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 蝙蝠侠 7.3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5 11:40:36

创下了一系列票房记录、并名列1989年全美10大卖座片之首的《蝙蝠侠》是一部根据1930年代的连环画故事改编的作品。1939年5月,两个纽约的中学生鲍勃·凯恩和彼尔·芬格根据义侠佐罗和影片《蝙蝠》中的主人公首创了这个黑衣大侠的漫画形象,并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在此后长达40年的岁月中,蝙蝠侠差不多始终伴随着美国大众文化的消费者,阅尽了人间沧桑。蝙蝠侠根据公众的口味不断改换着自己的身份和装备,在各种大众娱乐媒介中大显神威,并铲除着随时代变迁而不断变化着的“敌人”。蝙蝠侠的形象第一次登上银幕是在1943年。6年后又出现了第二部蝙蝠侠电影。1960年代中期,蝙蝠侠又适时打入了电视领域,成为系列片中的主人公。到1986年,当蝙蝠侠重新回到漫画公司出版的一套新的连环画册中时,故事中的人物已垂垂老矣,然而他那副侠义肝肠却依然如故,并以40年除暴安良之功绩成为包括儿童和成年人在内的公众心目中不可取代的偶像。

根据连环画改编电影,几乎可以说是好莱坞电影文化独具魅力的现象之一。这不仅是由于连环画的“形式”与以连续的画面讲故事为特色的好莱坞电影确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同时,作为少数在美国土生土长的文化形式之一,连环画也成为美国大众文

...
显示全文

创下了一系列票房记录、并名列1989年全美10大卖座片之首的《蝙蝠侠》是一部根据1930年代的连环画故事改编的作品。1939年5月,两个纽约的中学生鲍勃·凯恩和彼尔·芬格根据义侠佐罗和影片《蝙蝠》中的主人公首创了这个黑衣大侠的漫画形象,并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在此后长达40年的岁月中,蝙蝠侠差不多始终伴随着美国大众文化的消费者,阅尽了人间沧桑。蝙蝠侠根据公众的口味不断改换着自己的身份和装备,在各种大众娱乐媒介中大显神威,并铲除着随时代变迁而不断变化着的“敌人”。蝙蝠侠的形象第一次登上银幕是在1943年。6年后又出现了第二部蝙蝠侠电影。1960年代中期,蝙蝠侠又适时打入了电视领域,成为系列片中的主人公。到1986年,当蝙蝠侠重新回到漫画公司出版的一套新的连环画册中时,故事中的人物已垂垂老矣,然而他那副侠义肝肠却依然如故,并以40年除暴安良之功绩成为包括儿童和成年人在内的公众心目中不可取代的偶像。

根据连环画改编电影,几乎可以说是好莱坞电影文化独具魅力的现象之一。这不仅是由于连环画的“形式”与以连续的画面讲故事为特色的好莱坞电影确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同时,作为少数在美国土生土长的文化形式之一,连环画也成为美国大众文化的一个重要母体,它那明确的主题、单纯的情节、善恶分明的人物以及富于想象力的造型和幽默感已成为无数美国公众感知和构筑周围世界景象的精神渊源。因此,在好莱坞不断创造着惊人的票房奇迹和各种活动影像充斥着当代社会的今天,先于电影的连环画在美国仍有着大得惊人的发行量。而对于越来越具有冒险性的电影业来说,连环画所创造的那些形象鲜明、深入人心的公众偶像和大众化的故事无疑是一种有力的票房保证。故而,从连环画故事中取材的历史对于好莱坞不但源远流长,而且随着观众年龄的逐渐降低,越来越具有重要的意义。这类影片数量虽然不多,但却十分受到制片商的重视,并常常取得票房的佳绩。自从根据略早于《蝙蝠侠》出现的连环画面形象创造的超级影片《超人》在1970年代创造了空前的票房记录之后,其后的超人续集接连不断,并产生了女超人系列。虽然票房已开始逐渐下跌,但到1980年代末,《蝙蝠侠》又创造出第一卖座片的记录。1990年的“连环画电影”《迪克·特雷茜》位居最佳卖座片第9位,两年后,《蝙蝠侠归来》再次荣登当年10大卖座片的榜首。其后又有《火箭专家》等卖座不菲的例子。好莱坞对这类影片的重视不但表现在常常投以巨资(如《迪克·特雷茜》的投资高达上亿元),而且每每推动大牌明星投入创作。像本片中的尼克尔森与贝辛格和续集里的丹尼·德威特,《迪克·特雷茜》中的沃伦·贝蒂、艾尔·帕西诺、麦当娜以及仅饰演了个小角色的达斯廷·霍夫曼和《火箭专家》中的康纳利等。这足以表明这类影片对于好莱坞电影的重要性。

依据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创造符合当代人想象力的幻想世界,是“连环画电影”的成功之道。这个在1980年代末重现当代那个“黑衣蝙蝠大侠”的重任落在了名望有限、但却充满奇异想象力的好莱坞青年导演蒂姆·伯顿身上。而这位以此片名声大震的电影奇才的确不负众望,在传统的义侠故事和其个人化的都市生活感受之间找到了一种最佳交接点。在影片中,伯顿以他那年轻而又富于几分黑色激情的想象力创造了歌特姆城(据说它是兼容着天堂与地狱的纽约的缩影)这个当代都市的黑暗和神秘的幻象。那鳞次栉比耸入天空的大厦,狭窄阴暗的街道,神秘莫测的夜幕,高大富丽的房屋以及巨石嶙峋的山洞……构成了一幅充满神秘的诱惑而又令人惴惴不安的当代都市的景象。在这里,犯罪的幽灵如夜幕下的魑魅魍魉,无所不在,并不断被当代都市的诱惑和它的夜色注入活力。好莱坞提供给公众的永恒公式就是有邪恶就必然有惩治邪恶的正义。蝙蝠侠作为这个人类城市中正义的化身自然要就此大展一番神威。但是,在建立了这条扬善惩恶的基本叙述中心之后,伯顿则着力去发掘故事的原始形象和他对当代生活感受中具有黑色调子的一面。影片中,正义的化身蝙蝠侠和邪恶的代表小丑杰克同样是带有某种“黑色痛苦”的形象。作为人间恶源的杰克自从被毁容之后已从一个普通的强盗被排除在这座城市之外,而成为一个只能戴着面具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怪物。这使他对这座城市和它的居民充满了变态的仇恨。因此,他在影片中的一系列罪恶行径已不是杀人越货,聚敛钱财,而是要毁灭这座令他憎恨的城市。正是怀着这种畸形的心理,他毁坏了自己的情人面容,迫使她也戴起面具,并用电子枪烧死有着正常人面目的同伙取乐。他对博物馆的大肆破坏表达了他对周围都市文明的憎恨;他千方百计在电视上露面和他试图对维姬的占有,都可以看作他渴望人们接受的焦虑。而这一仇恨的疯狂的顶点则是他企图毁灭整个城市的疯狂渴望。与此相对,多次使歌特姆城化险为夷的蝙蝠侠的形象身上也同样有着一种黑色的基调。这个脱胎于佐罗(甚至可能还有那些美国式的英雄——牛仔)的都市大侠,心中承受着这座城市带给他的失去父母的隐痛。因此,他缺少几分佐罗的潇洒和幽默。那宽大的黑色斗篷和一身缁衣,以及他选择的替身——“蝙蝠”这一形象本身,都使他也成为一个只属于都市夜色中的人物。这座城市带给他的心理创伤是如此强烈,以致当他告诉维姬,杰克是一个精神分裂者时,维姬一针见血地回答:“你也一样。”

显而易见,伯顿在重新挖掘原漫画故事中的“黑色”因素时,显示出自己明确的“后现代”的视角。他在这个除暴安良、充满幻想的故事中向公众展示了当代都市中的种种痼疾。它不但充斥着犯罪、污染(各种毒药、毒气始终是杰克犯罪的工具,歌特姆城的化工厂则是犯罪分子的罪恶之源),而且创造出包括正义和邪恶在内的各种带着严重心理创伤的人物。这一“后现代”的主题在三年后的续集《蝙蝠侠归来》中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展。在那里,伯顿描写了一群“移民的化身”——住在城市的地下水道里的新犯罪集团“企鹅帮”给城市带来的威胁。而它们的头领——外号“企鹅”的奥斯瓦尔德则成为一个更加使人们同情的邪恶人物。他作为一个畸形的孩子,一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扔在城市的阴沟里。这一都市的冷冰冰的“文明”铸成了他对人类刻骨铭心的仇恨。

在影像的创造上,伯顿的后现代主义美学也同样令人注目。这位出生于1969年,被《电影手册》杂志奉为属于21世纪的年轻导演,曾在迪斯尼公司制作过动画片,以前只拍过两部低成本的影片《皮维的冒险》和《甲壳虫汁》。但在后一部影片中,他已让人们认识到了他那不落俗套和充满创造性的构制银幕影像的能力。在第一次被委以重任的《蝙蝠侠》中,他充分施展了一代青年导演对当代视像文化的丰富感知,以高度美术化的人工环境造型、卡通片式的画面、高科技的特技和漫画式的人物创造了一个充满丰富视觉效果的银幕世界。在这里,他把光怪陆离的都市景象、戴着面具的小丑、神秘的黑衣大侠、造型奇特的未来型汽车和似乎是属于上一世纪的飞镖、赤手格斗交融在一起,创造了一个大众的、而又完全是当代式的新的银幕神话。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蝙蝠侠的更多影评

推荐蝙蝠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