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暴裂无声》中有哪些符号和隐喻?

由月的号
2018-04-05 12:31:19

《暴裂无声》导演忻钰坤在一场映后见面会上分享了很多关于电影的伏笔、细节和隐喻。因为时间很有限,观众只问到了一部分问题,导演在不完全点透的情况下做了较为详细的回答。现在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喜欢的点个赞哦~

关于《暴裂无声》的这些疑问,导演都回答了(部分剧透慎入)

对于一部优秀的悬疑片来说,每一帧可能都蕴含着导演深刻的用意。这样的电影,有的观众只能看到半个小时,有的能看到1个小时,厉害的能看到整部电影,更厉害的能看到两部甚至三部电影的容量。如果一部电影的生命只存在于放映的两个小时中,不是很浪费吗?

《暴裂无声》导演忻钰坤在一场映后见面会上分享了很多关于电影的伏笔、细节和隐喻。因为时间很有限,观众只问到了一部分问题,导演在不完全点透的情况下做了较为详细的回答。现在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喜欢的点个赞哦~

Q.在电影的后半部分有一个场景是小女孩和小男孩拉着手跑向了山坡,这其实是一个不真实的景象,您把这个不真实的景象放在真实的景象之前,这样的处理方式是为什么?

A

...
显示全文

《暴裂无声》导演忻钰坤在一场映后见面会上分享了很多关于电影的伏笔、细节和隐喻。因为时间很有限,观众只问到了一部分问题,导演在不完全点透的情况下做了较为详细的回答。现在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喜欢的点个赞哦~

关于《暴裂无声》的这些疑问,导演都回答了(部分剧透慎入)

对于一部优秀的悬疑片来说,每一帧可能都蕴含着导演深刻的用意。这样的电影,有的观众只能看到半个小时,有的能看到1个小时,厉害的能看到整部电影,更厉害的能看到两部甚至三部电影的容量。如果一部电影的生命只存在于放映的两个小时中,不是很浪费吗?

《暴裂无声》导演忻钰坤在一场映后见面会上分享了很多关于电影的伏笔、细节和隐喻。因为时间很有限,观众只问到了一部分问题,导演在不完全点透的情况下做了较为详细的回答。现在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喜欢的点个赞哦~

Q.在电影的后半部分有一个场景是小女孩和小男孩拉着手跑向了山坡,这其实是一个不真实的景象,您把这个不真实的景象放在真实的景象之前,这样的处理方式是为什么?

A.首先,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发现,我作为一个悬疑片的影迷,看过很多这样的电影之后,其实它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模式,《暴裂无声》的开篇是关于一个父亲找孩子的故事,通常的结局就是伴随着你找到或者找不到,给出一个律师,给出一个老板,他们肯定会跟孩子的失踪有关系。这样的过程里面,观众会慢慢失去对影片结局的一个探求的欲望,我在想能不能在一个合适的时机让孩子在合理的地点出现,孩子出现的那一瞬间,会突然打破你对这类电影的一个认知,原来导演的模式不是要讲孩子丢了,然后张保民去找孩子,孩子其实本来没事,而张保民在找孩子的过程中卷入了跟另外两个人的官司,他现在能否安全地走出树林和孩子相遇成为了你对整个影片新的预期。我觉得在悬疑片的这个惯用模式里我需要给到观众一个新鲜的感受,这样一个调整,可能在5分钟后,大家又会发现又一个翻转告诉你,其实不对,之前你所有对影片的建构完全是正确的。可能这样的处理还解决了另外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影片的结尾,我必须通过一种闪回、场景再现来交待到底这个孩子的下落是怎样。而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场景在前面,你开始对孩子的失踪有了一个认知基础,当你看到最后徐文杰在审讯室里有一个蒙太奇的镜头,他想到空空的山洞的时候,其实这是个空镜,没有任何信息。但那一瞬间你知道孩子在哪了?而关于孩子的下落你是自己构建出来的,我没有给到你任何具体的情节和画面,我觉得这样的处理会更高级一些,而且让观众很好地参与到整个影片的一个互动里面来。

Q.有人说现在的电影,你总要给观众一个发泄的窗口,让观众感觉这个故事在某一方面是圆满的,如果不给观众这个窗口,观众的接受能力会非常低,这样的话,对电影的传播力度可能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所以我也想问一下,导演对这个是怎么看待的?

A.关于结局,特别感谢您能问这个问题。其实很多观众会质疑,结尾的字幕是不是一种妥协,是不是为了过审。其实,我在做《心迷宫》的时候,对电影上映后的情况是没有概念的,后来通过路演,通过看很多评论,我发现其实每个观众观影的诉求、心理和理念都是不一样的,当我做《暴裂无声》的时候,知道这部电影要跟更多观众见面。作为一个创作者,其实你承担了很多社会责任感,你不能过于“为所欲为”。我觉得整个影片其实是很沉重的,到最后这种沉重帮助观众去理解了电影的主题。但到最后一口气,其实你会发现,我们有一个字幕,让那些内心比较柔弱的观众会觉得好像尚存一丝希望,还是有一点光明的,不是到最后一口气把你压到底,所以电影的最后其实是为了那些观众做了一点点的变化。

Q.从开始我就注意到了羊群的意象,比如吃羊肉、用羊骨去伤人,羊的意象贯穿整个电影。另外电影里还多次出现了鹿的意象,我很好奇您挑选羊和鹿的意象是有什么想法呢?

A.首先鹿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它只是凸显昌万年作为一个有狩猎爱好的老板,可能在某些环境里面鹿的狩猎是合法的,所以他也会合理地得到鹿头的装饰。

其实羊很重要,大家会发现很多关于羊肉、羊的镜头,一直在强化它出现的环境。比如张保民跟羊住在一起,昌万年一直在吃羊肉,还有一个独眼龙的屠夫,他一直在剁肉。我套一句别人的话吧,我们4月1日在北京做首映礼的时候,史航老师讲过“别的导演都在拍食物,忻钰坤拍了一个食物链”。其实这些就是电影里我给大家的一些意象,谢谢。

Q.看到最后感触最深,因为影片的名字在最后出现了,暴裂无声,我觉得这个名字取得非常妙,让我感觉非常悲哀。从头到尾,主角一直在打,一直在“暴裂”,但是他是一个哑巴,最后的结尾他很“暴裂”,但更加无力。我想问问,导演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

A.我试着在尽量不点透的前提下帮您解答一下。关于片名,其实张保民不是一个哑巴,他是因为口腔残缺导致他不能讲话,其实也是不愿意讲话。这样一个设置把人物性格的前史已经交待了,他跟别人打架,把舌头咬断后,他可能到现在更不愿意讲话。而在找孩子的过程中,其实如果他不能讲话,他会非常的困难。所以这样一个性格的父亲在找孩子的过程中,只能不断地用肢体、用暴力,用这种看上去毫无效果的方式去跟这个社会沟通。

但是前面为什么给张保民设置这么多打戏呢?你会发现这个人物就是很躁动,从一开始就在打,但是暴力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甚至没有得到真相,这样一个反差,当张保民最后孤身站在山前的时候,那一刻你会觉得,这个人物的那种悲伤、悲凉会在你心中起到一个作用。

Q.中间张保民被抓到昌万年的办公室,然后里面有一扇门,突然里面有一个像眼睛一样的东西在闪光,这个东西到底您想表现什么?

A.关于那个眼睛,我们在拍戏的时候拍到的其实是一只鹿的眼睛。但是张保民在那种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楚,只是那一点让他觉得有问题,而且后面很多情节关联让他觉得似乎跟孩子的失踪有关系。因为当时那个打手说他见过这个孩子,到了办公室后他们通过一些谎言的编织又让张保民感觉被欺骗了。所以当张保民后来听到打手说,你把女孩还给我,你儿子在我们手上,他瞬间觉得他儿子一定在那间密室里,所以他才有一个动机,想要赶紧冲破重重的阻碍,冲到密室,但是里面其实没有他的孩子。

Q.走丢的小男孩最后不是跟小女孩站在一个山坡上了吗,然后远方出现的是一片城市,导演您想表达什么?

A.这样的一个镜头其实还蛮重要的,北方的朋友对于这个场景肯定不陌生,是在一个雾霾之下的城市。其实我们影片里一直有关于人、关于孩子、关于土地、关于未来的一个这样的情节或者线索的延伸。我相信有的观众肯定会在那些画面里面得到一些提示,因为到最后你会发现,谁的孩子留下来了,谁的孩子消失掉了。

Q.最后律师被抓的时候,一开始他没有戴眼镜。后来警察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时候,那一刻他戴上了眼镜,说“没了”。请问这个戴眼镜的含义是什么?

A.哇,越挖越深了,挖到了一个表演的层面了。那个镜头在当时的语境里面是一种掩饰的作用,因为所有这种在人物面前做遮挡的东西,如眼镜、面具都是对于真相的一种掩盖。当时的语境里面,他拿下眼镜他在思考,他思考的过程我们看到了真相的一个回顾,最后他选择戴上眼镜,其实跟他最后回答的两个字一样,他在掩饰,他把真相藏起来了。

Q.电影开头,张保民的儿子张磊在放羊的时候,在电塔的基座上垒了一个石头堆。后来张保民去找他的时候,发现那个石头堆已经塌了,我就想问一下,专门给了这个镜头是有什么含义?

A.电影开头是我希望观众能够有印象的一个画面,那个镜头用了很长的时间,你会记住那个石头堆的形状。它其实是个小三角形,而影片里面其实一直有关于三角形的道具还有构图的使用,包括影片最后爆破的那座山的形状也是三角形。为什么是三角形,其实很重要,观众可以自己再去想一下。

而开篇的那个镜头除了是三角形外,张磊的磊字怎么写?三个石头,其实那个场面就是张保民作为一个不善言辞的父亲跟他儿子平时沟通的一种方式,你会发现张保民的家里面,窗台上也有很多这样的小石头。可能张保民平时会告诉儿子这就是你,然后张磊没事就会垒石头,而当张保民看到石头堆倒塌的瞬间,他心里会开始有点不安,包括观众也会认为,一个小孩垒的石头堆塌了,那么这个孩子的生命会不会有什么安危?

另外,昌万年的办公桌上也有一个三角形的金字塔,他后来还用这个东西把张保民打倒了。

Q.我注意到,电影里面反复出现了奥特曼的意象,甚至还有屠夫儿子把奥头曼面具摘下来递给张保民的镜头,有什么用意?

A.那个面具的形象,应该可以引申到张保民的孩子跟屠夫的孩子其实是很好的小伙伴。因为在那个村子里,所有的孩子都在看一个动画片,这一点大家可能都有共鸣,大家看一个动画片,可能平时在一起聊的就是这样一个卡通形象。张保民回村给儿子买的书包上面也是一个奥特曼的形象。这说明大家都喜欢这个东西,那场戏屠夫的儿子要把面具摘给张保民,极有可能面具就是张磊的。那这样一些铺垫让最后,他成为事件唯一的一个目击者的时候,其实就很明显了。

而为什么是奥特曼呢?它在动画片里面其实是一个超人的形象,它是简单的一个正义战胜邪恶的故事,但是影片里面我们是在描写成人世界的复杂。而这样一个对于真相其实有特别大的杀伤力的孩子,戴着一个超人的面具游走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他什么都做不了,他无能为力,到最后他也只能袖手旁观。这个人物的这样一种反差其实会让观众觉得很揪心。

关于那个孩子(屠夫的儿子),我再多说几句,其实电影里面一直有对饮水的铺陈。村长家里一直在囤积矿泉水,村里很多人喝到井水后都有慢性病,因为重金属污染了水源。那么,其实这个孩子也是水污染的一个牺牲品,他有点先天的智障,虽然他目睹了真相,但是他可能太小当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哦,你在找这个小朋友,面具是他的,所以还给你,他不能够用语言跟张保民做一个交流。包括他后来看到了律师,他也无法告诉别人律师做了什么。这样的一个处理有两个含义:在主题层面来讲,他很无力;另外一点,他也可能是影片里另外很多孩子的一个象征。

Q.男主角是不是太能打了,在办公室里一个人打趴十几个专业打手,是不是有点不真实,因为剧情需要吗?

A.其实你仔细想一下,张保民真的很能打吗?他在第一场矿山里打架的时候,很多时候是从背后偷袭别人的,而当很多人围上来的时候,他也得躲。

而在办公室里那一场戏,他为什么那么能打是因为,他非常相信他的儿子就在密室里面,那样一个父亲不可能停下来,他一定是用尽最后一口气要拼进去。有一个问题大家要注意到,一个动作类型片里面,一般都会觉得主人公很能打。但我们这样一个电影是在真实的基调上去设计,那些打手其实是不会把人打死的,因为你知道他们也是拿钱办事,他可能把你打倒就行了,而张保民在那样一个环境下是不怕死的,他为了达到目的是不择手段的。而且你再想一下,张保民所有的动作都是没有套路的,人多的时候他就扔东西去砸,有时候实在躲不过就扛一下,所以他是一路千疮百孔走到最后的。当然,如果大家能代入一个父亲寻找孩子的那种急切心情外,这些处理还是可以接受的。


最后其实我很想说:

不要在电影院玩!手!机!

(由月 整理)

569
9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51)

查看更多回应(51)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