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你猜谁是头号玩家

白夜行不行
2018-04-05 01:20:38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头号纨家】

【本文与电影《头号玩家》有关,和电影内容完全无关。请谨慎阅读。】

01、泡泡实验室

4月2日,星期一,《头号玩家》上映第4天

我、阿琳、大朋,在佩缇开的自酿啤酒馆吃汉堡。

佩缇一直在别的城市,最近回来呆几天,她酒馆的自酿樱桃乐蔓很好喝,美式汉堡很好吃。

大朋做理财经理,我手上有一点闲钱一直放活期,准备找他开个户。

阿琳想吃泡泡实验室的汉堡。

于是成了局。

我和阿琳前两天顶过牛。原因是她没头没脑不回微信不接电话。

今天见面,我们状态都还好,都默认把没有解决的问题当作没发生一样。

他们三人都是逢过不少局的人,所以即便彼此第一次见面,但吃吃喝喝递烟谈笑毫不干涩。

我心中喜悦。不说话的时候,看着阿琳。

她今天扎着马尾,穿着一件白色雪纺半袖,加了个牛仔短套,配的一步裙。

我向大朋咨询完了理财的事情,大家开始蛋逼。

“你看了《头号玩家》吗?”大朋问我。

“还没看“我答。

”还可以。“大朋看着我认真的点着头。

”是真的还

...
显示全文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头号纨家】

【本文与电影《头号玩家》有关,和电影内容完全无关。请谨慎阅读。】

01、泡泡实验室

4月2日,星期一,《头号玩家》上映第4天

我、阿琳、大朋,在佩缇开的自酿啤酒馆吃汉堡。

佩缇一直在别的城市,最近回来呆几天,她酒馆的自酿樱桃乐蔓很好喝,美式汉堡很好吃。

大朋做理财经理,我手上有一点闲钱一直放活期,准备找他开个户。

阿琳想吃泡泡实验室的汉堡。

于是成了局。

我和阿琳前两天顶过牛。原因是她没头没脑不回微信不接电话。

今天见面,我们状态都还好,都默认把没有解决的问题当作没发生一样。

他们三人都是逢过不少局的人,所以即便彼此第一次见面,但吃吃喝喝递烟谈笑毫不干涩。

我心中喜悦。不说话的时候,看着阿琳。

她今天扎着马尾,穿着一件白色雪纺半袖,加了个牛仔短套,配的一步裙。

我向大朋咨询完了理财的事情,大家开始蛋逼。

“你看了《头号玩家》吗?”大朋问我。

“还没看“我答。

”还可以。“大朋看着我认真的点着头。

”是真的还可以。“阿琳抽着烟,下意识接话。

”可能年纪大一点的,或者游戏迷,或者宅人,看了以后会觉得有情怀吧。”我抽着烟笑着对阿琳说。

“没有啊,我年纪不大,我也不是游戏迷,但是我还是觉得很棒啊!”阿琳说。

“嗯?你看过了吗?“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

阿琳怔了一下,说“对啊。”

”什么时候看的?我还准备和你一起去看来着。”

“就前两天啊。”

“在哪看的啊?看的IMAX吗?”

“不是,就在家附近横店影城看的。”

我心里觉得异样,但是笑着说:”那我回头自己去看,看IMAX的!“

”哈哈,就为了气我,什么人啊!“

吃的差不多,准备回家。

临走的时候,我一边收拾散放在桌上的烟、打火机、相机,一边问阿琳:”你哪天去看的《头号玩家啊》?“

”不记得了,上映第一天还是第二天吧?“

”你一个人去看的吗?“

阿琳抬了一下眉毛,”对啊。“

凌晨1点,我回到家,躺到床上,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根据阿琳这几天的行动线,如果她是一个人去看的,那么到底是哪天去看的《头号玩家》呢?

02、阿琳的行动线

3月28日,星期三,《头号玩家》上映前2天。

阿琳有一个男性朋友从别的城市飞过来看望她。阿琳没有介绍这个朋友给我认识的意思,我也没有问。据我所知,阿琳有很多关系要好的男性朋友,散布在北京、天津、南京、香港、西安等地。

是夜,据阿琳给我的微信,她和这位男性朋友吃饭,饭后聊天至10点半,几年未见,相谈许久。

其间,阿琳跟我说,想吃泡泡实验室的汉堡,甚至准备来找我马上去,但是泡泡实验室的厨房10点半就下班,遂作罢。

3月29日,星期四,《头号玩家》上映前1天。

阿琳和那位男性朋友逛街,并吃晚饭。

据阿琳给我的微信,他们饭后继续聊天。

我些许不爽,给阿琳的微信比较频繁。但是她回复的比较怠慢。我嘱咐她回家跟我说一声。

凌晨12点过后,依然没有收到阿琳回家的微信。

凌晨1点左右,阿琳微信说在回家路上。

凌晨1点半,我问阿琳到了没有,阿琳微信说已经回家,并且已经洗好了,而且做好了睡前准备工作。

3月30日,星期五,《头号玩家》上映当天。

阿琳说今天要继续陪朋友吃饭。

我听后,在微信里表示了对她的质疑。什么样的朋友需要连续三天陪同?而且陪同也没有出去玩,只是吃饭聊天?

我质疑的原话是:”什么样的朋友?普通朋友?很要好的朋友?撩过没撩到的朋友?用过的朋友?“

她认为我的质疑毫无必要且很不耐烦。

两人在微信你来我往怼了几句。

怼完以后,我思考了一下,她最近生理期,我的质疑可能确实多余。

下午6点,我决定在她去找朋友吃饭之前,到她家找她。

我们在车里聊了一会。她跟我介绍了一下她朋友的情况,据说他们以前是室友,那位朋友曾经是记者,后来转行做职业德州扑克选手,上个月赚了三十万云云。昨天逛街,她帮朋友选了一支口红,后来吃了日料。

我嘱咐她,吃完饭晚上回家跟我说一声。然后我开车回家。

夜里10点12分,我跟她发微信,没有回。

夜里12点,微信电话均未回复。

凌晨1点,微信电话依然未回复。

凌晨4点,我睡了一会儿醒来,依然没有消息。

我把她微信删了。

3月31日,星期六,《头号玩家》上映第2天。

早晨收到她的验证请求

”特么的昨晚很早就睡了。我现在出去办事,一会找你。”

睡了吗?我想多了?阿琳平时的行为模式确实不是那种有来有回的。

我通过了验证请求,但是没有说话。

白天一天她都没有找我。

晚上6点左右,阿琳跟我发消息,大意是昨天回家很早,很困,没卸妆就睡了,今天皮肤更差了。

我质问道:不是跟你嘱咐回家说一声的吗?且不说我会不会误会你和你朋友,你整夜不回消息,别人不会担心吗?

我们为她经常不回微信和电话的事理论了一会,她微信给我发来视频,但是我当时在和一个朋友谈事,所以拒绝了。理论中断。

我和朋友谈完事,回到家附近11点半,跟她发微信说,出来谈谈。

她回复说,她有一个朋友刚到武汉,要出去吃个宵夜。

我说,一起。

她说,不了,我们聊事。我吃完去找你。

凌晨1点40,依然没消息。

我说,你二十分钟之内出现。

她说还在聊。

我说,什么事需要凌晨聊2个小时?二十分钟之内出现!

她说,别跟我说什么多少时间必须出现的屁逻辑!

然后她就回家了。

我当时觉得这几天事情有点严重,还是去她家找她了。

见了面,我坐在车里抽烟,没说话。

她言语轻柔的跟我说这几天每天回家都很晚,头天吃完饭就回家了,那个玩德州扑克的朋友今天一大早8点的车。今天这个朋友,今天刚到,明天就走了,所以吃个宵夜。

合理,合情。

4月01日,星期天,《头号玩家》上映第3天。

她忽发腰椎附近韧带疼痛,在家躺了一天。

03、逻辑猜测

人生容不得细想,生活经不住拷问。

回到我躺在床上脑海里冒出来的巨大的疑问:

如果她是一个人去看的《头号玩家》,她是什么时候去看的呢?

总结她微信所述的这几天的行动线:

29日,电影上映头一天,她和德州扑克朋友在一起,吃饭聊天到很晚。

30日,电影上映当天,她10点12分以后,就在家里,并且已经睡着。

31日,电影上映第2天,她白天在外面,晚上在家,深夜和朋友吃宵夜。

1日,电影上映第3天,由于腰疼,整天在家。

所以,如果阿琳是一个人去看的电影,最有可能的时间就是31日白天到晚上这段时间。

如果她不是在这个时间之内看的电影,那么就证明:

她不是一个人去看的电影,她在说谎。

如果能知道她看电影的确切时间,答案自然就明确了。

那么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想到一个办法,搞清楚她看电影的真实时间。

肯定不能直接问,她一句记不清了就可以完美搪塞,把两人都陷入尴尬处境。除非有吐真剂或者吐真套索。

那能有什么办法呢?

想到一个办法。

04、薛定谔的电影票

对,电影票。

看电影必须要有电影票。

电影票上有一切我所需要知道的信息。而且,不仅仅是电影票,网络购买的电子电影票的二维码、电影购票平台发送的提示短信、购票付款留下的电子账单,都有日期和时间的信息。

如果能看到上述逐项当中的某一项,就真相大白。

完美。

现在问题是,怎么才能看到呢。

查看她的手机是一个办法。如果她是一个人去看电影,自己买票,肯定会用手机付款,很有可能留下购票信息。但是要求查看手机毫无理由,阿琳完全有权拒绝,又把彼此陷入两难境地。

最好的办法,是找一个她无法拒绝的理由,让她主动出示。

有什么理由,让她无法拒绝地主动出示购买电影票凭证?

我想了一整天。

05、不存在的公众号

很多营销号和生活服务公众号,为了做推广,会推出一些优惠活动,用户只要转发一些网文且达到一定数量,就会获得优惠机会。

记不记得小时候,拿几个喝完了的汽水瓶,加很少的钱就可以换一瓶汽水?

如果有一个优惠活动是:集齐一定数量的电影票票根,就可以获得电影票优惠呢?

它的逻辑可能是:本地院线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吸引观众,增加观影人次,提高营收?

如果具体活动描述为:搜集15张《头号玩家》电影票根(包括纸质票根、电子兑换券、付款记录),即可获得该电影IMAX、中国巨幕、杜比全景声观影5折券。

这个活动应该由本地院线某公司发起,某个营销公司承办,通过公众号的形式扩散给用户。用户搜集了电影票根后,拍照或截图发给公众号,用户搜集电影票根的过程应该透明并且及时反馈,这样有利于在搜集过程中扩散该活动信息,形成辐射。公众号后台工作人员审核记录用户搜集的电影票,并给完成任务的用户派发优惠券。

思考结束,逻辑成立。

我是某公众号的用户,接收到一条优惠信息,需要搜集15张《头号玩家》电影票票根,就可以5折看IMAX。我想看《头号玩家》,而且,我想看IMAX版本,而且,我想打折。我需要找阿琳帮忙,让她把她看过电影的电影票截图发我。

这个理由,阿琳无法拒绝。

接下来,只需要向阿琳证明这个活动的真实性,让她接受我的话术就好了。

于是,我登录了好几年没用过的微信小号,把微信名改成了我虚构的公众号的名字,把头像换成了公众号喜欢用的样式,然后给我的微信大号发送了几条类似后台推送的信息。

我再登回我的微信大号,把我虚构的这个公众号“XX高品生活”发来的消息截图保存。

我只用在适当的时候,把这张截图发给阿琳看。

准备妥当以后,我又从头想了一遍逻辑,觉得没有漏洞。

做完这一切,我觉得当时可能是我近几年来智商最高的一次。

只等合适的时候出击。

06、玩家的过招

4月3日,星期二,《头号玩家》上映第5天。下午4点半。

临近下班,我用我保存的虚构公众号的截图发了一条朋友圈,设置成只有阿琳一个人可见。

配文是:“各位看过《头号玩家》的亲故,把你们的电影电子兑换券或者付款凭证截图发我呀!谢谢!”

然后,我在微信问阿琳,晚上去我家吃饭?

阿琳说,今天要和阿姨在家吃。

“那吃完出来抽烟?”

“看情况吧。”

“看啥情况?”

过了有一会儿,阿琳回复:“看身体情况啊,不知道腰还会不会疼。”

我没有回话,在等候出招的机会。

过了有一阵,我说:“你一般在哪个APP买电影票啊?”

阿琳很久都没有回复。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我说:“帮个忙。”

“啥?”

我把截图发给阿琳。

“这是什么鬼?”

“电影票优惠”

“自己去买。”阿琳回复消息很慢。

“可以5折!你把你的电影票电子兑换券发我呀。”

“要15个人啊”

“对啊,我已经搜集了6个了,快把你的发我”

“还只能是本地的?”

“嗯,可能是本地院线为了拉票房吧”

过了很久,阿琳回复:“我都是当时去买的啊”

“那手机付款的账单记录也可以啊。”

“纸质的票根不行吗?”

这时我忽然想到,纸质的票根上面虽然有时间和日期,但是,它最大的问题是,无法证实观影人身份。也就是说,即便她搞到一张某天的票根,也没法证明她那天看了电影,也没法证明她是一个人看的电影。基本上,一张孤立的纸质的票根,不能证明这场电影放映过,也不能证明有人看过这场电影,也不能证明看这场电影的到底是不是人,什么也无法证明。

所以我回复:“不行啊,只能是电子的。快啊,把你账单记录截图一下就好了。”

阿琳依旧回复很慢:“我是用的卡啊。”

“什么卡啊?”

“中影的,横店影城的”

这是我之前没有料到的。如果用的是院线储值卡或者会员卡买电影票,手机上不会有任何记录。

本来我觉得占尽上风,忽然局势扭转。

如果阿琳真的是用的电影卡买的票,那么这件事很可能就会成为一个悬案,我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但是我不能放弃任何希望。

“你的电影卡卡号有吗?报给我一下?”

我当时的想法是,我马上到横店影城去,咨询一下电影储值卡或者会员卡购票,售票处会不会留有购票记录。这是最后的希望。

然而阿琳迟迟没有回复微信。

此时下午6点30分。

07、横店影城

4月3日,星期二,《头号玩家》上映第5天。下午6点半。

我开车来到家附近的横店影城。

这个影城在一个并不景气的商业综合体的顶楼,售票处电脑前趴着一个胖胖的售票员。

“您好,我可以咨询你一点事吗?”我挤出一点微笑。

胖丫头一脸木然问我什么事。

“我是做媒体的,我们最近在做一个调解的节目,有个嘉宾,和女朋友闹矛盾,他想知道他女朋友是哪天看的电影,但是她女朋友是用电影卡买的票,通过你们可以帮忙查到具体日期吗?”

我的问题把胖丫头问傻了:“这个要问我们经理。”她拿起对讲机呼叫值班经理。

值班经理过来,我又把我的说辞说了一遍。

值班经理听完以后说:一张电影票弄这么大?

我说,是的。搞不懂。

值班经理也不知道,但是表现出很热心,跑着去问办理会员卡的工作人员。

结论是:如果是影城的会员卡,可以持卡查到具体购票信息。如果是其他电影储值卡,则查不到。

办理会员卡的工作人员强调说,如果要查,必须持卡人本人过来,或者带身份证过来。

临走时,值班经理又说“卧槽,就为了一张电影票,真是。”

我说,是的,他们彼此不信任嘛。

08、

4月3日,星期二,《头号玩家》上映第5天。晚上8点。

虽然至此,结论好像很明显。

但是我很执着的认为,我必须要知道阿琳是哪天看的电影。

所以,如果阿琳确实一个人看的电影,并且是用会员卡买的票,那么我可以继续公众号的说辞,把她的电影卡拿过来,然后到横店影城查询购票信息。如果她用的是储值卡,那么成为悬案的可能性趋近于无穷大。

或者,她根本没有电影卡。她一直在说谎。

因为她说晚上在家和阿姨一起吃饭,于是我开车到她家楼下,发消息问她要不要下来抽烟。我的想法是,在她下来的时候,提醒她把电影卡带下来。

然而,没有回复消息。

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回复。

不对劲。于是我给她打电话。不接。

此时晚上8点左右。

又睡了?不能吧。

她发现了我虚构公众号的把戏,觉得我试探她,所以故意不接?不至于。

我下车,来到她家楼下,按门铃。无人响应。

不在家。

可能她和阿姨一起出去散步去了吧。医生说多运动可以缓解腰痛。

我习惯于把人往好处想,或者我不想接受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

我又给阿琳发微信:“隔两天就搞一回这种事情?”

然后扭头上车,准备开车回家。

09、

4月3日,星期二,《头号玩家》上映第5天。晚上8点40。

开车回家路上,走到一半,我想,万一她真是在家睡着了,没听到门铃怎么办?

我觉得我应该上楼敲门,如果在家,误会解除,我甚至可以打着着急找她拿电影卡的名义。

如果不在家,再议。

我调转车头,又把车开到她楼下。

准备下车的时候,发现手机快没电,于是我把手机接上电源,坐在车里抽了根烟。

手机电量20%,我下车,快步朝她家楼下门栋口走去。

快要接近她家门栋的时候,我放慢了脚步。

因为我看见远处有个和她很像的身影正朝我对向走过来。

走近了,果然是她。

旁边走着一个高个且微胖的男生。

我停住了脚步,她远远的看见了我,表情微妙诧异的歪了歪头。

我转身快步离开。

10、

4月3日,星期二,《头号玩家》上映第5天。晚上8点50。

我拿出手机,把她微信删掉。

回到车上,发动汽车,点了一根烟。

这时,走在他旁边的男生从车旁经过。

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

我下车,跟在那个男生后面走了两步,追上去。

“你好,你好!”我冲着那个男生的背影喊。

那个高大微胖的男生可能并没意识到在这里会有人叫他。

“嘿,你好!”我提高了声音。

男生正准备过马路,听到我好像在喊他,回过头。

我马上问:“你是认识阿琳是吗?”

“对啊,怎么了?”

“哦,我是XX公司的,是她一个朋友。”我指了指我胸前的工作牌。我下班并没有把工作牌从脖子上取下来。

我们俩站在马路当中的护栏旁聊着。

“你有什么事吗?”男生表情戒备的问我,盯着我的工作牌看。

“我想问一下,您是在本地工作还是?”

“不,我在上海工作。”

“哦,上海啊!我马上要到上海去出差。你是从事什么职业啊?”

“我是搞金融的,你有什么事啊?”男生一直看着我胸前的工作牌。

“别看了,是真的。”我笑了。“因为阿琳她们不是想做电影嘛,我们公司想和他们合作,所以想问下您,有没有一些合作机会。”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编了些胡话出来搪塞。

“我没明白,你们是想做什么吧?”

“我们公司现在在做一个对外交流的项目,然后我们想把这个项目做成一个IP,就是比如综艺啊,电影啊,都包括进来,阿琳她们公司不是想做电影嘛,您又是搞金融的,所以我就想,有没有可能一起合作。”我又临时编了一套瞎话。

“我还是没弄懂,你们是想怎么合作?”那个男生可能被我说的有点懵,竟然开始思考我的话。

“我有个朋友也是在上海,做投行律师的。你们之前和影视圈有合作吗?”

“合作当然有,就看怎么合作法。我们公司去年就投过电影,包括我发小,就是那个喜剧人里面谁谁的老婆。就看是怎么合作法,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我们现在也是刚开始,就是想了解一下合作可能性。您是从上海来这儿出差的吗?”

“不是,这不是阿琳病了吗?我过来陪她看个病。”

“哇,大老远从上海过来陪她看病啊?那什么,不然我们加个微信,以后有机会的话一起合作?”

男生犹豫了一下,半信半疑不情不愿的掏出了手机。

11、

4月3日,星期二,《头号玩家》上映第5天。晚上9点。

我来到阿琳家楼下,又按响了阿琳家的门铃。

出乎我意料,门铃应答,门栋铁门打开。

我进门上电梯。

来到阿琳家门口,敲门。

阿玲开门,示意我到楼梯走道说话。

“你找我朋友问什么?”阿琳开口。

显然在我离开那个金融男,走到阿琳家楼下这段时间,金融男和阿琳已经说过了刚才的一切。

“我不能问吗?你的朋友我都不能认识吗?你朋友来找你我不能一起去,要跟你一起去宵夜也不行,问也不能问,我见不得人?”我语气激动,声音在楼道里显得洪亮。

阿琳没接话,说:“给我支烟。”

我递给她一支。接着问:“这又是哪个朋友?”

阿琳点着烟抽了一口:“我以前室友。”

“又是室友,你的室友都是男的?”

“我租过这么多房子,都和男生一起住?“

”有男也有女。“然后她说了一堆他们之前合租的室友,我没细听。我也并不想知道。

”别人这么大老远跑过来就专门为了看你,你们什么关系啊?“

”我也很感动。“

我在楼道找了个铁箱子坐了下来,点燃一根烟。

”你为什么不回微信?“我质问阿琳。

”我手机没电了!刚充上电!你去看!我今天在外面一天,手机没电不是很正常吗?“

”你和朋友出去吃饭,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

”我必须什么事都和你说吗?“

”你到底哪天去看的电影?“

”不记得了,星期四还是星期五。“

”星期四《头号玩家》还没上映。“

”不可能,我看的首映。“

”星期四你朋友还在。“

”那就是星期五。“

”星期五你说你很早回家就睡了。“

”星期四看的。“

”你和你朋友一起去看的?“

阿琳看了看我,微微点点头。

”那你之前说你是一个人去看的?“

我从铁箱子上站起来,冲上去,用右手反手抽了阿琳一巴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