质落后、麻木,对恶无能为力的普遍情况,她们永远不可能是金字塔暴裂裂缝的贡献者。

4、金字塔之外——孩子

在金字塔的三层阶级的之外,还有一个贯穿全篇的象征——屠夫的儿子。屠夫的儿子在全篇多次出现,希望给迷雾中的两个主角指引事实的真相。

屠夫儿子在家喜欢看奥特曼大战怪兽,在镜头前出现时也多带奥特曼面具。而作为正义象征的奥特曼也成为了全片唯一真正善的存在,成为了最后真相的捍卫者,这也不得不说是一种无奈与讽刺。

二、三种阶级的恶

《暴裂无声》中三种阶级的恶有着完全不同存在方式。

作为上层的昌万年使用恶多是资源的利用。利用金钱雇佣打手,雇佣律师造伪证,用暴力和资本胁迫强卖强卖。而且像片中昌万年捐钱援建学校一样,这种恶往往被其他其用资源伪装起来。表面上看上去是有着正规写字楼的会做慈善的企业,背地里却是暴力和金钱武装的罪恶中心。

这种恶是难以察觉的恶,往往利用资源,间接通过他人的手实施。

中层象征徐文杰更多时候并不是恶的发起者,而扮演了上层恶的执行者和帮凶的角色。 没有直接的资源累积,所以只有通过自己的技能交易,与资源拥有者形成利益共同体实行恶。

一无所有的张保民在保护自己的利益的时候只有自己的身体可依靠。通过拳脚来保护自己毕竟很容易受到伤害,所以底层在保护自己利益的时候通过暴力手段多是迫不得已,需要以命相搏的时候。张保民如此,矿上的工人在保护矿产,索要工资时也是如此,这种暴力性的恶更多是无奈和无知的恶。

三、暴裂无声——金字塔的崩塌

本来稳定的三角型阶级结构在片尾最终走向了崩塌,这是底层异类张保民的无声抵抗,却也是上层和中层的自作孽。

作为导演的电影取名的核心,“无声”也一直贯穿影片始终。除开张保民本身不愿意说话,成为“哑巴”之外。作为中层的徐文杰和作为高层的昌万年多数时候也是保持缄默。

昌万年的无声是权贵阶层的无声,是惜字如金。而一旦说话,每一个字都充满着自身实力的威慑感,多是命令和压迫性的语言,有种平时不出刃,出刃必杀人的肃杀。

而徐文杰的无声则是中层阶级的无声。面对昌万年要挟证据的来电,徐文杰多次没接电话,就是在自我利益和昌万年利益间的不断思考。是以无声和缄默赢得自保,是利益权衡下的无声,是与上层社交中的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而张保民作为“哑巴”,是不想说却也不能说。这样的无声来自于张保民在底层的长期生存之道,往往说了也没有任何用,反而暴力更能直接的解决问题。

而象征阶级结构和道德的金字塔却正是在这样无声之中崩塌。

昌万年作为上层本能够较为轻易的维持自己利益的稳定,而一切的崩塌正是来源于他的贪婪。企业违规的矿业开采,制造伪证,面对行政机关命令的漠视,正是对法律(象征着利益获取中的一些基本规则)的无声漠视携带着徐文杰共同走向了自己的金字塔崩塌。而张保民无声的暴力抵抗则成为了摧毁金字塔基石的重要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影片中三位主角都着重强调了其父亲的角色扮演。作为反面角色的昌万年和徐文杰很多围绕利益的决定都掺杂着对子女的爱。这爱是昌万年和徐文杰利益攫取的重要动机,也是张保民拼命抵抗的来源。

但最后,爱却也成为了道德崩塌的重要力量。成为了片中人物欺骗自我的理由,成为了恶的重要来源。

在影片的结尾,在张保民面前,在利益携卷的狂潮之中,道德的金字塔终于也随着利益的金字塔一同崩塌。

PS(严重剧透预警):

有关结尾彩蛋:

在影片的最后画面,不管是因为不可知力量的干预,还是导演的最终的不忍心。在令人绝望的黑暗结局之后,彩蛋给出了整部压抑气氛中唯一的光明。象征正义的奥特曼小孩给出了案件的真相,张保民的小孩无疑是被昌万年射杀,而徐伟杰则成为了凶杀案的帮凶。

关于案件的具体过程有很多猜想,这里提供来自导演的解释。

象征元素汇总:

奥特曼面具:正义

绞肉机、狩猎:上层对下层的剥削

羊:温顺待宰割

车牌“豢”:圈养牲畜、某省份

黑洞:死亡与人心之恶

烧符:迷信、愚昧

金字塔:阶级,道德

......

(影片每一帧都可能隐藏着充满象征意义的符号,这里只做简单总结,欢迎读者在留言中补充)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