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这才是《头号玩家》最关键的那个彩蛋

皮革业
2018-04-05 11:29:21
以下文字内容系原创,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高冷门诊部(ID:highgossip)

《头号玩家》应该都看了吧。

数彩蛋这事儿已经太多人干了,我就不掺和了。

只想从里面挑一个来讲讲。

就是“玫瑰花蕾”(Rosebud)。

以下内容涉及电影《头号玩家》与《公民凯恩》剧情细节,未观看者请慎重阅读——

《头号玩家》的关键彩蛋

不像高达、钢铁巨人、哥斯拉这种流行文化符号,也和《闪灵》《金刚》之类的视觉化关卡不同,“玫瑰花蕾”只出现在《头号玩家》的台词里。

为解开第二道谜题,男女主角去图书馆查阅资料,要看的是“绿洲”两位创始人的谈话。

Halliday告诉Ogden,他约了一个叫Kira的女孩去看电影,这可能是Halliday一辈子唯一一次约会。故事的结局是,Kira在几年后嫁给了Ogden,绿洲的两位创始人也因理念不同分道扬镳。

男主角指出,在整个资料库里,这么重要的Kira只出现了这么一次,一定是Halliday对她念念不忘而删了数据。由此得出结论,Kira就是玫瑰花蕾,更是解开Halliday谜题的关键。

绿洲的创始人Halliday和Ogden。

之后,他们才开始查Halliday和Kira看的到底是哪部电影,由此转入全片最嗨的《闪灵》场景。

那“玫瑰花蕾”到底是什么呢?

玫瑰花蕾出自1941年的电影《公民凯恩》。影片一开始,主人公报业大亨查尔斯·福斯特·凯恩在豪华的庄园里去世,死前只留下一句令人费解的“玫瑰花蕾”。记者由此展开调查,走访凯恩生前的亲友故交,试图解开这句遗言的真正含义。

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凯恩一生的经历,却还是没弄明白玫瑰花蕾到底是什么意思。电影结尾,人们开始清理凯恩的无比庞杂的遗产,大量不值钱的杂物被直接烧掉。凯恩儿时的雪橇在炉火中渐渐熔化,我们才看清楚,座椅上绣着一朵尚未开放的玫瑰,上面写着Rosebud(玫瑰花蕾)。

“玫瑰花蕾”化作浓烟,成为永远的秘密,电影至此结束。

后来的几十年间,《公民凯恩》被视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玫瑰花蕾”也顺理成章地成了电影史上最重要的麦格芬。

《头号玩家》结尾,男主角解开了Halliday的三道谜题,继承“绿洲”这个虚拟世界,打开车门,迎接他的是“绿洲”另一创始人Ogden。

男主角问,你怎么来的这么快?Ogden回答,我是坐魔法雪橇(magic sled)来的。表面上Ogden在自比圣诞老人,备好了一份大礼。男主角马上说,我明白了,你才是玫瑰花蕾,Halliday最懊悔的,就是失去你这位唯一的朋友。

说到这里,我想《头号玩家》里最关键、最重要的一个彩蛋已经没什么悬念了。

《头号玩家》与《公民凯恩》

《头号玩家》的主线A故事,讲男主角Wade如何和同伴们一起完成绿洲的任务,最终破解谜题找到彩蛋,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成长。表面上这是斯皮尔伯格最拿手的少年冒险故事。

《头号玩家》里的Halliday和Ogden。

而《头号玩家》里塑造的最丰满、最立体的人物,反倒是已经过世的游戏大亨Halliday。他所驱动的B故事,本质上就是一部《公民凯恩》,情节设置几乎可以完全对照。

对照一下《公民凯恩》里的凯恩和利兰。

和凯恩的情况类似,Halliday早在故事开始前就死了,留下了三道谜题组成的遗嘱。男主角的任务就是在游戏中破解这些谜题,从事业、爱情、友情等不同侧面来还原这位神秘的科技巨人,承担的功能就等同于《公民凯恩》里的记者。

要说巧合,Halliday故事的最后落脚点,甚至也是回到童年。

《公民凯恩》临近结尾,有人问起调查记者在忙什么,他的答案是,玩一个拼图游戏。而“头号玩家”凑齐三把钥匙的过程,不就是在完成拼图吗?

斯皮尔伯格与玫瑰花蕾

斯皮尔伯格有种强烈的“玫瑰花蕾”情结。

就在几天前,斯皮尔伯格接受BBC专访。主持人问到他职业生涯里获得的最好的电影纪念品是什么,斯导脱口而出,《公民凯恩》里的“玫瑰花蕾”雪橇。

斯皮尔伯格还指出,他在1980年代中期拍卖购得的这件电影道具,曾被他布置在家中,目前放在办公室里。

斯皮尔伯格的记忆存在一点小偏差,他买下“玫瑰花蕾”是在1982年6月10日。这其实是个值得斯导铭记的日子,第二天《E.T. 外星人》在北美上映。

恰巧《华盛顿邮报》完整记录了这件事,报道标题叫《玫瑰花蕾遗产》。当时的编辑记者肯定不会想到,这位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天才导演在多年之后会专门为他们这张报纸拍上一部电影。

奥逊·威尔斯拍《公民凯恩》,为了最后那个焚烧的镜头,一共做了三把“玫瑰花蕾”雪橇。实际拍摄这个镜头时,威尔斯对第二条已经满意,于是就剩下了一把雪橇,后来一直放在RKO的仓库里。

“玫瑰花蕾”参加的是一场纽约苏富比拍卖会。这把道具雪橇由巴沙木制成,长34英寸(约合84厘米),坐垫为红色,花蕾其实是白色,前期估价在15000到20000美元。

斯皮尔伯格当时在洛杉矶忙《E.T. 》上映的事,没去拍卖现场。委托人后来接受采访表示,斯导对竞价不设上限,志在必得。

卢卡斯和斯皮尔伯格在《夺宝奇兵2》片场。

斯导的好基友乔治·卢卡斯也很想收这把“玫瑰花蕾”,最终还是被说服了——由斯皮尔伯格参与竞拍并最终持有这件很可能创下纪录的电影道具。

拍卖过程还有点紧张。德克萨斯石油大亨Lucien Flourney是《公民凯恩》的忠实影迷,参与了多轮竞价,可他预设了心理上限——50000美元。

结果,“玫瑰花蕾”以55000美元的价格拍给了斯皮尔伯格,算上佣金,最终一共是60500美元。

如愿以偿得到“玫瑰花蕾”后,斯皮尔伯格接受采访,他说自己很晚才接触到《公民凯恩》——18岁念大学时才看,可这电影对他影响巨大。他认为没有任何人会尝试重拍《公民凯恩》,没有人有足够的才能和胆识去亵渎奥逊·威尔斯的创作。

斯导还透露,《夺宝奇兵》的最后一个镜头就是在向《公民凯恩》致敬。圣物法柜最终被收为国有,工人把它推进一间巨大的仓库,镜头一拉,我们才发现那些数以万计的木箱,或许每个箱子里都贮藏着法柜一样神秘的宝物。

《夺宝奇兵》

这和《公民凯恩》结尾清点凯恩遗产的镜头如出一辙,看过电影的都知道,这个场景最终结束在“玫瑰花蕾”的特写上。斯皮尔伯格承认,这个想法其实来自监制卢卡斯,“我马上告诉他,我知道这是从哪来的”。

《公民凯恩》

雪橇到手后,斯皮尔伯格表示,我只想说,这才是电影品质的象征。“当你看着‘玫瑰花蕾’,你不会想到那些快钱、没完没了的续集和翻拍。这激励着我在有生之年拍出更好的电影。”

作为好莱坞最大的混蛋,奥逊·威尔斯自然没放过这次蹭热点的机会。他恶作剧般地告诉媒体,斯导买的其实是个假货,据说这件事让斯非常不爽。

斯皮尔伯格与威尔斯共进午餐

之前我写过威尔斯的晚年生活,可以说是异常潦倒,在好莱坞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作,更不用说什么电影投资了。

1985年10月10日,他在洛杉矶家中突发心脏病去世,死时腿上架着打字机,还在写那些没人投资的电影剧本。

威尔斯去世后多年,他的朋友亨利·雅格洛公开了他们大量的谈话录音,出版了《与奥逊·威尔斯共进午餐》一书。

晚年的威尔斯和雅格洛。

威尔斯确实在谈话中提到过斯皮尔伯格,他甚至记不清这位后辈的名字。

当时,威尔斯写了个剧本《大厦将倾》(The Cradle Will Rock),讲自己年轻时在戏剧界的经历,准备拍成电影。女主角定的正好是斯皮尔伯格的女友艾米·欧文(Amy Irving),她在片中将扮演威尔斯的第一任太太。

“玫瑰花蕾”拍卖过后,威尔斯邀请欧文和斯皮尔伯格到西好莱坞的Ma Maison餐馆一起共进午餐。

艾米·欧文和斯皮尔伯格。

这可能是斯皮尔伯格和威尔斯唯一一次会面。威尔斯在饭桌上拉下脸来,求斯皮尔伯格帮他的电影募集资金,可斯皮尔伯格则更愿意向他请教关于《公民凯恩》的各种问题。

《大厦将倾》最终还是因为没有投资而流产。更让威尔斯疑惑的是,斯皮尔伯格当时正在制作电视剧集《惊异传奇》(Amazing Stories),都没有请他去执导一集。要知道,威尔斯生前最后一份工作是给动画片《变形金刚大电影》里的“宇宙大帝”配音。

《与奥逊·威尔斯共进午餐》里关于斯皮尔伯格的谈话。

按威尔斯女儿的说法,斯皮尔伯格甚至没给那顿午餐买单。而那一年,他的《E.T. 》北美票房达到3.6亿美元,超过《星球大战》成为有史以来最卖座的电影。

后来,有位研究威尔斯的学者以这顿午餐为素材写了个舞台剧本,专门来揶揄吝啬的斯皮尔伯格。

“玫瑰花蕾”到底值多少钱?

不管怎么说,就以前面讲的这些故事来看,斯皮尔伯格手上的这把“玫瑰花蕾”很可能会成为史上最具收藏意义的一件电影道具。

那“玫瑰花蕾”到底能值多少钱呢?

威尔斯的研究者和影迷普遍认为,《公民凯恩》一共制作了四把“玫瑰花蕾”雪橇。

除了焚烧那场戏需要的三把巴沙木雪橇外,剧组还为童年凯恩的戏份制作了一把松木“玫瑰花蕾”。当然,在威尔斯精心设计的镜头里,你根本看不到雪橇的坐垫,更不用说Rosebud了。

这把松木“玫瑰花蕾”曾于1996年亮相拍卖场,最终以233500美元的价格成交。

其实,市面上还出现过一把很有收藏价值的“玫瑰花蕾”。这把雪橇并不是RKO为拍摄制作的道具,而是一件1840年代的古董。

《公民凯恩》署名编剧有两位,除了威尔斯,另一位是享有盛誉的纽约剧作家赫尔曼·曼凯维奇(Herman J. Mankiewicz)。曼凯维奇有很重的酒瘾,威尔斯专门让制作人约翰·豪斯曼(John Houseman)盯着他,以保证剧本能如期完成。

等电影杀青,RKO办了庆祝派对。豪斯曼和著名编剧本·赫克特(Ben Hecht)一起,送给曼凯维奇一把古董雪橇,印上Rosebud字样以示纪念。后来,这把雪橇就被称为曼凯维奇的“玫瑰花蕾”。

曼凯维奇后人携“玫瑰花蕾”亮相拍卖会预展。

后来《公民凯恩》获得奥斯卡九项提名,最终只拿到了最佳原创剧本一个奖。曼凯维奇始终坚称是自己独立创作的《公民凯恩》剧本,因为强加署名的事,还跟威尔斯彻底翻了脸。

2015年底,曼凯维奇家族决定将这件传家宝拿出来,亮相邦瀚斯的电影拍卖专场。曼凯维奇的“玫瑰花蕾”最终以149000美元的价格成交,拍卖所得的一部分捐给了编剧公会设立的基金。

而斯皮尔伯格那把“玫瑰花蕾”的价格,就很难估算了。在BBC的最新采访里,斯导借用印第安纳·琼斯的经典台词“它属于博物馆”,暗示了这件藏品的最终归属——他有意捐献给学院博物馆收藏。

至于斯导个人的“玫瑰花蕾”情结,也许正是他心底那朵从未绽放的Rosebud。

对无所不能的斯皮尔伯格来说,《公民凯恩》可能才是他一生想拍而拍不出来的那种电影。


本文系作者原创,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高冷门诊部”, 关注请搜highgossip 或扫描二维码

28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