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头号玩家:我们其实只看到了美国观众所看到的一半内容

暗黑匈奴
2018-04-05 11:33:42

我们也许并没有完整地看到这部电影,因为我们和美国的差异不仅是东西半球空间的差异,更是先后时间的差异,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在游戏素养方面仿佛美国今天的中老年人,而我们的中老年人还因为游戏的污名化包袱依然属于电子游戏领域的难民。

斯皮尔伯格今年72岁高龄了,在中国应该算得上一个传统的老头子,也许在广场遛弯,也许在树下打太极,总之这个年龄的中国老头在概率上来说,可能不大去拍电影了,更不要说拍一部能让年轻人为之疯狂的电影了。

为此很多人都在追问:我们的导演为什么没能力拍出类似的电影,斯皮尔伯格却可以,而且是在这么大岁数的时候还能拍出来。

中国老年人遛鸟(图片来自于网络)

这确实是个好问题,但除此之外,换个角度,对于我们的观众来说,其实连坐下来完全在内容和情感上消化这部电影也许都有点困难。甚

...
显示全文

我们也许并没有完整地看到这部电影,因为我们和美国的差异不仅是东西半球空间的差异,更是先后时间的差异,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在游戏素养方面仿佛美国今天的中老年人,而我们的中老年人还因为游戏的污名化包袱依然属于电子游戏领域的难民。

斯皮尔伯格今年72岁高龄了,在中国应该算得上一个传统的老头子,也许在广场遛弯,也许在树下打太极,总之这个年龄的中国老头在概率上来说,可能不大去拍电影了,更不要说拍一部能让年轻人为之疯狂的电影了。

为此很多人都在追问:我们的导演为什么没能力拍出类似的电影,斯皮尔伯格却可以,而且是在这么大岁数的时候还能拍出来。

中国老年人遛鸟(图片来自于网络)

这确实是个好问题,但除此之外,换个角度,对于我们的观众来说,其实连坐下来完全在内容和情感上消化这部电影也许都有点困难。甚至说我们只看到了美国观众看到的一半内容,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斯皮尔伯格本人是一个老顽童

首先斯皮尔伯格本人是新好莱坞电影四小子的主将,其他人分别是詹姆斯·卡梅隆、乔治·卢卡斯和科波拉,另外有人会认为还有马丁·西科塞斯,但无论是谁,这些4、50年代出生的好莱坞导演都受到了法国新浪潮的影响,在他们以后的导演生涯中出现了各自鲜明的个人风格。比如斯皮尔伯格大多数的电影都几乎都离不开孩子这个元素,《ET》、《人工智能》、《圆梦巨人》、《太阳帝国》等,即使孩子不是主角,人们依然还是会津津乐道他的电影中的儿童元素,比如《辛德勒名单》里的红衣小姑娘,(不是红衣女孩啊,这个太恐怖)连他本人都说自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也就在某种程度上暗示了他对于儿童的关注。而中国似乎很难说有类似风格的导演,或者连个儿童题材的好电影都没有呈现出类型化的发展趋势来。

斯皮尔伯格在《大白鲨》片场和道具互动(图片来源于网络)

二、中国的电子游戏业落后

其次最早的电子游戏诞生在50年代,70年代开始发扬光大,斯皮尔伯格那时候正好处于2、30岁的年龄,片中出现的雅达利2600恰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主力游戏机,要不是ET游戏的失败,也许就没有那些日本厂商什么事儿了。而这里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历史结点,美国人抱着雅达利2600的时候,中国人还没有见过电子游戏,日本后来居上的FC,我们国内称作红白机,但是大陆也没几个人真正玩过,为80后所熟知的小霸王游戏机只不过是日本FC的山寨机型而已,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认识电子游戏和美国人比起来就足足晚了一代人。

电影中的重头戏:雅达利2600(图片来自于网络)

三、美国的中老年看见了青春

晚了一代就晚了,其实也不是事儿,今天的快递业超过美国就是典型的弯道超车。但是回归到电影院就不行了,80后看见游戏里的春丽也许回想起以前自己逃课去街机厅的青春岁月,但是很难体会到雅达利的《冒险》,而这时候美国的5、60后也许就坐不住了,想起了自己曾经无数个玩《冒险》的夜晚——找彩蛋,作为全球第一款拥有彩蛋机制的游戏,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这个旅程,影片把这个部分也当做了重头戏,某种程度上也是照顾了美国的中老年观众,让他们重拾青春岁月。

1979年雅达利的《Adventure》(图片来源于网络)

四、中国的中老年看见了眩晕

而我们的5、60后基本上是看不到这个的,游戏在诞生之初就被这一代人污名化,即使在今天还有很多人认为游戏是玩物丧志,是电子海洛因,幸好这个理念现在随着游戏的进化也有了改变,比如北大开了游戏课,玩《刺客信条》也能学历史,玩《荒野求生》也能培养爱国主义……但无论怎样,和美国的中老年人相比,我们的中老年人是完全属于游戏领域的“难民”了。其实学界对游戏研究的关注不够,也是因为掌握学术话语的主力军也或多或少是因为这些“难民”本身对电子游戏的关注度和认识不够。

家长和孩子斗智斗勇的街机厅(图片来源于网络)

五、美国的年轻人看见了共识

有着伴随游戏成长起来的父母,美国的80后自然对游戏少了很多偏见,但在电影中,斯皮尔伯格把很多老电影和老游戏都作为重要符号穿插在电影中时,比如主角的汽车是《回到未来》里的汽车,颇有一种廉颇老矣的感觉。影片中新老电影与游戏的交叉恰恰是美国代际之间的沟通和传承,最后代际之间达成共识——我们都曾为自己所爱而执着努力过。

美国的代际鸿沟由游戏来沟通(图片来源于网络)

五、中国的年轻人看见了惊喜

网上的数彩蛋文章,数电影的文章,都是一种压抑之后的狂欢,仿佛叫嚷着,看呐,竟然有人把我知道的都拍出来了,但事实上,这在编剧中仅仅被称作“对位”而已,简单地说,所有影片中出现的符号都必须为主题服务,比如大家惊呼《疯狂动物城》里有很多对现实世界的影射,胡萝卜牌手机、类似耐克的just zoo it,美国大卖场塔吉特的变体,猛的一看,大家又是一阵惊喜和感叹,但事实上,理解了zootopia的含义,就知道影片的主题是暗示了美国这个社会是个乌托邦,那么依照“对应”的技巧,所有元素都为主题服务——把美国的发明和生活方式进行包装就不是什么难事儿了。同样的,《头号玩家》的主题是大众参与游戏,那么把美国不同代际所熟悉的游戏放在电影里就不是什么值得兴奋的事儿,至少大家应该明白这只是一部电影应该做的。但是年轻人兴奋了,高潮了,因为我们不曾被父辈理解过。

中国的代际需要更多的共识(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后影片片面翻译成《头号玩家》,就如《疯狂动物城》和《三傻大闹宝莱坞》一样失败,如果我们玩过小霸王,开局选人的时候,就有 player one和player two的选择,单人还是双人,斯皮尔伯格说,准备好,要开始了,单人游戏,Ready Play one,所以这是一个单人冒险游戏的开场,事实证明这次斯皮尔伯格所拍的就是一个单人游戏,过三关而已。

FC游戏的选人模式(图片来源于网络)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