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黑暗

coolbear
2018-04-05 00:38: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该篇影评有剧透)

影片落下帷幕,显示出导演忻玉坤几个字。后排有观众大声骂了一声艹。随即响起一片哄笑声。旁边的两个妹子一直在重复着:“太压抑了。太压抑了。”这是忻玉坤导演继《心迷宫》后的第二部作品。预告片里显示该片提前锁定年度华语十佳。看完后表示当之无愧。暴烈无声。Wrath of Silence。直译应该是无声的愤怒吧。

一、玛尼堆

玛尼堆是影片里经常出现的一个符号。电影开场是磊子垒起的玛尼堆。影片结尾,张保民背后的那座形似玛尼堆的山轰然倒塌,与开头遥相呼应。另外还有两个场景出现了玛尼堆。一个是张保民在寻子的过程中,在高压电线旁发现了散乱的玛尼堆,这显然是一个不好的预兆,代表着磊子应该出事了。另外一个场景是姜武饰演的矿老板昌万年办公桌上的金字塔。它的形状也很像玛尼堆,可笑的是它最后成为了攻击张保民的凶器。玛尼堆在藏传佛教里有着特别的宗教意义,象征着某种祈祷和祝福。而在影片里,这种祈祷和祝福被粉碎成了一堆瓦砾。

二、赛博朋克

当影片开头,张保民坐车回家的路上,背景乐响起了熟悉的金属轰鸣声。第一个念头就是《银翼杀手2049》。配合荒山、烟囱,顿时觉得自己置身于废土大陆。整个配乐的风格都显示出了电影的基调,荒诞,压抑,黑暗。

三、善与恶

片头有一段张保民的往事。因为不想把土地贱卖换钱,张保民与村里的屠夫起了冲突。在争执中伤了屠夫的一只眼。电影反复给了屠夫切羊肉的特写,把丢孩子的线索直接引到屠夫身上,观众都以为张保民跟屠夫在影片里会有更大的戏剧冲突。屠夫应该是恶的化身。然而导演却跟观众玩起了小把戏。屠夫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甚至在张保民被打手追赶的途中将张保民藏了起来,在片尾从孩子的画里找到了凶案的蛛丝马迹。从这些方面来讲,屠夫明显是善的。而表面上衣着光鲜的矿老板和应该代表正义的斯文律师,实际上才是片中最大的恶。一方面昌万年捐助校舍,换上破旧衣服与校长合影,另一方面,欺行霸市,杀人越货。而律师在诉讼中作伪证,协助抛尸,真是讽刺。表面恶的实际上是善。表面善的实际上是恶。以后还是不要以貌取人了吧。

四、车牌

影片中出现汽车的片段时,仔细看了下车牌,本来以为是蒙,后来才发现是豢养的豢。这就十分有意思了。百度百科一下,豢,泛指喂养,以利益为饵来引诱人为其服务,任其宰割,又指贪图 。出现车牌的无非就是打手的车和律师的车。打手明显就是昌万年豢养的一群畜生。而律师,就是被昌万年用金钱引诱而为其服务的。真真是讽刺到家了。

五、人物分析

影片主要是围绕着三方的冲突展开的。即寻子的哑巴张保民,寻女的律师徐文杰,杀子绑女的矿老板昌万年。

张保民绝对是个狠人。一开始以为张保民是天生的聋哑人。后来在其与警察的沟通中发现他是没有舌头的。当时就猜测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他没了舌头。以他的狠劲儿是不是跟人打赌输了自己咬断的。后来从磊子妈和律师的对话中了解到,张保民是年轻时跟人打架咬掉了舌头。这证明了张保民从年轻的时候就不是善茬。管你是屠夫、村长、小混混还是大老板,你欺负到我了,没别的,就是干。但同时他又是孤独的。他无法说话,其实也不爱说话。没有什么朋友,甚至连妻子都不是太理解他。但是他还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一个家里的顶梁柱。他是狠人,其实也是一个老实人。在经历各种冲突之后,沉默的世界终于爆发。从徐浩峰三部曲就喜欢上了宋洋,这部作品通篇没有一句台词,全靠动作、眼神来表达,却又体现出了极大的戏剧张力。

姜武饰演的昌万年自带喜剧BUFF。好像他的每一次出场都会引来阵阵笑声。昌总是个羊肉爱好者。疑似举报昌总的老板说,我信佛,吃素,不吃肉。昌总夹起一片羊肉:“它也吃素。”你不是吃素吗,我马上就要把你吃掉了。果然,素食爱好者某老板的公司立马就归了肉食爱好者昌总。这也是一个狠人。徐文杰一直不肯接昌总电话,昌总就派人抓了徐文杰最重要的亲人做要挟。甚至在得知小弟的二逼举动后,抄起烟灰缸把小弟脑袋砸成立一摊烂泥。昌总也是个体面人。片头的大风衣,脑袋上顶着的微卷假发。但是昌总爱大口啃西红柿,爱拿箭乱射,爱豢养不争气的打手。实际上还是个粗人。

只有徐文杰是个懦夫。帮昌万年摆平案子作伪证,拿了50万现金。等案子出问题了,生怕引火烧身,怂的不敢接电话。即便东窗事发,进了监狱,也因为担心杀人抛尸再受牵连,而避而不谈自己的所作所为。表面是正义的化身,实际上沾满了鲜血。甚至在张保民和昌万年扭打在一起的时候,徐文杰也只是愣愣得看,而丝毫不敢动手。影片中只有一个场景徐文杰是克服了懦弱的,那就是冲进山洞找自己的女儿。他明知道那个山洞里有他害怕面对不敢面对的梦魇,但还是义无反顾得冲了进去。那一刻他不是律师,而是一个父亲。但是他为了所谓得照顾女儿,缩短刑期,还是懦弱得隐瞒了事实真相。

六、拍摄手法

影片给了很多近景特写。比如昌总大口啃西红柿。食客在饭店里啃骨头,屠夫用刀切羊肉,服务生用机器片羊肉(想起了老郭的相声)。这些近景特写给人一种麻木感和荒诞感。在磊子妈的有关场景里又像极了恐怖片,让观者总觉得下一秒会从旁边的黑暗里跳出什么吓人的东西来。我觉得最巧妙的还是结尾部分的灵魂说。从小女孩苏醒过来开始,观众心里都觉得很欣慰,甚至从黑暗深处传来了小男孩儿的声音。好像马上就要迎来欢喜大结局了。一对小孩儿都安然无恙,坏人得到应有惩罚。但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多天了,为什么磊子当初在父亲来山洞时没有求救呢。本来以为山洞深处有一个深井,困住了磊子。结果磊子却毫发无损得走了出来,并解救了小女孩儿。那磊子当初为什么不回家呢。当徐文杰抱着小女孩儿哭号着走出山洞时,我整个心就被挤压在了一起。是的,导演又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事情远比你想象的要黑暗。站在山巅俯瞰世界的那一对小孩儿是他们死后的灵魂。磊子的灵魂解救了小女孩的灵魂。然而当徐文杰一遍遍哭喊的过程中小女孩儿的灵魂回头了,她喊了一声:是爸爸。小女孩儿最终活了过来。而男孩儿始终没有回头。我知道。磊子回不来了。那一刻心里莫名的压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为什么要如此的残酷?

我希望会有另一个结局。我希望张保民能够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喊磊子的名字,哪怕是混沌不清的。我希望磊子能够在远方听到父亲的呼喊,回过头来叫一声:爸爸。我希望磊子妈手里抱着的不是一只小羊羔。而是实实在在的磊子。张保民从屋子里走出来,轻轻抚摸了一下磊子的头,从身后掏出了蓝色的奥特曼书包......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