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一生下来就是该死的!是枝裕和拍的“悬疑片”都那么高级

这胖子爱看电影
2018-04-05 09:28: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三度嫌疑人》,

擅长拍摄家庭题材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首次尝试悬疑、推理题材的类型片。

是枝裕和的作品风格朴实,注重内省,对于人物的心理刻画极为深刻、透彻,看似平静的固定镜头里藏有暗火。

主动离开舒适区的是枝裕和究竟能带给我惊喜还是一种不适呢?

《第三度嫌疑人》让他提名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狮奖 ,获得了第41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奖,应该说,他的这次挑战获得了认可。

...
显示全文

《第三度嫌疑人》,

擅长拍摄家庭题材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首次尝试悬疑、推理题材的类型片。

是枝裕和的作品风格朴实,注重内省,对于人物的心理刻画极为深刻、透彻,看似平静的固定镜头里藏有暗火。

主动离开舒适区的是枝裕和究竟能带给我惊喜还是一种不适呢?

《第三度嫌疑人》让他提名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狮奖 ,获得了第41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奖,应该说,他的这次挑战获得了认可。

3月30日,《第三度嫌疑人》在内地影院上映,是枝裕和的作品将首登内地大荧幕。

但如果你抱着看日式推理片或者悬疑片的观影期待走入影院,那么很有可能你会失望而归。

因为《第三度嫌疑人》是包裹着推理悬疑外衣的亲情故事,影片的主题和内核依然涉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是亲情关系。

不同的是,《第三度嫌疑人》相较于是枝裕和以往的影片显得更加冷酷和无情,他甚至用这个故事彻底否定了人的认知能力和理性思维,在剧情不断抖落,进入最终高潮时,疑点依然没有解答,冲突似乎释放的也不完全,故事和人物回到了起点。

片尾,男主角重盛(福山雅治 饰)站在具有强烈象征意味的十字路口,茫然无措,不知去向何方。

看完全片后,一种无力感侵袭而来,整理心绪片刻,关于影片主题的思索开始“萌芽而出”。

是枝裕和通过这部影片要做得就是埋下思考的“种子”,他没有试图以影片阐释一个明显的道理,而是抛出问题,等待观众自己去解答,回味,获得顿悟。

在首次放映正片前,是枝裕和先道歉:

“电影比较含糊,也没说清楚真相是什么,抱歉了,抱歉了”。

留下释意和解读的空间,造就一种模棱两可的感觉,让人可以去触摸,但始终

不得完整的真相。

故事讲述律师重盛介入一宗凶杀案的官司中,影片一开始就出现了杀人者的清晰模样,三隅(役所广司)这个神秘的男人直接认罪,承认因为债务纠纷杀死了自己工厂的老板。

机缘巧合的是,几十年前,重盛担任律师的父亲也为三隅辩护过,还成功为他的杀人行为争取到了减刑的机会。

这一次,重盛依然希望真诚的对待这位“杀人犯”,让他逃过死刑,改判无期。

可越是深入这个案件的核心,他越发觉得事件深不可测,他以为自己知道真相,可最终他完全失去了判断,被他人和三隅所迷惑。

故事以三隅对待审判的三次态度转变为叙事章节点,

第一次,他很快认罪,但对事件经过叙述的含糊不清,遮遮掩掩,漏洞百出。

第二次,他将老板的妻子拉入了同谋关系中,他辩解自己受到老板妻子的诱惑,其妻子买凶杀人,为了隐瞒工厂的真相,获得高额的意外补偿。

第三次,作为影片的第高潮末尾,三隅直接翻供,不承认谋杀罪行,他希望律师重盛随他的“心意”,让他获得应有的审判和结果。

重盛和三隅多次通过监狱的探视间,隔着玻璃对话,重盛从自信满满到失魂落魄;而一开始逃避遮掩的三隅到了最后却沉稳笃定。

重盛发疯的追问“真相”,可三隅却告诉他,

“作为罪犯,我不过是一个容器”。

就像开始说的,无论是律师重盛,还是观众,跟随剧情走到终点,都没有获得完全闭合的主题阐释,更别提那些疑点的解答。

我们以为那是故事的终点,可其实,那是我们所有人的起点。在那里,我们被自己的欲望折磨的精疲力竭,陷入眩晕,可有一点不容置疑,那就是是枝裕和用这样的处理方式,让观众在影片结束之后,依然保持着不灭的欲望。

三隅真的是凶手吗?事发的完整经过是什么?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认罪然后又翻供?

片中,三隅说道,自己是一个容器,意思是谁都可以通过自我的认知,片面的认知去填补他人的形象。

在重盛当了几十年律师的父亲眼里,三隅这样的人生来就是该死的,他认为杀人者和普通人之间有一道深刻的鸿沟,越过它,一切将彻底改变。

他劝慰重盛不要试图去理解一个杀人犯内心的真实世界。

重盛对此不屑一顾,他认为父亲太过傲慢。

在重盛同事的眼里,真相也是部分的,有人觉得老板的妻子很有可能就是为了骗取保险,协同情人谋杀亲夫。

重盛问她为什么这样觉得,她很快回答,

“我一看就知道”!通过电视荧幕看到对方面容的她坚定得令人可怕。

重盛的同事把案件调查的经过比喻为“盲人摸象”,我们总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真相的全部,而其实我们不过只看到了部分的真实,而这部分的真实很有可能会左右我们的最终判断,令我们对待真相的方式大相径庭。

由此,影片抛出了最为核心的主题,

“人审判人是怎么一回事,人能审判人吗”?

凭借有限的真实,自我的学识,能够克服偏见,让自己不带有色眼镜,客观中立的去对待每一位嫌疑犯、甚至杀人者吗?

“我只是一个容器”,盲人摸象式的真相,最终还是落脚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三隅多次问重盛,

“你信任我吗”,你是相信我说的,所以愿意帮我;还是因为想帮我,所以才相信我说的?这之间的差别实在太大了。

褪去人性的窥探,《第三度嫌疑人》依然有着亲情的内核。

片中有三对父女关系的建构,

重盛与女儿,因为离婚,他们相互疏远,他惊讶的发现女儿会装作流泪骗取他人同情;他内疚对于她的照顾太少。

女儿电话问他,“如果她放下滔天大罪,作为父亲的他是否依然愿意和他站在一起”?

显然,重盛的女儿对父亲失去了信任,产生了怀疑。

另一边,三隅的女儿直接放下狠话,希望他早点死去。

值得玩味的是,三隅和被杀老板的女儿咲江之间有了超越友谊的关系。一开始,重盛认为他是在咲江的身上完成自己父亲的身份认同,以此弥补自己对于亲生女儿的种种抱歉。

片中三对父女的关系呈现出疏离和狂热,都是失常的,偏驳的,不合乎主流社会看法的。

但其中有对和错吗?有正义和邪恶吗?

咲江告诉重盛,亲生父亲常常侵犯她,而母亲对此沉默不问,她希望三隅为他杀人。

而三隅却说,他和咲江有肌肤之亲,杀人全属他自我意愿。

真相坠入云中之后,重盛懊恼、愤怒,而另一边的三隅却心平气和的接受了最终的判罚。

是枝裕和在《第三度嫌疑人》有了更多电影化意识和表现,比如多处模糊真实与谎言的双重曝光,片尾象征性十足的让两位主角的脸在玻璃上不断趋近,又突然分离。

信任与制裁的反向审判最终被虚妄的正义感冲刷,循环的拉锯战耗尽了上帝自尊,盲人摸象的结局是人人都收到一个自我投射的“容器”,反馈不过自欺欺人;真相消失无踪,主题却在妄念里不断的升华,迸发出“生而为人“”的愁苦怨艾。

《第三度嫌疑人》依然保留着是枝裕和对于人情关系的细腻的梳理,他用一个模棱两可的真相,一出必然会犯下的杀人行为,包裹了一个无比温情的悲剧故事。

他呈现了事物和人的多面性,

他抛出了一个问题,给出了一些答案,

但最终的获得真理的权利,他留给了每一位观众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